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女人的地男人犁> 第286章 一片冰心在玉壶

第286章 一片冰心在玉壶

第286章一片冰心在玉壶

事实上这天晚上刘雪婷也回到了饮马,只是她哪里都没有去,而是去了妈妈刘玉芬那里,一来是帮着打打下手,二来还可以给妈做顿饭,她是想为了明天晚上跟父亲一起吃饭做个铺垫,免得心里对妈妈有愧。

尽管她很想让葛顺平与妈妈能有和好的机会,但她同样也很理智,知道把这两个人捏在一起有多么的困难,这种困难是来自这两人之间的,也有外界的。所以,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分开对两个老人各尽一份孝心。

直到了晚上十点刘玉芬才停下休息。刘玉芬说,你回去吧,好不容易有个周末,好好歇一歇。而刘雪婷却说,今晚我要在你这里睡。

刘玉芬说,这里就一张床,你睡哪儿?

可刘雪婷却不在乎,当初让人砸了店之后,刘雪婷就让人给妈妈换了一张大床,这回正好派上用场了。她说,冬天挤在一起更暖和。

刘玉芬一个人住久了,却也想借个机会跟女儿说说话儿,于是就让刘雪婷留在了她的小店里。

娘俩躺下之后,先是聊了一会儿家长,然后就扯到了葛顺平那儿。

刘雪婷是想知道,现在妈妈是不是还恨着父亲。

他在我心里早死了。刘玉芬竟然以这样的话回答女儿。这让刘雪婷心里好生失望,刚才她还在盘算着如何能让这两人见上一面,虽然不可能重新结合,至少也是在心理上的一种安慰。可听到母亲这样的话之后,刘雪婷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不用说,母亲的心被伤得不轻。但至于当时父亲是如何伤害了她,刘雪婷还真不是非常清楚,因为每当问起这事儿,妈妈就会缄默不语。

但母亲在女儿的心里,永远都是伟大的,更何况是刘玉芬一手把刘雪婷拉扯大的。

“妈,有个事儿求你,能答应我不?”刘雪婷终于转移了话题。

“只要别与那人扯上就行,遇到什么难处了吧?”刘玉芬其实平时也关注着女儿的工作,只是许多事情她一点都帮不上忙,嘴也插不上。

“我认识的那个王爷爷最近身体又不怎么样了,有些走下坡路的感觉,我为施治过一次,但不像第一次那么有效果。你能不能去一趟省城?老爷子本打算下来的,可他那么大年龄了,我真怕……”

对于王友志的病情,刘玉芬是听说过的,女儿能够让那么严重的病人起死回生,已经相当不容易了。或者说,那全是刘雪婷的运气。

“你是不是以为你妈真有起死回生的本事?”刘玉芬侧过了脸去说。

“你治的病人多,毕竟经验更多一些嘛,再说了,对于那些穴道,我更多的只是书本上的知识,实践得太少了,把握不准。”刘雪婷很谦虚的说。

“怎么,现在知道自己道艺浅了?”刘玉芬笑着说,“行呀,后面我不再接约就是了,过两天就陪你一起去看看那老头子,毕竟人家也是咱的恩人嘛。妈这可是为了你。”刘玉芬这么说,是故意要撇开她与葛顺平的关系的。她清楚,女儿心里还是有她父亲的,而且位置还很重要,这是女儿的天性,她不想阻拦女儿。

“谢谢了妈。”刘雪婷侧过身来,抱住了刘玉芬亲了又亲,亲得刘玉芬身上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刘玉芬更关心女儿的个人生活问题,于是问起了她跟那个坤子之间的关系。

“就是朋友呗。”刘雪婷说。

但作为女人,刘玉芬当然听出了刘雪婷心里的那种甜蜜感觉。

“是普通朋友还是男朋友?如果差不多的话就跟人好好的过日子呗。”刘玉芬自己年龄越来越大,现在她挣的每一分钱都是为了女儿攒的。她当然希望女儿尽快的重组一个家庭过上小日子,那她这个当妈的也就放心了。

“我跟他就是普通朋友,我才不急呢,妈,你一个人这么多年不也过来了吗?”刘雪婷梳理着妈妈的头发,竟然发现妈妈的头发里已经有了银丝。

她的心不由的一阵颤动。

“妈跟你不一样。你现在至少没有孩子,另组建一个家庭,照样会幸福的。”刘玉芬当初没有重组家庭,很大的原因也是因为自己带着一个女儿。她不想让刘雪婷生活在一个不纯粹的家庭之中,她看多了那些欺负继女的养父。只是这句话她从来没有对女儿说过。

娘俩儿聊到了半夜才睡。

第二天整整一天的工夫,刘雪婷都在店里帮着妈妈诊治病人,一来是学学手艺,二来也是帮妈减轻一下负担,好尽快的治完已经接约的病人,早一天去省城给王友志看病。

到了晚上,刘雪婷果然把葛顺平接了出来。不过,车子却是停到了自己的家里来。这是葛顺平第一次到了女儿的家。站在楼前,葛顺平竟然有些唏嘘。他没有问为什么不到外面去吃。

爷俩一起吃了一顿饭,而且是在家里,两人都感觉很不一样。

饭后,葛顺平提出来要走。刘雪婷却拦住了他。

“爸,从女儿出嫁之后,你还从来没在我家住过一宿呢。今晚你就住这儿。”刘雪婷很是任性的说,仿佛这也是她这个当女儿的一个心愿

“什么时候你再成了家,我就住。”葛顺平也是一个拗头。对他来说,现在女儿的终身大事才是最重要的,他不想眼看着女儿就这样一个人过一辈子。

“那我要是一辈子都不结婚,你还不来了?”刘雪婷有些不高兴了,她也觉得之前一直跟着妈妈记恨父亲是多么的残忍,现在她越发觉得对不起这个老头子了。

葛顺平坐在沙发里心潮起伏,他能够理解女儿的心意,不过,他还是笑了笑问道:“这一晚有那么重要吗?”

刘雪婷坐过来搂住了葛顺平的脖子:“重要,非常重要,不然的话,以后我就不认你这个爸了。”

“除了我,恐怕也没人愿意给你当爸。”葛顺平嘴上这样说,可他的心里还是挺幸福的,这让他更加觉得自己对不起女儿了,他拍了拍女儿的肩膀,“谢谢你了,爸知道你的心意。不过说句实话,你越是对爸好,爸心里就越难受。”

说着,葛顺平竟然带出了哭腔。这是他近二十年来内心痛苦的一种宣泄。此时,痛苦与幸福交织在了一起,让这个在官场上一直硬朗着的老人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竟然像个孩子一样。

刘雪婷拿出了纸巾给葛顺平擦了眼泪。

葛顺平终于止住了哭声,换上了一副笑容自嘲道:“是不是爸特没出息?”

“爸,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林姨对你还好吗?”刘雪婷把脸贴到了父亲的腮上,唯有此,她才觉得可以安抚父亲的心。

“还好,她只是太在意她的生意了。”葛顺平不无遗憾的说。“今天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自己的事情是怎么打算的?”刚才谈到了成家的事情,葛顺平就不得不问一问。

“现在我还没自由够呢,等什么时候玩够了,那就结婚过日子。”刘雪婷撒娇的道。

“你以为你还小呀?再过两年就三十了。女孩子不比男人,过了三十可就嫁不出去了!”这是葛顺平真心的忠告。

“如果过了三十就没有吸引力的话,就算是早结婚了,那还不是被甩的货?”

听了女儿这样的理论,葛顺平也无话可说了,他也坚持,如果男人只是看重女人的相貌的话,等到女人过了好看的年龄之后,男人也会对她失去兴趣的。

“不过,我觉得吧,你跟坤子的事情还是要好好把握呀。”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