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紫灵大陆> 第四十八章 义女,步月月

第四十八章 义女,步月月

回到之前的丛林,步文勅端起枪,随着灵力的引爆,子弹瞬间离膛而去。速度比之前快了不知多少倍,步文勅甚至都没有感觉到子弹划过的轨迹。

步文勅跑到树前,找了半天,终于在一处树皮的裂纹中发现了一个小孔。步文勅用灵力感受了一下,小孔很深,但没有洞穿大树的树干。从孔洞的大小来看,的确是子弹打进去的。

步文勅看到改良后的子弹威力后非常兴奋,眼泪差点掉出来。终于成功了,快十年了,自己终于又有了战斗力。

突然间,一个想法在步文勅的脑中一闪而过。对,去森林里找只魔兽试试威力。想到这里,步文勅把枪收入空间戒指中便向城外走去。

玄冰城的北方不远就是原始森林,也是魔兽比较集中的地方,因为更北方一些就是冰雪极寒区域了。这些魔兽是做为冰雪极寒区域的守护魔兽而存在的。所以数量不但多,而且魔力也非常强大。

而在冰雪极寒区域之中却有着更加强大的魔兽存在。但这并不是守护魔兽存在的主要原因。只因在冰雪极寒区域的北方,有着一块从大陆上延伸出来的巨大半岛。

这便是龙魔一族的领地,也是魔族的圣地。包括冰雪极寒区域的强大魔兽在内,这些圣地外围的魔兽都算是圣地的守护者。

说是半岛,其实也只有一条宽度不超过两公里的冰川做为连接半岛与大陆之间的桥梁。而这个半岛便是整个紫灵大陆中,六大块区域之一的极北之地。

极北之地由于地理方位特殊,炽灵星的光芒照不到那里,长年都处于黑暗之中。从走入那条冰川路开始,便进入了永久的黑暗之中,也就进入了龙魔一族的领地。从史料记载来看,还从没有人类敢进去极北之地进行探险。

步文勅走到玄冰城北门的时候,天已经快要黑了,步文勅只好去了林家老铺。这里卖的肉包子味道鲜美,远近驰名,而且独此一家,不设分店。林家老铺门面很大,是食宿一体的。于是步文勅就在林家老铺住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步文勅就出了北门进入到原始森林之中。步文勅没敢深入,只在森林外围转悠。心想打几只低等魔兽试试枪的威力就行了,太过深入的话凭自己现在的能力实在是太危险。

正当步文勅寻找魔兽踪迹的时候,突然听到人类呼救的声音。步文勅一惊,听声音好像还有孩子。森林外围打猎的人类部落不少,但还从没听说谁会带孩子出来打猎的。

步文勅寻着声音小心的摸了过去。远远地,就见森林中有几个人拼命地从眼前百多米远的地方跑了过去。看装束并不是部落之人,其中还有一名女子怀中抱着个孩子。

而在这些人类的后面,一只巨大的赤青狼蛛,叉着八条长腿疯狂地追赶着这些人。只见狼蛛在八条长腿的支撑下,足有四五米高,身前的两条长腿如同两把长矛一般不停地扎向逃跑的众人。

转眼间,便有两人惨死在赤青狼蛛的长矛之下。从狼蛛的大小来看,步文勅感觉这只狼蛛应该达到了4级修为左右。不仅担心自己带的这支武器能不能将其击杀。

犹豫中,眼见赤青狼蛛已经追上了那几个人,步文勅一见不好,端起枪,对准狼蛛就是一枪打出。

爆响过后,只见狼蛛一个趔趄,似乎是被子弹打中了。狼蛛马上放弃了击杀眼前的人类,向步文勅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那几个人一见有救兵到了,马上转身朝步文勅的方向跑了过来。

狼蛛见攻击自己的只是一个人类。马上恶狠狠地向步文勅扑了过来。速度快的甚至超过了前面逃跑的人类,可见之前赤青狼蛛在追杀人类的时候并未尽全力。

当赤青狼蛛越过逃跑中的人类的时候,还顺手又串死了两个人。其中就包括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

步文勅打出一枪之后,见没有效果,马上汇聚灵力又打出一枪。可能打在了赤青狼蛛的肚子上,只见一丝粘液顺着狼蛛的肚子流了出来,随着狼蛛的奔跑不断地晃动着。

步文勅见两枪也没什么效果,心里顿时有点发急。心中暗想: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这次打爆你的脑袋,看你还有事没事!

就见步文勅平端枪口,瞄准赤青狼蛛的头就是一枪,“噗”的一声,子弹没打中狼蛛的头,又在它肚子上开了个洞。

其实,这也不全怪步文勅没有射击经验,打的不准。别看赤青狼蛛个头大,足有四五米高,但狼蛛的脑袋却出奇的小,而肚子却是特别巨大。

整个赤青狼蛛如果不算上八条长腿的话,离远看就好像一个巨大的狼头。狼头上长着青色的毛发,下颚处却是赤红色的。好像吐着红色的舌头似的。而赤青狼蛛的头正好是狼鼻子的位置。

所以要想在近百米远的地方射中狼蛛的头,对于步文勅来说,目前还非常困难。

步文勅见没打着狼蛛的脑袋,不敢怠慢,马上一发接一发的射了出去。直到赤青狼蛛距离步文勅还有40多米的时候,步文勅终于在打了十几枪后一枪削在了狼蛛的头上。

就见赤青狼蛛一个翻滚,重重地摔倒在丛林之中。

步文勅心中一喜,刚要把枪放下,却见赤青狼蛛在滚了两圈之后,8只大长腿左支右支地稳了稳身子,又冲步文勅冲了过来。

步文勅心中一惊,忙瞄准狼蛛的头又是一枪打出。可惜,又打在了肚子上。

这时就见狼蛛嘴一张,一股白色的蛛丝如长绳一般冲着步文勅这边就射了过来。

步文勅吓的马上趴到了地上,蛛丝从步文勅头顶之上呼啸而过。步文勅忙向旁边滚了两圈,趴在地上,端起枪又朝狼蛛打了一枪。

还别说,不知算不算歪打正着吧,这一枪打的那叫一个正,正好从狼蛛的嘴里打了进去。狼蛛又是一个前滚翻,在地上连滚了好几圈,八只长腿不停地乱蹬。丛林中的地面被赤青狼蛛搅动地如同水浪一般不停地波动着。

步文勅看着不停挣扎的狼蛛,心道:好险好险,还是趴地上打的准呀,早知道这样我早趴下了。看来这狼蛛也是命尽于此了,否则真要让它近身,凭赤青狼蛛的土系魔法,自己这一百多斤恐怕今天也就交待在这儿了。

片刻之后,就见赤青狼蛛已经没有了魔力波动,大地也恢复了平静。赤青狼蛛仰躺在地上,8支大长腿冲着空中不停地蹬着,显然还没有死绝。

哼!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步文勅端着枪小心翼翼地向赤青狼蛛走去,离狼蛛还有十多米的距离时,步文勅抬起枪,冲狼蛛的小脑袋又是一连三枪射出。狼蛛终于纹丝不动了。

步文勅走到赤青狼蛛的身前,伸手一引,将狼蛛巨大的身体收入了空间戒指之中,然后向狼蛛杀来的方向跑去。

来到那几个被赤青狼蛛杀死的人类身前,步文勅挨个看了看,无一幸免。但那个孩子却意外地活了下来,只是身上刮破了点皮。那孩子是个女孩,年纪大概有五六岁的样子。此时已晕迷了过去。

是非之地不可久待,步文勅见活着的人早已跑的没影了,这么久也没回来,大概是跑远了。于是把孩子抱了起来,并将一众被狼蛛杀死的人类也都收入了空间戒指之中,然后快速地离去,回到了玄冰城之中。

步文勅找人把那几个人埋葬之后,见小姑娘无亲无故,也很招人喜爱,便收为了养女,随了步文勅的姓氏,更名为步月月。

转眼又是两年过去了。步文勅的精神力随着灵力的不断开启,恢复的更快了。也能凝聚起灵晶了,但也只有一击之力,不能做长时间的凝聚。

而且唯一的一击也不能太耗精力,否则攻击到一半就会因精神散乱而使攻击溃散。

步文勅刚能够凝聚灵晶后不久,沈凌云就得到了通知。对于步文勅平时的举动,别看无人关心,也无人过问。但他的一举一动,都有专人通知给沈凌云知道。这也是沈凌云出于对步文勅的关心,一直在背后默默地给步文勅以帮助。

当沈凌云听到这个消息时,心里非常高兴。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步文勅的精神力总算开始有好转的迹像了。

只要能凝聚灵晶,继续修炼的话,好转的速度应该就更快了。等到步文勅恢复了当年的修为,他的情绪也不会再消沉下去了,自己总会有机会追到他的。毕竟时间会消磨一切,自己这么多年的感情付出,并不会没有收获的。

沈凌云在心中暗暗的思索着,要怎么才能帮步文勅重新拾回自信。沈凌云想起了当初步文勅带的第一批学员时的情景。

那时的步文勅在学员的影响下,明显变的开朗了很多,也不是那个每天只知道死练功的榆木嘎达了。

对,让步文勅继续带一批学员,也许效果会很不错。沈凌云马上安排,派人把步文勅叫了过来。

当沈凌云把要让步文勅再重新带一批学员的意思说完后,步文勅说什么也不同意。按步文勅的意思,自己的修为还没有恢复,怕是影响了学员的修习。另外自己也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进行修炼,尽快恢复自身的修为才是主要的。

其实,在步文勅心中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不想离沈凌云太近。如果开始带班教学的话,免不了经常跟沈凌云打交道。虽然雪儿去世这么多年了,但步文勅每次看到沈凌云的时候就会想起自己的妻子,心中免不了一阵痛苦。

但做为沈凌雪的丈夫,步文勅并没有打算离开学院。因为这里有着太多两个人以前的美好回忆。步文勅早已把自己的心锁了起来,而锁的另一面,便是只有步文勅与沈凌雪两个人的世界。

经过了一番挣吵之后,步文勅与沈凌云都各退了一步。步文勅最终答应了带一批学员的要求,但把教学地点选在了玄冰学院的遗址那边。

而为了学院的声誉,沈凌云特批步文勅的教学地点做为学院的分院来开办。于是,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之后,沈凌云便在新生之中开始选拔学员转去分院修习。但报名的却寥寥无几,而一听教学的老师是步文勅,总共没多少的报名者又一下子几乎全都不去了。

唯一留下的便是步月月,还有让步月月死缠烂说才决定留下来的丰子榆。而第三个便是沈凌云硬塞进分院的陆文峰。

从玄冰分院成立的那一天开始,整个分院也就这么三个学员而已,第一年就这么过去了。到了第二年,才又有飞儿和木宇的加入。至此,分院才终于有了五个学员。所以步文勅在木宇找来分院的时候,其实心里是非常高兴的。

“之后的事,你就都知道了。我的故事也讲完了,这便是我这一生的经历。也是我做的这些枪支的由来。”

步文勅讲到这里,眼神逐渐从迷离的回忆中转回了现实。其实,这个故事中的好多细节都是步文勅所不知道的。

听到这里,木宇也从步文勅传奇的一生之中走了出来。通过步文勅的讲述,木宇想通了很多事情,包括自己家族的兴衰,包括老师臭名的由来,包括这些枪支的由来,包括枪支的另类使用方式等等,还有很多自己以前所不知道的事情。

但是,关于自己父母后来的事情,步文勅却没有提及。这也是木宇比较关心的事。于是,木宇开口问道:“老师,我父母十几年前与您分手后的事情,您能告诉我一下吗?”

步文勅思索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从那次分手之后,我们就再没有联系过了。直到你来找我为止,我才知道,原来木拓夫妻已经离开了人世。唉!龙魔二公子昊焱,他不光是你的仇人,同样也是为师我的仇人啊。”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步月月的声音。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