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女人的地男人犁> 第291章 鱼儿动了

第291章 鱼儿动了

第291章鱼儿动了

果然不出马长风所料,没过几天,张布署就收到了市纪委转给他的一封检举信。在一个市里,毫无疑问,市委书记大于天,就是负责纪检的一把手,那也得看市委书记的脸色行事,所以,这封检举信在还没有被运作之前,就落到了市委书记张布署的手上一点也不奇怪。

谷满仓是个老油条,在下面收到那封检举信的第一时间就交到了他的手上,而他却只是看了一下内容,就连同那信封都亲自交到了张布署的手上。

“这种信交到我手上合适吗?”张布署在接到那封信的时候,是那么的佩服马长风的推断,他断不会以为这是马长风故意摆出来的**阵,他料马长风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会在提醒了他之后再做这样的傻事。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个马长风料事如神。

同时,张布署对欲满仓的处理方式非常满意。

“张书记,您放心好了,这事儿只有一个人知道。而且,我一看里面检举的内容就是捏造,像这种捕风捉影的检举信多了去了,要是连这样的信我们也去查的话,那纪检工作岂不是让那些捣乱的人牵着鼻子走了吗?”谷满仓说得很在理儿,他不但要卖给张布署一个人情,同时还得让张布署接受得心安理得,不能让他觉得他这个纪检书记做得不合规矩了。

“呵呵,说得也是哈,不过,老谷呀,既然人家检举咱了,你们纪检还是得该做工作的要做工作,不能让人说咱们是官官相护,你们也知道这是捕风捉影或者是栽赃陷害,但如果不查一查的话,岂不是授人以柄了吗?这样吧,你们该查的还是要查,反正我张布署身正不怕影子歪,怕什么?我说的是真心话。不过,这封信我能不能先放一阵子?这也算是对我的一个提醒嘛。”

“张书记——这——”谷满仓有些迟疑了,这会儿他还真搞不清张布署是真心让他查,还是只是说那么一嘴的。

“真查,你们不查的话,那我儿这岂不是要让人背后戳脊梁骨了?不过,我不太清楚你们纪检工作的规矩,查了之后的结果如何处理?”张布署很是认真的问。

“如果是实名举报的话,我们查过之后,会把结果向检举者及有关部门通报的,但是,像这种匿名检举,就没有那个必要了。我们总不能因为社会上随便一个人写一封检举信就去查查某个人而且再检查的结果公之于众,那样的话,不负责们的匿名检举岂不是搅乱了我们纪检的真正监督工作了吗?”

谷满仓说得头头是道儿,让张布署不住的点头。

“那好,至少这事儿查过之后,我的名声也会在你们纪检部门里得到一个清白。老谷,别有什么顾虑,这是对我张布署负责,也是对你们的纪检工作负责,我没有任何的抵触情绪的。”

张布署向谷满仓表了态之后,谷满仓这才得令回去。

可张布署拿着那封信却无法淡定了。下面有两种可能性:一是这信真的是贾正道那小子炮制出来的;二是在马长风不知情的情况下,葛顺平那边搞出来的。毕竟葛顺平那人太讲原则,如果让他听说了贾正道搞不正之风,他真有可能会揭发他的。

只是——前些日子自己亲自去了一趟饮马,各种探口风,却觉得葛顺平不像是那种小人,如果真是他做了的话,他绝对不会回避的。

犹豫了半天之后,张布署还是拨通了马长风的手机。

当马长风一接到张布署的电话时,他的心里就明白了,这一定是到了他所料定的那一步了!一种兴奋立即窜了上来。但他还是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激动,免得让张布署发现了他的得意忘形。

“张书记,有何指示?”

“呵呵,让你小子不幸言中了。那封信还真的出现了。”张布署同样压抑着自己激动的情绪,一方面是因为生气,另一方面是因为正如马长风所料。这就好比马长风说哪个地方一定会有一条大鱼来吃饵,那大鱼果然就出现了一样,他能不激动吗?

如果真如马长风所说,这信是贾正道炮制出来的话,那么,这个人就太危险了,他竟然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连他这个市委书记的名声都置之度外了,实在太可怕了。

“张书记,这不是巧合,是必然的。那封信在您那儿吗?”马长风问。

“有什么办法能让我知道这信出自什么人之手吗?如果能破了这个案子,那你算是立了大功了!”张布署没有明说有什么奖励,马长风心说,捣毁了时强那么大的黑组织也没见你表扬过我。

“这个很简单,不过,那信我是不会经手的。您可以让公安部门提取那信封或者里面的指纹。然后我再提供一个人的指纹给您看看是不是一样的?”马长风非常得意的说

“你小子不会是已经掌握了某人的材料了吧?”张布署觉得马长风似乎有些小阴谋。他一时没转过弯来,所以得仔细考虑一下。

“这个还真不好说,我也只是一种猜测而已,如果那人太过小心,戴了手套做案的话,那这个法子恐怕就得不到任何效果了。但是,我觉得那人未必能做得如此严密。让公安同志搞得仔细一点嘛。如果这一步对上了的话,我还有下一步的取证,到时候您就知道是什么人在背后捣您的蛋了!呵呵不好意思,我说溜了嘴儿了。”马长风赶紧捂了嘴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话粗理不糙,那好,咱们分头进行,你那边也要快一点,我等你的好消息。”

马长风这边一挂了电话,接着就打给了坤子,让他找吴小军来约那个余良。马长风也是从坤子那儿得到的消息说,贾正道大事小情的都会找一个人去办,那就是在饮马商界比较有威望的余伟,而一切事情的具体操作,都是余伟的亲弟弟余良一个人负责,其他人他都信不过。而这些消息,却都是坤子从吴小军那里得来的,毕竟吴小军过去对于整个饮马的形势比较清楚一些。

如果是马长风来约余良的话,那当然会出漏子,而交给吴小军的话,那就不会让对方起疑心了。

吴小军接到了坤子这个任务之后非常的荣幸,因为这表明不但是坤子信任他,马长风也高看他吴小军一眼的。

当天下午,吴小军就将余良跟他一起喝过茶的一个杯子收了起来立即送到了马长风那里去。

马长风本来可以在本县公安局作技术取样的,但他没有,而是亲自带着那只杯子送给了张布署。

“这人是谁?”张布署真不希望这么下作的事情是贾正道亲自所为。

“现在还没有结果,还是先不要说出那个人的名字来吧,不过,不是什么大人物,一个小卒而已。但如果证实了之后,自然会牵出大鱼来的。”对于这一点,马长风非常自信。

“对了,今天既然你已经来了,那让你弟妹管一顿饭咋样?”张布署忽然想起刘雪婷来,说实话,他自从见了刘雪婷之后,便有些睡不着觉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像刘雪婷这么耐看的女人,哪怕是当下的明星都没有她这么养眼的,而现在在他的市政大厅里居然还藏着这么好看的尤物,如果不多看两眼,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今天马长风过来,正好有一个不错的借口。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