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笑傲青城> 第一百二十四章 赌约

第一百二十四章 赌约

“师弟,不可胡说。”封不平眼睛中闪烁出惊疑之色,随后,似乎想明白了什么,急忙将手放在丛不弃的心口处,用力往下一压,皮肤立刻陷了下去。

“难道是……”封不平口中喃喃自语着。

“封师兄,难道是什么?”成不忧急道。

封不平不答话,抽出腰畔的长剑,极快的朝丛不弃尸体的心口处剜去。

“封师弟,住手。”还不等封不平的长剑此处,陆柏已经挡在了他的身前,阻止道。

封不平阴声道:“陆师兄不必劝我,我们华山弟子死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若是搞不明白对手是谁,这跟头可就栽大了。”

陆柏叹了口气道:“封师弟,老夫劝你住手,可就是为了帮你证实你心中的猜想,丛师弟的尸体咱们就要去破坏了,如同你想的一般,就是那招。”

成不忧在一旁摸不着头脑,茫然道:“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到底是什么。”

陆柏深吸一口气,凝重的望向余人彦,见他正更岳灵珊和宁中则叙话,根本没有把眼前的几人放在眼里,不过他这一出手将己方的两名高手,一死一伤,这样的手段,让陆柏心中多少有些忌惮。

陆柏拉着封不平,成不忧以及泰山派的那道士,走到余人彦身前,开口道:“给封师弟介绍一下这位少年豪杰,他就是最近在江湖上威名赫赫的青城派少观主余人彦,余少侠催心掌的功夫一点也不比令尊余观主地差啊。不过余少侠的手段还真是让老夫心寒啊。”

封不平脸色阴森的盯着余人彦道:“好手段。好功夫。封某还真是想要领教领教余少侠的手段。”

这边余人彦正听宁中则诉说这群人来地目的,果然跟中所说的一样,陆柏一来就先拿出了五岳盟主令旗,然后就是让鲁连荣打前锋。然后是丛不弃跟成不忧出来逼宁中则离开。不过如今岳不群没有在山上这也给宁中则赢得了很大的空间,这群人再怎么说也是武林中的前辈高手,总不能死死的逼迫一个妇道人家跟一群武功不怎么样地华山小辈吧。

宁中则虽然说的简单,余人彦也知道其中这成不忧等人说话一定是很不好听地。余人彦心道:我在华山这么许久,宁中则对我照顾的极为周到,而岳灵珊跟我的关系也十分和睦。你如此羞辱宁中则,新仇旧恨加起来。今天就要跟你好好玩玩。

这时候见陆柏走过来跟他说话,脸上立刻挂出浅笑,完全不理会在一旁的封不平,只笑洗洗的看着陆柏道:“陆先生,久违了。近日可好啊。”

陆柏自然不会失礼,开口道:“拖福。还吊着一口气。余少观主今日可要跟这位封兄弟好好亲热亲热啊。”

余人彦道:“那是自然,你看他那位师弟,我不是跟他很亲热吗?”

余人彦此话一出,在场地几人脸色又难看了几分,他们剑宗的高手被一个少年两招击杀这样地成果,就是想要报仇都难以说出口。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夺取华山派掌门的计划了,只想着能在余人彦手中找回些面子,就不错了。

封不平咬牙道:“余少侠能不能跟封某也亲热亲热。”

封不平想要跟余人彦动手,陆柏心中却极不满意,他一心想着让封不平取代岳不群。成为华山派新掌门。此人比岳不群好控制的多,可如今被丛不弃的死打乱了阵脚。若是这封不平在输在余人彦手里,这次的华山派可就是白来了。

陆柏伸手将封不平拦住,笑道:“封师弟,你先不要着急,咱们先把正事做完,然后说其他的事情也不迟啊。”

封不平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过了好一会,才定下来,道:“好,既然如此,封某便听陆师兄的。先将华山派的这群邪魔外道给赶下山去。”

“你说谁是邪魔外道?我看你们这群人才是呢?”岳灵珊在一旁听着忍不住插嘴道岳灵珊的手,又道:“陆师兄,封师兄,你们这是要逼着我们华山派跟你们拼死一搏了。”

陆柏道:“岳夫人说地是哪里话?这几位师弟都是华山派剑宗地弟子,跟你们解决的又是华山派掌门地事情,既是你们华山派的大事,又是我们五岳剑派的大事。你看看华山派这么多年下来,只有寥寥二十余名弟子,这哪里是一个名门大派的样子?就是一家武馆,镖局的人数也要比你们多少一些吧。”

宁中则听到此言,顿时语塞,这些年她和丈夫收徒不多,资质也都算不得上乘,前些年丈夫不知道为何一直没有收徒,座下只有令狐冲一名弟子,直到劳德诺来投,这次开始收徒,虽然丈夫每次下山都能收几名徒弟,但这只不过是近几年的事情,所以华山派弟子人数是极少的,弟子的资质也不比别的门派强多少。

“堂堂华山大派竟然让你们气宗弄得如此凄惨,你们还有何面目呆在这玉女峰上?趁着现在滚下山去,隐姓埋名还能留下条姓名。”封不平阴阴的说道。

“怎么办啊。”岳灵珊偷偷的拉了一下余人彦的衣服,小声道:“你快帮帮我娘啊。”

余人彦点点头,笑着对她说:“别担心,一会你去挑战那个叫成不忧的,只要能够打败他,他们就算把天给说破了也没有用。你想想,他们剑宗的二代高手连气宗三代中最小的小师妹都打不过,还有脸说振兴华山派吗?”

岳灵珊听到此言。脸上出灿烂地笑容,道:“不错,看我不把他打个落花流水。嘻嘻,到时候看他们还怎么说。”

余人彦道:“不错。只要有实力,他们在这里说的话全是放屁。”

余人彦跟岳灵珊在一旁对着成不忧挤眉弄眼,还低声说笑。被成不忧瞧见,以为他们两个在嘲笑自己,心中更加愤怒,却碍于脸面不好跟小辈动手。

而这个时候封不平跟宁中则也谈崩了。就听封不平道:“既然岳夫人一定不肯下山,那么在下也只有动粗了。”

“呸。就凭你们也想做华山派的掌门吗?照我看,就你们这两下子的功夫别说对付我爹爹妈妈了,就是跟我这个华山派年纪最小地弟子比,恐怕也不是我的对手吧。”

岳灵珊在得到余人彦的暗示以后,立刻将压抑已久的怒火释放了出来。对着成不忧高声喝道。

成不忧见她说话语气如此的放肆,说道:“没有教养的小丫头。今天成某就让你瞧瞧什么才是真正地华山剑法。宁中则见成不忧竟然向岳灵珊挥剑,立刻长剑出鞘,一招苍松迎客将成不忧的长剑架住,道:“成师兄,你也是成名地高手了,如此跟一个小女孩过不去,不觉得脸上无光吗?”

成不忧道:“什么有光无光,老子在江湖上隐姓埋名这么多年,哪里还有什么脸面,今天我就替你管教管教女儿。”

“若是你管教不了呢?”

“你什么意思?”成不忧见余人彦在一旁冷冷的开口。心中有些忌惮。毕竟他的武功比丛不弃也强不了多少,所以打心里也不愿意招惹这个武功高强心狠手毒的少年。

余人彦笑道:“若是你连华山派这个最小的弟子都打不过。又怎么样?”余人彦虽是对着成不忧说地,不过眼睛却看向封不平,想要让他表态。

封不平道:“若是如此我们自然没有脸面在这里争什么华山掌门,从此以后永不踏入江湖一步。”

余人彦不屑道:“二十几年前,你们不也纺用不上华山吗?你们今天来干什么了?”

封不平道:“封某看不过华山派就此凋零,加上左盟主盛情难却,这次破例上山的。”

“你能为此事破例,谁知道过些时候,你会不会为别地事又破例了呢?”

封不平道:“你让封某如何保证?”余人彦心道:这封不平虽然剑法不错,但是野心不小,而且心狠手辣,留着也是个祸害,可是陆柏在此绝对不会让我杀了此人的,今天既然不能杀他,便要远远的支开他,防止他跟着嵩山派,尽量减少嵩山派的实力。

想到这里余人彦开口道:“在下听说吐鲁番的葡萄美酒乃是天下一绝,若是你们输了,以后就要麻烦你们每年给我们运上几趟葡萄酒了。”

“你说什么?你让我们去运酒?”封不平气急反笑道:“好,好,好。若是我们赢了又如何?”

余人彦笑了笑,看着封不平道:“你们若是赢了,我也没有权利替华山派答应什么,不过,刚才我杀了你们的师弟,只要你们能赢,我便给他偿命,你说如何?”

“丝。”

余人彦如此豪爽的说出这话来,让在场的几人不禁倒抽一口凉气,难道他对这小丫头就这么有信心?

就连宁中则都是一脸忧色的看着余人彦,几次想要开口劝他不要如此妄为。但事关自己华山派的危亡,话到嘴边便又咽了下去。心中只能祈祷在岳灵珊在思过崖上已经将破解华山剑法地招式记熟。

封不平想了想,觉得并无不妥,他对自己师弟地剑法还是十分看好的,当即大声应道:“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记住网址.三五中文网]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