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女知青下乡> 第158章第一百五十八章 互敬互爱

第158章第一百五十八章 互敬互爱

第一百五十八章互敬互爱

“丽雅姐,衣柜我也拉过来了,剩下还有些东西,等我下午去搬,这是‘门’上贴的。。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ШЩЩ.⑦⑨XS.сОМ。”

陈致远将一张盖着公章的通知递给童丽雅,那是催促她赶紧腾房子的,上面写了,最后期限是明天,若是不搬家,就把她的东西全扔出来。

“还真是着急。”

童丽雅拿着那张通知书,悲愤‘交’加,房子是公家的,她爸爸做了牢是人民的罪人,她当然没有资格住在那里,现在她真成了无家可归之人。

“没事,今天就能搬完,你不用担心,就剩下一些小东西,还有绊子,煤什么的,有两趟就可以搬利索的。”

陈致远见她难过,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她?若是因为家没了,他和茉莉已经给她一个新家,她不用难过。

若是因为大哥,这个他真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说罢转身出屋,留下一脸伤感的童丽雅,她望着窗外,眼神空‘洞’而悲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把瓜子都煮好了,累不累,等我回来干就好,昨晚你没休息好,去睡会儿。”

看到茉莉干了这么多活,陈致远心疼的拉着她柔软滑腻的小手,舍不得她干一点活。

“嗯,这就去睡了,你走的时候把‘门’锁上,我怕睡着了听不到你敲‘门’。”

丁茉莉笑着点点头,男人心疼自己,那是最幸福的事情,她不会不领情,也不会装坚强,该撒娇的时候,她也会哦~。

“嗯。”

陈致远走后,丁茉莉就回房睡觉,也是困极了,被致远来回折腾了好几次,没休息好,又碰上童丽雅的事情,在医院里坐了半宿,所以头挨着枕头就睡着了,连梦都没做一个,睡的那个香甜。

连陈致远什么时候回来,天什么时候黑的都不知道。

等听到厨房里翻炒瓜子的声音传来,她才从沉睡中醒来,睁开眼伸了一个懒腰,晃晃头,让自己清醒一下。

“致远,你回来多久了?”

看着陈致远已经抄好两簸箕瓜子,丁茉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她这一觉睡的也太死了,家被人偷走了都不知道。

“回来好久了,我看到我媳‘妇’睡的直流口水。”

陈致远促狭的对她笑了笑,‘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他进屋看到茉莉甜睡的样子,就没舍得叫她,小丫头,睡着了嘴角还挂着笑,也不知道做了什么美梦?

“哈,你笑话我,哪里有口水?”

丁茉莉笑着过去,用小粉拳为致远捶背,昨晚他可是一夜未眠,自己反倒趴在他‘腿’上睡了半宿,要说困,他才是最困的。

“没有,我媳‘妇’这么美,哪能流口水呢?”

陈致远被她锤的很舒服,僵硬酸疼的后背,舒服多了,若不是心疼她,怕累坏媳‘妇’,他还真想再享受一会儿,国家元首级的待遇。

“算你会说话,我去准备晚饭,今晚吃好的。”

丁茉莉听了笑了,收起拳头哼着歌,把酸菜都切成细细的丝,淘好大米先下到大锅中,这个时候没有电饭锅,只能捞饭,然后放在菜上面蒸熟。

“致远,你去躺一会儿,等饭好了我叫你。”

见陈致远还在那里不停的忙活着,还想过来帮她做饭,丁茉莉心疼的把他推回屋,‘逼’着他上炕休息。

陈致远无奈只得听话,也是真累了,躺下就打起了呼噜,丁茉莉心疼的看着他,累成这样还逞强,真把自己当成铁打的。

轻轻关好‘门’,她尽量不发出声音,直到大骨头炖酸菜出了锅,她才到屋里喊他。

“致远,吃饭吧!吃完了早点睡。”

她的声音很轻,像是怕吓到他,更像是舍不得叫醒他。

“嗯。”

下一刻,她的‘唇’就被温热堵住,一个淬不及防的深‘吻’就这么来临,她娇哼一声,随后就陶醉在他温柔绵长的热‘吻’中。

“你真坏,起来吃饭吧!”

丁茉莉被陈致远亲的浑身发软,脸上热乎乎的,如同酒醉一般,轻轻打了他肩头一巴掌,娇嗔的骂了一句。

“呵呵,茉莉,吃你就饱了。”

陈致远声音低沉如同大提琴的演奏,带着一丝刚睡醒的慵懒。

“快点起来吧!我做了好吃的。”

丁茉莉心软似水,男人都有孩子脾气,她母‘性’大发,柔声哄他起‘床’。

“嗯。”

不再胡闹,陈致远快速坐起来,穿好棉袄和茉莉一起走出东屋。

刚出来就闻到扑鼻的饭菜香味,他用力吸吸鼻子,怎么闻着是‘肉’味?

“好香啊!茉莉,你做了什么?”

“不告诉你,去饭桌坐好,媳‘妇’伺候你。”

丁茉莉笑盈盈的推着致远坐到凳子上,然后就像是变戏法般,打开盖在盆子上的盖子,一盆香喷喷的大骨头熬酸菜,呈现在致远面前。

“嚯,这么多,能吃了吗?”

陈致远看后笑了,闻着都香,吃起来一定更好吃。

“你给王建国家送一大碗过去,人家给咱们拿的酸菜和土豆,也不好白要人家的东西。”

丁茉莉指着旁边的一个大海碗,里面有两块‘肉’最多的骨头,外加酸菜和土豆,足够她们娘俩吃的。

“行,我这就送去,茉莉还是你想的周到。”

陈致远点点头,觉得礼尚往来应该,站起身回屋取了帽子,端着大碗就往外走,他走后,丁茉莉来到西屋招呼童丽雅。

“丽雅姐,起来吃饭吧!”

拉亮电灯,看到童丽雅已经醒了,笑着过去招呼她起来。

“茉莉,这一天三顿让你伺候,我怎么好意思。”

童丽雅其实很不舒服,肚子隐隐作痛,她很害怕,但是已经麻烦茉莉她们很多了,她不好意思再惊扰她们,只能自己躺在炕上担忧。

“说什么呢?你不来我和致远也吃饭,你来不过就是多个人多双筷子,没什么的。”

丁茉莉见她脸‘色’不太好,按理说睡了一下午了,面‘色’多少应该有些红润才对,可她怎么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丽雅姐,你是不是不舒服?”

丁茉莉关心的问她,童丽雅摇摇头,咬牙忍着不舒服的感觉,轻描淡写的回了句。

“没事,就是肚子有点疼。”

“呀!那你别下地了,我把炕桌搬来,你就在炕上吃吧!等会儿我找医生给你看看。”

丁茉莉一听紧张了,这孕‘妇’肚子痛可不是好现象,若是孩子没了,丽雅姐一定会很难过,关心的扶住她,不让她随便‘乱’动。

“不用啊!这也不老不小的,怎么能在炕上吃?”

童丽雅是个好强的主,只要能动,就不愿意被人伺候着。

“丽雅姐,现在可不是逞强的时候,肚子疼不是好现象,一会儿致远回来了,我们去给你找个医生。”

丁茉莉没有由着她的‘性’子,直接把炕桌拿来,又端来饭菜,特意给丽雅姐找的好啃的骨头。

童丽雅看着眼前的饭菜,那可是白米饭,一般人家谁吃的起,都是有工资的人,才舍得吃细粮,还有这酸菜大骨头,这香味扑鼻而来,把她肚子里的馋虫都勾出来了。

“真香啊,茉莉不要单独给我做吃的,窝窝头,大饼子我也一样吃的香。”

童丽雅望着饭菜吞咽着口水,可却没有拿起筷子,而是看着茉莉严肃的说着。

“丽雅姐,咱们吃的是一样的,放心,我不会单独给你做小灶的,咱家生活没有那么艰难,还能顿顿吃窝头?”

丁茉莉笑着打开‘门’,指着桌子上的饭菜让童丽雅看,能过好日子,也用不着忆苦思甜,非得让自己吃窝窝头和咸菜。

“茉莉,你和致远是做什么的?怎么有钱在城里买房子,还能吃大米饭?”

童丽雅没有急着吃东西,而是关心的看着丁茉莉,她害怕他们为了赚钱,会不择手段,不遵纪守法,犯了事,她们这辈子就毁了。

“我和致远卖瓜子,做生意啊!放心吧!咱们做的是正经生意,你看看那大盆子里装的瓜子。”

丁茉莉见童丽雅怀疑,也知道她是真心关心她和致远,就指着厨房地上的大盆子让她看。

“卖瓜子能赚这么多钱?我爸爸有工资的时候才三十几元,那还是干部的工资,不吃不喝两年才能买房子,一直住着公房的。”

童丽雅依然没有解除怀疑,现在她把茉莉和致远当亲人,害怕她们有事情。

“放心吧!一会儿致远做好瓜子,我拿来给你尝尝,很好吃的,你先吃饭,什么都别想。”

丁茉莉也没有跟她细解释,以后她就知道了,等她从童丽雅房间出来时,陈致远也拿着空碗回来,外面好像下雪了,他的棉袄上,帽子上都是雪‘花’。

“下雪了?那明天你回妈家,路会很滑的。”

丁茉莉走过去帮丈夫扫去身上的雪‘花’,关心的对他说着。

“明天小年,你不跟我回去吗?”

陈致远听了有些纳闷,他和茉莉刚结婚,没有娘家,三天就回婆家,况且还是过小年,理应一家人团聚一次。

“我走了,丽雅姐怎么办?快点吃饭,吃完饭去找个医生给她看看,她说肚子有点疼。”

丁茉莉给陈致远盛了满满一大碗饭,自己则盛了一小碗,坐下后她边吃饭边和致远商量。

“是吗?那可不能大意,明天我自己回去就算了,也不是过大年,吃完饭咱们就去找医生。”

陈致远听了也很着急,现在他已经可以确定童丽雅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大哥的,那也就是老陈家的骨血,他能不着急吗?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