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婚色魅人> 第371章 有资格

第371章 有资格

莫老二忙拉开莫二婶,扯出个笑脸:“你二婶就这臭脾气,小曼、杏花你们莫怪啊。这两天不是要收药材嘛?你阿公跟我们说了,叫我们早早地过来干活呢,杏花你把那门开开,让我们进去吧!”

“阿公叫你们来的吗?这个我可不知道哦。”杏花指了指莫承福:“正好承福叔在这,平时药园子里需要几个人干活,都由承福叔写了海报贴在小学校门口,有闲空过来干活的人就去卫生室报名,再由承福叔开了园门放他们进去,工钱也在承福叔那里领……这药园子可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你要进去,跟我说没用,该问承福叔才对!”

莫老二没来得及说话,莫二婶抱起小女儿撞开他挤到杏花面前,气势汹汹道:“杏花你怎么能这样说?这药园子是你阿公承包,就是我们家的地方!你有钥匙直接开门让我们进去不就成了,还用问谁?莫承福算个球啊?这一个才是你亲叔叔,你阿公阿奶最疼最爱的小儿子,是跟你最亲近的人!你明不明白啊?”

杏花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摇头:“我不明白,但我知道你说错话了:我阿公阿奶只生有一个儿子叫莫家宝,就是我阿爸。阿公阿奶的大儿子、小儿子,都是我阿爸!”

小曼听了忍不住噗嗤笑:这神回复,真是绝了。

莫二婶气得嘴唇泛青,狠狠瞪着杏花,抽风箱似地用力大喘着,令人担心她随时接不上气儿。

莫承福过来挡开那一家子,不让他们围着小曼和杏花:“莫二哥,你们走吧走吧别挡道,不要再砸门了我可警告在先——铁门石柱下有蛇窝,要是砸铁门吵到老蛇,它会跑出来咬人!上次杨老四喝醉酒想爬铁门进药园子,就被咬了。那蛇不算很毒,咬了你,我也能治好,只不过要痛几天,你们不信的话可以试试看!”

听到铁门石柱下有蛇窝,莫小宝莫小贵兄弟俩立马就跳着脚退后几步远,刚才来的时候,他们听了爸妈的话,哐哐哐把铁门砸得山响,也是因为这样,有人看见听见,顺路跑去卫生室报信,莫承福才过来瞧看。

至于药园子里的人们,采收药草的是按重量算钱,都忙着搂药草赚钱,园门怎么响可不关他们事,挣钱要紧。秋雁几个小娃是精灵鬼,早被告之不要搭理莫家小院的人,更加不会多看他们一眼,也只有吴承福刚巧卫生室无事,不得不走这一趟。

一则他是药园子管理人员,二则,万一人真的被蛇咬了或者发生什么铁门塌倒砸伤人,也还是他这个村卫生室的赤脚医生负责治,能不苦逼操心吗?大太阳底下害他跑来跑去,暗地里把莫老二赖皮狗骂了几百遍。

那晚杨老四喝醉酒,不知不觉跑到药园子铁门前睡觉,半夜醒来忽然觉得能进园子里睡可能会更舒服,就捡块石头把铁门砸得震天响,见没人出来开门,索性爬上铁门,谁知不知从哪跑出几条长蛇,对他又缠又咬,吓得他不敢乱动,鬼哭狼嚎一整夜,直到大清早莫承福过来,拿出一支香味奇特的香点燃,那又粗又长的蛇才松开杨老四迅速游进篱笆下……这事全村人都知道,当时许多胆子大的人跑来围观,直看得头皮发麻后背冒冷汗,莫老二莫二婶也亲眼见了,不过他们忘性大,此时被提醒才记起来,也是唬一大跳,莫二婶赶紧地抱着女儿跑离铁门远些,后悔刚才太莽撞,竟然忘记那事,让两个儿子去用力砸门,幸好没把蛇招来。

莫老二到底是大男人,还有那么点胆子,也是想着蛇怕热喜阴凉,这大白天日头这么毒肯定是不会出来的。

但他十分不满莫承福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想他莫老二无论怎么着都曾是莫阿公最疼惜的儿子,阿公极少会拂逆他的意愿,前几次药园子需要找人帮工,就是不喊他,他自己来了,阿公不也一句话不多说,照样给他发工钱?这个莫承福算什么东西,敢这样对待他?

莫老二用力推了莫承福一下,面色不善地说道:“承福,这药园子可是我爸承包的,又不是你们家的,你凭什么赶我?说句不好听的,如果现在我爸意外去世,这药园子得分给我一份子!你听懂了吗?我爸把莫家宝找回来了,可我也还是我爸的儿子,全村人都可以做证!我去法庭问过,亲儿、养子,一样待遇,何况我还是亲侄子!我,也是这药园子的主人,想进去就能进去,你没有资格挡着!”

小曼真是被莫老二的无敌厚脸皮打败,说不出一句话,杏花也只会呆呆看着莫老二:这个人和他媳妇是怎样欺瞒阿公苛待阿奶的,她都了解得一清二楚,没料到,他竟然还敢来肖想阿公阿奶的东西,简直太不要脸了!

莫二婶听到莫老二的话,却是底气充足起来,也尖声朝莫承福嚷:“对!你不过就是我爸请的长工、狗腿子,有什么资格拦我们?赶紧地,把我们家药园子钥匙交出来!”

莫承福被这对不要脸的夫妻气了个倒仰,停了一下,才面无表情说道:“莫二哥,我不管你现在或者曾经是谁的养子、亲侄子,我再耐心地告诉你一声:我是这个药园子的管理人员!什么叫管理人员你懂吗?就是每月领工资、必须对药园子负责的人!你说,我堂堂一个管理人员,有没有资格赶走你这个破坏者?没把你扔公路上、报派出所来抓走,那是念在你姓莫的份上,很客气了!还想抢我钥匙,我才是要问你凭的什么?不知天高地厚!”

莫老二脸色难看,莫二婶尖锐着嗓音骂开了:“莫承福!你个疯子、挨千刀的,得意什么?总有一天你不得好死!”

莫承福黑了脸,这两年来他自认心性磨炼得比从前长进很多,可也不是什么都能忍的,比如眼前这对夫妻,他受不住了。

转头看一眼小曼和杏花,说道:“你俩还站这干嘛?太阳不够毒辣的?赶紧回去。”

小曼知道他要搞点什么小动作,就拉着杏花走了,心想惩戒一下莫老二夫妻也好,这两人虽然不像莫国强夫妻那样恶事做绝,但忘恩负义不讲良心,势利又刻薄,就该让他吃吃苦头,省得再来纠缠不休。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