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女人的地男人犁> 第273章 敲山震虎

第273章 敲山震虎

第273章敲山震虎

贾正道果然不到二十分钟的工夫就赶了回]一见张布署,贾正道甚是热情,简直有一种青天大老爷驾临的感觉。

在葛顺平的办公室里,三个人只是随便聊了几句,却没有谁切入正题。

“那今天中午咱们就在机关食堂里凑合一顿吧,免得让人说咱们大吃大喝。”张布署上来就自己要求简单解决就餐。

“用不着,我自己请你还不行吗?没事儿,我还没自己掏腰包请过张书记吃过一顿饭呢,也算是感谢张书记的知遇之恩嘛。今天中午的饭就由我来安排了,保证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贾正道拍着胸脯道。

“呵呵,我是怕你老贾过后告我一状,说我下来搞不正之风哪!”张布署一边哈哈大笑着一边扫视了葛顺平一眼。

“冤枉老贾了张书记,他可不是那样的人。”葛顺平从刚开始张布署跟他说的那些话里,已经听出了什么弦外之音,现在张布署又提此事,想必真的有人背后搞了什么小动作。

但根据前些日子坤子跟他说过贾正道给张布署送礼的那件事来看,目前贾正道跟张布署之间应该有些默契,而绝不会闹起什么矛盾来的,今天他一来就是找他葛顺平而不在意贾正道是否在家,就已经说明了张布署是冲着他葛顺平来的。

“让老马也一起吧。”张布署提议说。

这次来饮马,他是只身一人,如果马长风也一起来,其目的就是在不搞排场的情况下,让马长风做好安全保卫工作。现在干群关系紧张,很难说三个人吃饭的过程中会不会发生点什么事情。

但这种担心要是直白的说出来,那就不是一个市委书记的作派了。

“没问题,说不定这家伙早就知道您来了,故意躲着不出]”贾正道也装着与马长风关系融洽的样子。

“那就过去叫一声嘛,免得到时候让他说我得了偏心病跟我闹情绪哈哈。”张布署当然也明白,在饮马,这个马长风还是有些威信的,这次来如果不让马长风一起吃饭,还真有可能让他胡思乱想。

贾正道直接吩咐秘书去叫马长风。

此时马长风果然还呆在办公室里,今天碰巧了他就在县委大院里,市委书记的车子就摆那儿,他当然早就知道。只是因为考虑到张布署可能下来专门找什么人谈话,他才不便主动出迎的。

马长风闻讯快速过来,两手握着张布署的手直言没敢露面,怕被批评。

“你老马什么时候这张脸也变得皮儿薄了,怕我说你了?”张布署哈哈大笑着,显得与马长风私人关系不错的样子。

马长风倒是没与贾正道争什么地主之位,但他很快就安排了秦保田搞好安全保卫工作,马长风是到走廊里打电话的,他故意让张布署听到他对于市委书记的安全多么的重视,但同时又强调不许让外界明显的感觉出来,免得兴师动众惹群众议论。

安排完毕,马长风就回到了办公室坐下跟张布署聊起了天儿。

三辆车刚刚驶出县委大院的时候,张布署就看到了外面有两辆警车,他故作不知。有一辆车子自觉的开到了前头,而且没有开警灯。第二辆则紧紧跟在了后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到了饭店之后,却是早有一辆警车停在了那里,张布署便知道,这一定是马长风提前安排过来负责安全检查的。

马长风的这次安排让张布署非常满意,既没有兴师动众,却基本上保证了他的安全。

这次小小的宴会再也没有扩大范围,只这四个人凑了一桌,这种情况平时是很少的。毕竟张布署今天来的目的就是刺探葛顺平是否参与了对他的恐吓。

虽然葛顺平老谋深算,但今天短暂的聊天儿之后,张布署却能判断出来,这事儿似乎与他没有多大的关系。按照他个人的推断,这种事情,如果没有主子的授命,手下一般不会采取行动的,所以,此时的张布署心里还是很难下结论。

虽然人少,可喝酒的过程却是异常的热烈。

“张书记,我可是知道你的酒量,今天是下来指导工作不假,可下午总应该放松一下了吧?一定要多来点儿。”

“那可不行,现在正有人盯着我呢,可不敢乱来哟。”张布署一个盯字,既含蓄又有力,把目前自己的处境描绘了出来。

“他妈的什么人这么下作?喝点酒也盯着?”

马长风向来是火爆脾气,说起话来也粗声大嗓。

“呵呵,要是只盯着喝酒这点小事儿的话,那倒无所谓了,关键是现在有人想置我于死地呀!”张布署苦笑了一下。

听到这话,马长风立即收住了话头,朝着贾正道跟葛顺平两人脸上扫了一眼,最后落到了张布署的脸上。在看到贾正道的脸上时,马长风发现了他那种有些古怪与得意的神情,虽然只是一瞬,却是让马长风给捕捉到了。

“张书记,发生了什么事儿?”他立即压低了声音。

“呵呵,有人背后捅我刀子呀。这事儿我没对外人说过,就是不想扩散,免得大家议论纷纷。有人给我写了一封信,说我受贿。”

听到这话,马长风的心里也不由一震。因为现在他无从判断这事是不是葛顺平这边搞出来的。但刚才他的目光扫到葛顺平脸上的时候,却是觉得葛顺平异常镇定。他知道葛顺平喜怒不形于色,但那种坦然却不是可以逃过他的眼力的。

“张书记,要是有人想栽赃陷害您,我可以帮您查查。”

身为政法委一把手,对于这种事情,他马长风还真的责无旁贷。对张布署说出这样的话来,也不算是越俎代庖。

“还别说,这信就是从你们饮马发过去的。不过,也难保有人转移视线,栽赃你们哪。不过,这事儿目前还没怎么扩散,先就不要大张旗鼓的查了,这种事情查起来会破坏团结的。”张布署似有苦衷的说。

“那也不能由着这种小人胡说八道吧?不把这种小人清理出去,本身就无法团结。”

马长风态度很坚决,没有丝毫的犹豫。他早就想过了,既使这事儿真是葛顺平干的,他也得如此坚决的表态,因为不论他说什么,结果都会是一样的。而且,在他看来,凭着葛顺平的头脑,如果真要做这种事情,应该不会轻易让别人抓到他的把柄的。

张布署真没想到马长风会如此坚决,而不是打哈哈。在他的潜意识里,贾正道早已被排除在外,那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自然只有葛顺平跟马长风了。如果这事儿与马长风有关,今天他断不会还能在他这个当事人的面前如此镇定和坦然,怎么说他也是市委一把手,而不是与他马长风平起平坐的干部。

“谢谢你们的支持了!不用担心,我张布署人正不怕影子歪,随他们去吧,要是他们真想跟我斗下去,我自然会奉陪到底!哈哈,不过,今天在这样的场合说这事儿似乎不太合适,你们几个不会介意吧?”

葛顺平首先笑了笑:“您说那信是从饮马发过去的,那您首先怀疑饮马的人有什么错儿?难道去找首都的人不成?再说了,再大的领导受了委屈,也得发发牢骚嘛,你市委书记也是人,不是神嘛,哈哈。我们几个都能理解,也不会外传的,别的不行,这点组织纪律性还是能有的,你说呢老贾?”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