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紫灵大陆> 第四十六章 禁咒!生命转换

第四十六章 禁咒!生命转换

步文勅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水中不断地下沉,大河仿佛是一处没有底的深渊一般。

步文勅仰面看着头顶上的亮光不断地缩小成一个亮条,逐渐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化为了一条细线之后,便消失不见了。周围已经变的一片黑暗,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我这是要死了吗?

布文勅想起了雪儿,他们曾经发过誓,要生死与共的。自己就这么死了,雪儿怎么办?

不,我还不能死,为了雪儿,我也要努力活下去。我必须想办法冲出去,逃离开这片黑暗,也许就能活过来了。

步文勅想到这里,手脚开始不停地划动,想努力冲回水面。但四周还是那么黑暗,什么光线也看不到。

布文勅心中发急,拼命地划动着,心跳也开始加快了。

但是在水里,步文勅没有办法呼吸,一阵忙乱之后,步文勅实在憋不住气了。猛地一张嘴,贪婪地吸了起来。

步文勅在心中绝望地想道:雪儿,对不起,我实在憋的受不了了。不如就这么死了吧!

步文勅张着嘴贪婪地呼吸着,但步文勅奇怪怎么没有水流进嘴里呢?是空气?这片黑暗之中竟然都是空气?

步文勅大喜,马上口鼻共用,剧烈在喘息起来。仿佛一名在沙漠中快要渴死的人突然跳进了湖中一般,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其实步文勅也是快要被气憋死的人,所以呼吸是如此地贪婪。

渐渐地,步文勅吸足了空气,呼吸终于变的平静了下来。一个声音却在耳边逐渐地清晰了起来。

不,应该是一声声呼唤,而这个声音却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思念。

对,是雪儿的呼唤声,雪儿在叫我。

“雪儿!雪儿!”

步文勅猛然睁开了眼睛。

我,这是在哪里?步文勅从黑暗中清醒过来。周围还是一片昏暗,但是能够看清周围的景物了。

这是一间屋子,看屋子的摆设,应该是一处休息室。昏暗的光线是由一支蜡烛发出的。

“不乐哥,你终于活过来了!”雪儿一下扑进步文勅的怀中。

步文勅感觉着雪儿的体温,呼吸着雪儿秀发上的香味,一时间有些迷茫。

我这是在做梦,还是刚从梦中醒来呢?

步文勅抱着雪儿的娇躯,泪水也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是雪儿,真的是雪儿。如果这是梦的话,我请求老天,不要让我再醒过来了吧!

步文勅深情地抱着雪儿的身体,什么也不再想了,也许这一瞬能够变成永恒,那我们一定会幸福一辈子的。

“雪儿,我回来了,你的不乐哥,回来了。”步文勅控制着激动的心情,轻轻地拍着雪儿的后背,抚摸着她的柔美秀发。

突然,步文勅感觉雪儿不太对劲。雪儿本来紧紧抱着自己的手慢慢的垂了下去,身体也贴在自己身上不动了。

“雪儿?雪儿?”

步文勅小心的晃了一下雪儿的身体。但雪儿却没有反映。

“雪儿,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步文勅慌忙把雪儿抱了起来,只见雪儿面色苍白,眼睛紧紧地闭着。眼角的泪痕还没有干,一滴泪水随着身体的翻动从眼角处缓缓淌了下来。

“雪儿,你怎么了?”步文勅小心地把沈凌雪放躺在床上,跪坐在她身边查看雪儿的状况。

只见雪儿的呼吸变的非常微弱,心跳也若有若无。步文勅不禁大惊。慌忙从床上跳了起来,跑到门前,拉开房门就喊:“来人呀!快来救人呀!”

步文勅想凝聚灵力大喊,那样声音就能传遍方圆十几里的距离了。但步文勅却一丝灵力也调动不到,由于心情的剧烈波动,步文勅感觉脑袋中好像有一只鸣蝉突然叫了起来,头痛的要死。

步文勅跑了几步,强忍着头痛,不停地喊着:“快来人,快来,快来,人…”

眼前一黑,步文勅重重地砸倒在地面之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步文勅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脑袋中似乎还有一条小虫子,偶尔地蠕动一下,引起丝拉丝拉的疼痛。

我这是在哪?我是活着,还是死了?

步文勅扭动了一下头,把视线转向了周围的景物中。

窗外明亮的光线透进来,屋里显的很亮。而在明亮的窗前却站着三条身影,背后的阳光把三个人都镶上了一层光边,显得那么虚幻。

“我是在做梦吗?”步文勅看着那三条光影中的人喃喃地说道。

那三个人分明是自己的雪儿和木拓夫妻二人。但为什么显得那么虚幻?

一连串的打击,让步文勅已经分不清哪些是现实,哪些是梦幻了。

“不乐哥,你活过来了,你真的活过来了!”只见雪儿蹲了下来,没有了明亮的背景,样子也变得真实了起来。

只见雪儿眼中隐含的泪水终于还是淌了下来。用手深情地抚摸着步文勅的脸。

步文勅缓缓地动了一下身体,感觉并无大碍,于是缓缓地坐了起来。

木拓拉着宣儿的手,双双跪倒在步文勅地床前。

步文勅一惊,问道:“拓儿,你们这是?”

“老师,我们神木部落对不住您?若不是我们非要留你们在族中逗留,老师也不会遭此大难了。”木拓悲痛地说完,给步文勅狠狠地磕了几个响头。

步文勅忙挣扎着站起,把木拓夫妻拉了起来。

“这不是你们的错,要恨就恨魔族的张狂吧。”步文勅拉起木拓夫妻后,又把头看向了沈凌雪。

只见沈凌雪的脸色还是非常苍白,仿佛刚刚大病了一场。

“雪儿,你的身体怎么样?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三人听后,都把目光闪了开去,不敢直视步文勅的脸。

沈凌雪故意转过身,给步文勅倒了一杯水,说道:“脸色很差吗?是呀,这几天让你吓的我都没好好睡,脸色当然很差了。来,喝点水。”

步文勅把水杯放回到桌上,双手抓住雪儿的肩头,盯着沈凌雪的眼睛说道:“雪儿,你看着我。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脑袋里的虫子又蠕动了一下,步文勅一皱眉,接着说道:“我记的迷蒙中好像看到你晕倒了,那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真的?”

“唉!文勅兄弟,你就别难为他们了,还是我告诉你吧!”门一开,从外面走进来两名老者。

步文勅一看来人,都认识。两名老者都是驻守在神木部落的八级灵师。一名是罗天逸前辈,也就是第一个赶回来救援众人的那位灵师,木泽口中的天逸前辈。

而说话的便是第二个赶来救援的那名光系灵师慕容辉前辈。

步文勅见两位前辈进来,马上过来行礼。

“步文勅谢过两位前辈救命之恩!”说完就要跪下磕头。

慕容辉忙一抬手,托住步文勅的身子,说道:“傻兄弟,先别急着谢我。救你命的并不是我们老哥俩,而是另有其人呀。”

步文勅一愣,忙问道:“慕容前辈,敢问我的恩人是谁?步文勅定要亲自前去答谢。”

慕容辉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说道:“兄弟,那天魔族来袭的经过,我已经听木拓跟我讲过了。我还要谢谢你代我们保住了木氏一族的血脉。本来你是我们的客人,却因此而受到伤害,是我们对不起你呀。以后,你我就以兄弟相称,我就倚老卖老,称你一声兄弟吧。”

步文勅听完之后,连连摆手,说道:“慕容前辈,这怎么能行,您是老前辈,论辈份可是跟我的师祖一辈啊。”

慕容辉一皱眉,说道:“怎么?你是嫌我老吗?”

“不不,步文勅可不是会嫌弃别人的人。如此说来,那步文勅今后就占占您老的光,叫您一声慕容老哥吧。”

“恩,好兄弟,做事果决,性情豪爽,很有老夫当年的气概。”慕容辉拍了拍步文勅的肩膀,高兴地说道。

“恩,老哥,关于我的恩人之事,您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一下,我也好前去答谢。”步文勅话峰一转,又绕了回来。

慕容辉轻轻一叹,说道:“唉,兄弟,你可是找了一个好妻子呀。”

步文勅听完感觉有点莫名其妙,这跟自己妻子好坏有何关系?想归想,可步文勅心中却莫名地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只听慕容辉接着说道:“救你的非是旁边人,正是你的妻子沈凌雪!”

“雪儿?”步文勅回头看着妻子显得苍白的脸,不祥的预感在心中不断放大着。

慕容辉继续说道:“那天,你被龙魔族的魔龙之眼击中,本来是必死无疑的。龙魔族的暗属性魔法攻击虽然厉害,但只要救治及时,以我光系治疗魔法的效果,通常都能把人救治过来,起码保住性命并无问题。”

慕容辉话峰一转,叹道:“唉,可惜,你那天中的却是魔龙之眼的攻击。魔龙之眼并不是暗属性魔法攻击,而是魔龙一族的本体能力,攻击的是对方的精神。精神破灭,用光系魔法是治不回来的。”

慕容辉摇着头,表示对步文勅的无奈。

“老哥来迟一步,没想到让你受此致命伤害。我的治疗魔法只能暂时保你性命,却救不回你的性命。把你救回城里之后,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你的生命逐渐消散。”

慕容辉看着步文勅夫妻二人携手相亲的样子,轻轻地叹惜一声。“唉,兄弟,你有个好妻子啊。没想到,你妻子还懂得那个生命转换的禁咒。昨天夜里,我听到你的呼喊赶来后,发现你竟然躺在屋外,而你的妻子却是命悬一线倒在屋内。经过我的检查之后,才发现,原来你妻子使用了禁咒魔法,将自己的生命转换给了你。这才把你从死亡之地拯救回来。”

“但你的妻子却要代你而去了。我的治疗魔法顶多只能保住她三四个月的寿命。四个月后,你们也要天人永别了。兄弟,这四个月,你们好好珍惜吧。”

说完,慕容辉冲众人一挥手,大家纷纷悄悄地退了出去。只留下了呆若木鸡一般凝立在妻子面前的步文勅。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