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霸道邪医> 第四百六十二章 回神剑

第四百六十二章 回神剑

魏萌露出高兴的神色,像是自己修为突破了一样。

看到她的表现,萧寒忍不住一笑,他摸了摸魏萌的脑袋,有些得意,不过却换来魏萌的一个白眼。

“既然来了,我们先回神剑吧,看一看冰月姐,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老是感觉到冰月姐有点不对劲,她的实力虽然越来越高了,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有点不一样。”魏萌脸上有些担忧。

“什么意思?”萧寒神色严肃了起来,事关冰月,无论是萧寒或者是整个神剑的人,谁也不会大意。

皱着自己的小眉头,魏萌想了一下,才很古怪的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我见到冰月姐都是非常亲近的,但是现在她却给我一种害怕的感觉,甚至有时候我觉得冰月姐会杀了我一样。”

“难道她真的走了那一步。”萧寒神色凝重。

“什么?”魏萌听到萧寒的话,顿时有些疑惑。

什么那一步?她心中明白,肯定有一些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萧寒摆手,让她不要说了,而后问道:“你有车吗?我们回神剑。”

“有。”

当小辣椒开着一个扣扣出来之后,萧寒都无语了,这丫头怎么穷成这样?

魏萌也是一脸委屈,她可怜兮兮的盯着萧寒,道:“都怪你,离开神剑那么长时间,也没有人给我零花钱了,人家的工资根本就不够花。”

她很郁闷,神剑之中的人,大部分都会赚钱。她也从来不缺钱,但是还是萧寒在的时候,这三年萧寒不在,魏萌过的紧巴巴的。

萧寒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一个月十来万都不够花的,这丫头到底在做什么。

他满脸无语,不过还是说道:“等这里的事情办完,给你换一辆车,然后我再给你留一些零花钱。”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对我是最好的。”魏萌欢呼道。

萧寒表示自己不说话,这丫头也就在这个时候说自己好,一旦事情过去了,立马翻脸不认人,老是欺压他。

想到这里,萧寒眼神有些古怪,是不是将丫头拿下,几年前她还太小,不好下手,现在真的是一个大姑娘了。

“你那是什么眼神?”被萧寒的眼神看的有些毛骨悚然,魏萌皱着眉头问道。

‘没事。”萧寒自然不可能说出自己的想法。

魏萌盯着萧寒,那单纯的目光看的萧寒有些心虚。

“上车了,先去看冰月。”萧寒忍不住说到,转移魏萌的注意力。

魏萌点了点头,她开车带着萧寒离开了这里。

等到他们消失,之前的那个青年出现,盯着两人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已经确认魏萌的身份,她和军医接触了,应该是神剑的人。”青年拨通了一个号码。

“知道了。”

手机里面响起一个声音,随便编挂上了电话。

青年冷笑了一声,眼中闪过一道邪光,然后离开这里。

若是魏萌听到对方的话,肯定会吃惊,对方早就已经在怀疑她的身份了,只不过没有确认而已。

神剑基地,并不在市区,而是在昌平的一个郊外,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区,但只有进去之后,才知道这里另有乾坤。

“军医回来了。”

当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神剑之中冲出来不少人,全都神色激动。

“哈哈,你小子终于舍得回来了。”这是一个铁塔一般的汉子,他非常激动,抱着萧寒。

萧寒龇牙咧嘴,他忍不住叫唤道:“混蛋铁柱,你多长时间没洗澡了,臭死了。”

“哈哈。”铁柱大笑,不过将萧寒抱的越来越紧了。

也有人神色激动,但是却很克制,站在那里,没有冲过来。

萧寒和大家一一打招呼,不过他却发现,这里少了不少人,他心中明白,有些人是执行任务去了,但是有些人,可能永远也见不到了。

“冰月呢,我去见一下她。”萧寒问道。

一个女子出现,身材高挑,踩着一双靴子,穿着一套连衣短裙,出现在这里。

“队长。”

在场的人全都心中一跳,立刻喊道。

萧寒皱了皱眉头,他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冰月。

冰月扫了萧寒一眼,这才冷冷的说到:“跟我来。”

她转身就走,冰冷无比,和以前变化太多了。以前她虽然是女暴龙,但是却很有人味,现在却少了一点人味。显得很冷酷无情。

萧寒向众人点了点头,然后跟随在冰月身后,走了过去。

他们进入了一栋房间,这里是冰月的住处。

刚一进去,萧寒就说道:“你还是修炼了那个魔功。”

冰月神色没有任何波动,她点了点头,道:“是。”

萧寒没有客气,直接上前,拉住冰月的胳膊。他皱着眉头,然后说道:“你的状态很不好。”

“我知道,魔性太重,我快压制不住了,再这样下去,肯定成魔。”冰月冷着脸,说出自己的状态。

“脱衣服。”萧寒突然说到。

即使以冰月的心性,此时也忍不住愣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萧寒。她脸色微红,瞪了萧寒一眼,没好气的说:“你这家伙胡说什么,给我老实一点。”

萧寒也忍不住翻白眼,他没好气的说:“你想什么呢,我只是要给你调和魔性,必须要脱掉衣服才行。”

原来是这样,冰月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有些犹豫。

在别的男子面前赤着身子,她从来没有尝试过。

“在医生的眼中,没有男女之分。”萧寒一脸严肃。

调和冰月的魔性,只有一个方法,她若是不配合的话,事倍功半。

冰月一咬牙,她终于做出了决定:“你不准说出去,不然的话,我抽死你。”

这一刻,她仿佛恢复了女暴龙的脾气,不过水壶又变得冰冷无比。

衣衫滑落,出现在萧寒面前的,不是洁白无瑕的修长玉体,上面疤痕交错,都是冰月曾经战斗留下来的伤痕。

萧寒忍不住抽了抽鼻子,眼睛有些酸涩。

这三年来,冰月太苦了。

“所有的衣服。”萧寒沉声道。

冰月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以?不过看到萧寒眼中的认真,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听从了萧寒的话。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