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 第七十八章 新

第七十八章 新

孙家老宅,孙家的幕后掌权人孙泓看着手里被匿名送来的资料,眉头轻轻皱了起来。站在他身后的孙明璋看到自己的父亲皱眉,有些不解地靠前半步,低声问道:“父亲,这份资料我派人暗中查过,虽然不能查到像资料上说的那么详细,但内容应该都属实,为什么您看起来并不高兴呢?”

孙家和孔家的恩怨是上几代结下来的,当年两家的祖辈还是交情深厚的好兄弟,后来因为利益上的分歧最终反目,孙家的一位先辈更因为孔家的一些小动作间接身亡,两家至此成为了死仇。到现在虽然彼此的仇恨淡了下来,但是累积几辈的恩怨却是化解不了的。因此,能够看到对家出现什么状况,心里都恨不得再往上烧一把火让对方跌得更惨才舒服。

“不知道送资料的人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总觉得没法心安啊。”这些年,随着老爷子的病逝,他们孙家的权势也跟着式微了起来,如今看到能够扳倒孔家的资料,更要小心谨慎才不会落入其他的陷阱。

“父亲的意思是,会有第三方势力想要趁此机会把我们孙家一起?”说到这里,孙明璋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随即对着自己的父亲露出了一个放松的笑容,“父亲,我觉得是您想多了。依我看能够得到这些机密资料的人,必然是和孔家有着非一般的关系,众所周知我们孙家和孔家不合,把东西送到我们身上,自然是这些机密的最好去处,我们也是那个不会浪费他这片心意的最好人选。”

“你说的我也考虑过,让我再想想吧。”

“是,父亲。”孙明璋顿了顿,又道,“不过时间拖得越久,孔家越能找准机会翻身。”

“我知道。”

事实上,孙泓还在等一个契机,如果送来资料的那个人真的是想他们孙家去对付孔家的,一定还会再给他们孙家放出一个信号。

另一边的许晗等了一天都没有等到孙家的动作,就知道孙家还在观望,并等着他们再下一手。许晗拿起桌上的笔在纸上开始写写画画了起来。

昨天,她收到孔庆航会在这两天内被送回京城的消息,青龙的主要势力则在这段时间都迁到了东北,似乎打算和义海正式扛上了。孔家旗下的产业倒是在前段时间的冲击下有了收缩的趋势,但是,仅仅是这种程度的话还不够。

许晗拿出手机拨通了苏晨的电话,接到她的电话,苏晨有些意外,毕竟他才把资料交过去没几天。“苏晨,你觉得把孔家的产业改姓苏怎么样?”

苏晨听了,轻轻地笑了起来,“这注意听上去不错,需要我帮把手吗?我上次去孔宅的时候,老爷子还送了我一点股份。”

“我知道老爷子手上有50的股份,如果你能让他出让5的股份就再好不过了。”

“这么有把握?”

许晗拿在手里的笔朝着桌面敲击了几下,口中笑出了声,语气充满了不容置疑的自信:“当然,到时候你想对孔家收取再多的诚意都没有关系。”

“那么我就静候佳音了。”

“不会让你失望。”

和苏晨这边达成共识后,许晗又接连打了几通电话,直到把所有的步骤确认没有出错后,靠在椅背上暗暗松了口气。接下来,就要看唐诗语的诚意有多大了。

到了太阳落山的时候,许晗在学校的图书馆见了唐诗语最后一面。一个小时之后,唐诗语就会在乔夏哲的安排下坐上私人飞机离开z国。

“以后,就真的再也不见了,许晗。”马上就能离开这里的安排让唐诗语的脸上露出了有些真心的笑容,“虽然是用交易换来的,但还是要对你们说声‘谢谢’。”因为这是她期盼已久的解脱,而她自己却没有那个能力做到。

“就像你自己说的,是你交换得来的,所以不用客气。”

唐诗语闻言笑了笑,“我知道你和梁敏韵都不太喜欢我,不过,一个人总有喜欢和不喜欢她的人。你要的东西都在这个储存柜里,最后友情提醒你一句,如果你们的目标是整个青龙的话,千万不要把杜明笙这个男人算进去。这个男人,绝对比你想的更危险。而且,他对青龙其实并没有所谓的忠诚。”

许晗诧异地看了唐诗语一眼,唐诗语却没有再看她,合上面前的储物柜,转身越过许晗走下了楼梯。许晗在她背后看了一会,转头将唐诗语刚才合上的柜子重新打开,把里面的纸袋取了出来。

没有在图书馆逗留太久,许晗直接抱着资料回了公寓。乔夏哲因为要去安排唐诗语的事,一早就出去,这会,韩祁倒是先回来了。看到许晗手里的东西,了然地问了一声。

许晗点点头,走到他的身边坐下,一边拆开纸袋,里面是一叠资料还有一张u盘。许晗靠在韩祁身上,视线扫着资料上的内容,淡然的表情渐渐变得凝重,“我没有想到她可以拿到这种资料,倒是我小看她了。”资料上的内容是青龙的一些重要的进货渠道和一些高层资料,还有这次去东北准备的计划。

“上面的可信度我会让人去查。”虽然唐诗语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韩祁却没有马上就相信资料上的真实性。

许晗和韩祁的想法是一样的,不过,以唐诗语想要防住杜明笙的目的来看,对方也不敢拿一份虚假的资料给她,只是,其中的可信度是不是百分百就不是那么好说了。

“你知道杜明笙是什么人吗?”想起唐诗语对杜明笙的忌惮,许晗忍不住开口问道。

“杜明笙?”韩祁沉吟了一会,有些迟疑地说道,“好像是金三角那边的人,具体是个什么情况,我没有查过,你想知道?”

许晗一愣,喃喃道:“居然是金三角,难怪……不用找人查了,我会注意避开他的。”那种地方出来的人,又是一幅温文尔雅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危险。希望唐诗语说的那句话没有骗她吧,如果出了杜明笙这个意外,她怕会有更多的意外发生。

“孙家那边怎么样了?”

“和我预想得差不多,再过一天,估计就会有我想要的结果了。”

第二天,孔庆航被送回了孔家,早就收到消息的记者早早守在了门外几百米的地方,等看到车上下来的孔庆航,不顾一旁的门卫,一窝蜂地冲了上去。

在青龙那边饱受折磨的孔庆航早没有了所谓的风度,尤其是在毒品的侵蚀下,整个人变得阴阴沉沉的,现在看到聚在周围不断把话筒递到他面前的记者,仅剩的自制力越发快要控制不住,冷着脸推开面前的记者,并在保镖的护卫下快步走进了家门。

“谁让他回这里的!还嫌我们孔家的脸面没有丢尽吗!”一看到进门的孔庆航,孔老爷子的一张脸全黑了下来,“给我撵走,什么时候把毒戒了什么时候再回来。”

“父亲!”

“爷爷!”

“怎么?我的话现在不管用了吗?”孔老爷子眼一瞪,转身背对众人把手递给一旁微笑沉默的苏晨,语气慢慢缓了下来,“阿晨啊,还是你陪我这个老头子出去走走吧,免得留在这里看了就糟心。”

苏晨当即收到几道意义不同的目光,微微一笑,扶着老爷子应道:“好的,爷爷。您上次不是和我说突然对茶艺方面感兴趣吗?前几天……”

祖孙俩和谐的闲聊渐渐远去,孔父回头恨铁不成钢地看了面色不佳的孔庆航一眼,扔下一句“真是孽子”后,跟着走出了大厅。唯一没有离开的吕筠看着久别归来的儿子,心中也是思绪万千,她以为送儿子到分公司,等儿子再回来就是拿下正统继承人的日子,谁知这一去得到的竟然是这种结果。

“庆航,你跟我过来。”

“是,母亲。”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