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以父之名> 144论:力的相互作用(五)

144论:力的相互作用(五)

萧末盯着萧炎,用那种就像是见了鬼似的表情盯着他看了很久——他几乎都忘记了这会儿他的身后还有那么一个停不下来的粗.大东西在他的体内放肆地进出,直到萧炎伸出手,一把将他的脑袋拉下来狠狠地吻住他的唇——

这家伙刚刚把他的那个东西吞下去。

日!

光是想到这个就足够萧末以拼了老命的方式使劲儿试图推开小儿子的脸拒绝索吻,奈何对方精力过人,上了一天的班此时此刻依旧丝毫没有疲惫的模样反而力大如牛,萧末挣脱他不能,反而因为这晃动差点儿从木马上摔下来,好在身后萧衍及时伸手拉了他一把,不过这个意外也让萧炎抓紧了机会,用舌尖撬开男人的牙关直接乘虚而入……

“你自己的东西,不要尝尝什么味道么?”萧炎笑得像个流氓,一边啧啧地吮.吸着男人泛红的唇瓣一边含糊地说,“我都不嫌弃你嫌弃什么……”

萧末简直不知道怎么应对他的无耻——无奈现在刚刚发泄出来整个身体敏感得可怕,光是赤.裸着皮肤贴在质感有些粗糙的木马上就足够让他浑身发抖,那木马一直在抖动上下升降个不停,身后木马上的那根模拟按.摩.棒也从未停下过进出的力道和速度,此时此刻,男人的注意力压根不知道应该放在哪儿好……

身后,那粗.大的东西每一次都重重尽数捅.入之后又拉出半根——男人湿润并因为动情和摩擦变成了好看的石榴色的嫩.肉被拖拽出来,这样的好风景,此时此刻站在萧末身后扶着他的腰不让他摔落(同时也防止他挣脱)的萧家大少爷可谓是尽收眼底——

萧衍的目光变得越发的暗沉。

和那张英俊的脸完全不相吻合的下半身也变得越来越狰狞恐怖起来。

在看见站在前面的弟弟放开了气喘吁吁的男人之后,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伸脚狠狠踹了脚马下面的开关——那木马在摇晃了几次之后停了下来,趴在上面的萧末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忽然感觉到从身后伸出来一双有力的双手,紧接着,他整个人忽然腾空,就这样被人从后面从木马上抱了下来。

萧末落在了一个柔软的垫子上——很冰凉,并且很有弹性——萧末低下头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似乎落在了一张睡床上——这个包厢里真的应有尽有,他之前都不知道这里居然还有一张水床。

水冰凉滑腻的感觉隔着一层特殊材料,就仿佛是水贴着皮肤似的。

萧末打了个哆嗦,这时候站在他面前的萧炎将他抱起来了一些,和站在男人身后的哥哥交换了一个眼神——紧接着兄弟二人就像是商量好了似的默契十足,萧炎抱着男人不让他乱动,而萧衍则在他们身后抖开了一张毯子,细心地铺在了这个季节使用还显得有些凉的睡床上。

等萧家大少爷做好了一切准备,萧家二少爷这才将怀中的黑发男人慢慢地放回了床上——动作轻柔得萧末都愣了愣,要知道,他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受到过这暴脾气的儿子这么“礼貌”的对待了。

这会儿,萧末还异想天开地琢磨着是不是因为这是儿子们也意识到今晚把他折腾得太惨,心有愧疚……动了动唇,男人心下一动正准备趁热打铁教训他们一下顺便逼迫他们签几条不平等条约让他们以后收敛点儿,却在这个时候,男人感觉到身后大儿子似乎在靠近他……甚至还没等萧末来得及回头看这是要做什么,他却忽然感觉到眼前的光被一块黑布遮盖住。

萧末:“恩?”

萧衍:“老爸,脑袋不要乱动。”

“……”感觉到覆盖在眼睛上的布往上挪动调整了下,期间萧衍似乎还将小拇指伸出来似乎在调整布条的松紧度,萧末心中忽然有了一点儿不好的预感,“这是要干什么?”

男人话语一落,下巴就被掐住往正面方向扳动,黑暗之中他听见萧炎带着嗤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干什么——当然是‘干’你咯。”

“………………”

愣愣地坐在水床上,黑发男人片刻失语,他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大脑“嘎吱嘎吱”地艰难运作起来,然后这才恍恍惚惚地想到——今天晚上,激动了一整晚的似乎只有他一个人;被搞得生不如死腰酸背痛的似乎也只有他一个人;发泄出来并且连续发泄了两次出来的,似乎还是只有他一个人。

简单的来说,在他把持不住连续射了两次的情况下,双胞胎兄弟好像确确实实一次都没有……

想到这里,萧末的唇角猛地抽了抽。

不知道哪儿来的某种“亏大了”的思想立刻涌入脑海。

事实上,这会儿他真的已经累得连手指都抬不起来了——而且,最近几天双生子兄弟的需求量都很大,他本来就没有什么存货……今晚已经连续射了两次的情况下,他很不确定如果再被进入的话,他还能不能有正常的反应……

“老爸,做人要公平。”黑暗之中,萧衍幽幽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萧末感觉到大概是属于哥哥的手从后面伸了出来缓缓地、用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方式掰开了他的双腿……

“……你们不要太用力做。”萧末听见自己干巴巴的声音响起,“我可能真的射不出来了——不要太用——啊啊啊——”

在男人说话的时候,他感觉到萧衍的手猛地抽离了他的大腿,身后靠着的那个灼热结实的胸膛消失了,与此同时,一个更加火热的东西狠狠地捅.进了他身下那个今晚已经被完全开发,此时又湿又软的地方!

啪地一声巨响,萧末能感觉到,那个闯入的人似乎几乎要将自己老二下面的囊袋也一块儿塞进他身体里似的!

“射不出来,就射.尿好了。”

萧衍的声音听上去充满了平静,一点儿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尽管此时此刻他说的话简直打破了萧末“羞耻度”的新下限。

而与此同时,就好像是要迎合萧衍说的话似的,那插.入男人身体里的肉.刃在他身体之中快速地抽.动了几下——那是完全不同于任何按.摩.棒的感觉,皮肤贴着皮肤的温热,滑动时,对方那突突跳动的青筋摩挲着敏感的内.壁,萧末面红耳赤,却发现自己几乎不能控制地收缩着后面,仿佛是在主动地用自己下面的入.口.吮.吸着那突然闯入的东西……巨.大的尺寸将萧末的里面完全撑了开来,男人眼前一片黑发,此时这样却意外让他其他的感官变得异常敏感了起来……

分不清是哪个儿子的粗重喘息声在男人耳边响起。

水床被这剧烈的撞击弄得波涛汹涌,咕噜咕噜的水声之中,萧末还能听见自己的下面含着肉.棒时发出的“噗嗤噗嗤”的微妙水响,而会儿的功夫,男人只觉得好像是什么人,将他扔进了一个装满了热水和冰水的大水缸里,他一会儿冷一会儿热,那感觉几乎让他崩溃……

就在这时,萧末忽然感觉到有一只手从他覆盖在眼睛上的布条上轻轻滑过——

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的动作让男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与此同时他听见萧衍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老爸,来玩个游戏——猜猜现在在干你的人是谁?”

萧末开口想说玩个蛋游戏,谁知道刚开口只说出了一个“我”字剩下的就被大力撞击成了破碎的“嗯嗯啊啊”不成调子的呻.吟,男人索性咬紧了牙关不肯说话,谁知道这时候,在他身体里的那东西却忽然停止了抽.动,然后猛地一下抽了出去——

那动作很大,萧末几乎能感觉到,自己后面的嫩肉可能也跟着被拖拽出去了一点儿。

“不猜?”萧炎的声音响起——听上去也相当平静,完全不像是做了剧烈运动的样子,他笑着,伸出汗津津的手摸了下男人的脸,“不猜今晚真的干到你射.尿噢——是不是很想表演尿失禁给我们看?”

“……别开玩笑。”萧末试图呵斥——但是,这会儿双腿大打开,浑身上下泛红得像是从滚水里刚捞出来的虾子,还有下面还仿佛在欲求不满地一张一合的小口让他看上去毫无威胁力。

“哦对了,猜错了的话,也要有惩罚才行。”萧衍符合他弟弟的话。

萧末的唇角猛地抽了抽,想要伸手将脸上的眼罩扯下来——却在他来得及动作之前,整个人被重新掀翻在了水床之上,男人在那上面弹了弹,立刻感觉到自己的双手被死死地压在头顶,与此同时,一只大手分开了他的腿,紧跟着,一根湿热、坚硬的肉.棒再次毫无预兆地狠狠撞了进来!

“啊!”

男人发出一声不堪负荷的惊呼,然而这并没有让他身体里在撞击的东西稍稍迟缓下来,它横冲直撞,疯狂地搅弄着男人身体的内部,就好像是要活生生地将它绞坏似的……一次次猛烈的进攻让萧末的脚趾头都跟着卷缩了起来,他使劲儿想往后缩逃避掉这样的撞击,但是水厂太滑,他几乎是没挪开多少立刻就滑了回去,一来一去,反倒是像是他在主动地迎合……

“现在猜猜,在干着你的是谁?”

萧炎带着笑的声音在萧末耳边响起——那声音听上去不带任何粗重的喘息,这反而让萧末陷入了犹豫……因为,这么大的力气,下手又狠,最开始他理所当然就觉得这会儿压着他使劲折腾的是小儿子,但是……

如果是萧炎,他声音怎么可能一点运动时候应该有的喘息都听不见?

所以理所当然的,萧末直接将大儿子的名字脱口而出——话语一落,只听见“啪”地一声巨响,那肉.棒以前所未有的深度深深地撞入——

“啊啊啊啊啊!”

沉甸甸的囊袋拍打在男人被迫翘起的臀部肌肉上,萧炎看着身下被他这一下进入弄得失声呼叫的男人,嘲笑道:“老头,你太过分了,一边被我干得下面又抬起头来,一边还在嘴巴里叫着哥哥的名字……”

萧炎一边说着,那声音之中终于毫不掩饰地透露着满足的愉快,萧末的额角青筋跳了跳,一边被儿子跟他耍心眼自己还偏偏上当受骗这件事气得半死,一边下面却被一次次的撞击弄得来不及出声骂他,仿佛是报复似的,男人不自觉地收紧了下面,企图狠狠地用下面夹住对方让这个得意洋洋的家伙丢脸射出来……

而这时候,对方似乎发现了他的企图,毫不犹豫地就将自己的东西抽出去——当他完全抽离之后,又是另外一份拥有着同样温度和硬度的东西也同时紧跟着捅.了进来——

“这次呢?”

现在换萧衍问。

萧末咬着后槽牙——刚才萧炎为了骗他已经在声音上耍了次诈,这兄弟二人鬼主意多得很,很难说这会儿是不是为了骗他,故意全部抽出去然后再假装是自己的哥哥又重新进来……噗嗤噗嗤的拍击声伴随着那肉.棒的不断进出在两人结.合处响起,此时此刻,萧末臀部已经泥泞一片,将剩下的毯子都弄湿了一大片……

萧末感觉到压制在自己身上的手放了开来,他犹豫了几秒,然后叫了萧炎的名字。

话语刚落,鼻子上仿佛是受到惩罚一般就被人轻轻地咬了一口。

“萧末,是我。”

萧衍轻笑着附在男人的耳边吹了口热气,与此同时,在身边萧炎放声愉快的大笑声中,他重重将自己推入男人身体内部,大力的抽.插让萧末的身体跟随着他的动作在水床上弹起又落下,那已经发泄了两次的器官,也因为身体内那个点被不断的撞击重新可怜兮兮地扬起了头……

而此时此刻。

“不要弄了,呜——”萧末断断续续地企图阻止,“真的……射不出来了啊……”

“我说了,射不出来,就射.尿啊。”

萧衍的嗓音之中带着他习惯的那种诱哄声响,男人听着身体微微一颤,仿佛是受了什么蛊惑似的,一股强烈的尿意真的就这样涌了上来……但是他当然不会允许自己这样在儿子面前丢脸,现在要是真的被操到尿出来,他搞不好会被萧炎用这个梗嘲笑一辈子……

粘稠的透明液体不断地从男人和年轻人交合处滴落,坐在旁边的萧炎目光暗沉伸出手摸了一把,在感觉到男人的内部努力吞咽着自己哥哥的东西时,他几乎是忍不住地,在那里多磨蹭了几下——

萧末几乎被这兄弟俩里应外合折腾得快要发疯。

“不想在这里尿出来也可以,”萧炎声音里带着笑意,“说声好听的就放过你。”

“……”

什么叫好听的,萧末不知道——【儿子,看着你那英俊的脸庞,真希望你现在就精尽人亡啊】这样的,算不算?

就在男人额角青筋突突跳动,犹豫不决要不要将这句“好听的话”说出口时,忽然,他感觉到……大概是萧衍,伸出两根手指掐住了他的下巴,将他的脸扳正过来——紧跟着一个亲吻落在他唇边:“叫老公。”

萧末:“……”

萧炎:“哦,这个好——萧衍难得你也这么有创意!”

“萧末,有没有感觉到很舒服?”萧衍轻笑了一声,将此时此刻几乎化作一滩春水似的男人从睡床上捞起来抱在怀中——这个动作让他在男人体内的东西更加深入了些,“舒服的话,就叫声‘老公’来听听……”

萧衍说话的同时,萧末也感觉到小儿子的胸膛也贴着他的背靠了上来——被这样直接夹在两具火热的胸膛之间,男人只觉得自己仿佛整个身体都快燃烧了起来……身体被撞击得一下下地跑起落下,萧炎的吻细细碎碎如同雨点一般落在他的后颈脖上……

萧炎的东西在他的股缝处来回磨蹭,身体里深深地扎入的是萧衍的老二,而伴随着两兄弟的动作,萧末自己下面那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重新高高翘起的东西也正不知羞耻地小心翼翼地摩挲着大儿子平坦的小腹……

儿子们的声音仿佛是催眠一般在萧末耳边呢喃……

伴随着包厢里令人面红耳赤的水声,伴随着三人越来越快的动作以及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噗噗的声响之中,萧末闷哼一声只觉得萧衍一个重重地撞入后,将灼热的热体尽数发泄在他的身体内部,与此同时,他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股缝上,洒上了一片粘稠灼热的东西……

儿子粗糙而温暖的手抓住了萧末那小心翼翼地在那磨蹭的器官。

男人身体猛地僵硬了下。

湿热的吻不断地落在他的脸上,脖子上,以及后颈脖处……

“——萧末,叫声好听的来听听。”

“——老头,快叫,不然干.你到天亮。”

男人深深地吸了口气,而后,用几乎不可闻的音量,嗓音沙哑地叫了一声。

“——没听见。”

“——再来一次。”

“……………………”

“——萧末。”

“——老爸。”

“老……妈的,都给老子闭嘴啊!!!”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