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番外二

新婚第二天,夭夭醒得很早,。

夭夭早就知道,他喜欢趴着睡,胳膊搭在自己身上,脸埋进枕头里,看着可爱得很。

她坐着欣赏了一会儿美男沉睡图,起床去浴室洗澡,出来的时候发现睡着的人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直勾勾看着自己。

这样的眼神,是林净。

夭夭没说话,她并不像裴述以为的那样对林净有多喜欢,事实上她现在连喜不喜欢裴述都还没搞明白。她好像即不了解别人,也不了解自己。

她叫了一声“哥哥”,准备看他的反应。

林净目光有些沉,在她滴着水的胸口处看了几秒钟,移开视线问:“爸妈知道我还在吗?”

夭夭摇头:“裴述告诉他们他已经全好了。”

而这个“功劳”裴述按到了夭夭身上,所以裴家父母才会对夭夭那么感激。

林净点头,走到夭夭身边,“我先洗个澡。”

他在浴室里洗澡,夭夭坐在梳妆台上整理自己,她刚换好衣服,林净就出来了。

他不用挑衣服,随便找了一身换上,“你就当我是他,不要让别人看出来。”

夭夭:“好。”

不得不说,林净扮演裴述说服力一点都不强,他那个眼神基本上看谁谁腿软,连见到裴家父母都是这德行。

吃完早饭,裴母还拉着夭夭小声问是不是昨天晚上她和裴述闹矛盾了。

夭夭:“……”

她能怎么说?只能回答:“是啊,有些不习惯。”

裴母赶紧替儿子向夭夭道歉,说他情况特殊,让夭夭多担待一些,回头她说说裴述。

夭夭只好傻笑。好不容易从裴母那里脱身,就见林净被叫了进去。半个小时之后,某人一脸郁闷的走出来,就看到在旁边捂着嘴偷笑的夭夭。

“很好笑?”他问。

夭夭点头,忍着笑道:“明天是我们结婚第三天,按规矩要回门看我爸妈,你收敛一点把,别吓到他们。”

林净:“……”

他已经很收敛了。这和在裴述的意识中日天日地完全不同,他走出来站在阳光下就意味着有无数人看着他,同时要顾虑无数人的想法,简直麻烦。

“你在想什么?”夭夭问。

“我在想,可不可以和他商量一下,身体白天归他,晚上归我。”

夭夭:“……”

想得真美啊,让裴述白天当苦力,晚上他享受福利,裴述要能同意才是活见鬼了。

整个白天,林净都表现得十分平静,平静的就像是两人是结婚几十年的老夫老妻,激情褪去只留下脉脉温情。

到了晚上,夭夭就知道,她这个猜测简直就是个笑话。

连新婚之夜裴述都没有这么疯狂的折腾她!

具体如何她懒得多赘言,但她一定要向裴述告状,找个不许林净再出来的理由,这么多来几次她估计命都没了。

幸好他还记得第二天要回门儿,没有“太过分”。

第二天,在夭夭的不断提醒下,林净总算没有太出格,勉强维持住了裴述的温和的表象,算是把对裴述不是很了解的父母忽悠了过去。

至于夭夭是怎么提醒的,咳咳,不说也罢。总之刚出家门,林净就忍不住在车里按着她又来了一回。

为此夭夭满心惆怅,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哟。

回门之后,裴述也回来了,他脸色不太好,在和自己吃醋,夭夭也懒得哄他,造成这样的结果怪谁?她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裴述的醋一直吃到坐上飞机来到那个挂满她照片的海边别墅,这是他安排的蜜月旅行的第一站。

在夭夭巨大的肖像前,他抱着她吻个不停,喃喃说着控诉的言语。

他吻得热切,夭夭的心却一寸寸凉了下来。

她有一个不好的预感,而这个预感甚至不能称之为预感,用“推测”来形容要更准确——林净的存在真的是个巨大的隐患,而这个隐患早晚有一天会彻底爆发。

裴述忍耐不了的。

嫉妒使人丑陋,欲|望让人疯狂,当这两者结合到一起的时候,能抵挡住的人太少了。

裴述刚开始还经常表现出对林净的嫉妒,在夭夭面前想着法子争宠,但是慢慢的,夭夭再也没有见到过他对此有任何表现,只是偶尔见他独自一人时深沉的脸色越发心惊。

暴风雨前的宁静往往是最可怕的,这段时间夭夭的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状态,小心的观察着两个人格的情绪变化,想要尽量化解这种可怕的紧张,即使她知道并没有什么用。

直到她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两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她终于找到了求助的对象。

之前她刚度完蜜月回来,再一次见到了路漫漫,她出差回来,说是给自己和裴述带了礼物。夭夭本来还好奇,结果她随手扔过来两块石头,也没解释就又急匆匆走了。

石头黑黢黢、沉甸甸的,夭夭盯着它们一直看到裴述下班,给他说了之后,裴述拿着看了一会儿说可能是翡翠原石,让夭夭自己处理。

夭夭:“……”

她怎么处理?她根本不懂翡翠!

后来她就把这两块石头扔到了首饰盒最下层,直到今天才又翻了出来。

夭夭给路漫漫打了电话,寒暄之后问她能不能请她吃饭,感谢她之前带给自己的礼物。

路漫漫在那端笑了起来,像是猜透了她的真实意图,说她最近在忙一个大案子,让夭夭去找傅宁,并且告诉了她傅宁的地址。

夭夭带着那两块石头找到路漫漫给的地址,发现这里是个没听说过的什么研究所,她根本进不去。正发愁要不要再给路漫漫联系一下的时候,有一个穿白大褂的男孩过来,问她是不是陈夭夭,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打开了门禁。

夭夭跟着男孩往里走,哪怕是在游戏中,她也没见识过这种地方。这里应该是个生物化学类的研究所,高科技的感觉十分浓郁,有些地方的设计夭夭甚至觉得有些像她在游戏中看到的样子。

男孩一直带着他走到研究所深处,虹膜、指纹,再加上DNA验证之后,最后一道大门才算缓缓打开。

夭夭听到他对着门口的对讲机说:“老板,陈夭夭小姐带来了。接着,对讲机里响起她曾听过的,男人低沉清澈的嗓音。

“老板”一般是研究生对导师的称呼,夭夭忍不住感叹,想不到小姨夫这么年轻就能带研究生了,甚至有可能是博士生。

这时夭夭还不知道傅宁两个字到底意味着什么。

门开了,夭夭自己进去,看到傅宁正调试仪器。

“东西带来了?”傅宁问。

夭夭连忙把那两块石头拿了出来,“小姨夫,小姨说让我来找你。”

听到“小姨”,傅宁眼里流露出几丝笑意,眼神暖了一些,他接过研究了一会儿,道:“这是前段时间漫漫去缅甸带回来的,原来是送给你的。”

夭夭没回答,她知道他并不需要自己的回答。

夭夭知道这是原石的时候查过资料,知道翡翠犹豫密度过高很难用仪高科技手段鉴别,因此当傅宁把两块石头放到仪器中的时候,她甚至有些奇怪。

“透明度很高,应该是人们常说的玻璃种,含有不规则分布的铬离子,颜色应该为绿色。”傅宁把扫描出的图片指给她看,问,“要切开吗?”

夭夭点头。

傅宁虽然没切过石头,但别的东西切过不少,经验十分丰富,一会儿就把两颗飘着绿花的通透如玻璃般的翡翠切了出来,一个只有乒乓球大小,另一个稍大,也只有鸡蛋模样。

这两样东西几乎称得上极品了,那块小的市价也在百万以上,但夭夭连一眼都没有多看。

傅宁看了她一眼,道:“小述是漫漫第一次执行大案时救下来,对她有特殊的意义,小述很多东西都是我和漫漫教的,对我们来讲,他就像是孩子一样。有什么问题你尽管说。”

夭夭这才明白,为什么路漫漫给了她一个没开的原石,她给的不是原石,而是让自己再来找他们的理由。

“林净……不,裴述体内还有一个副人格,他们本来是准备和平共处的,但是……”夭夭看着傅宁那双眼,将一切和盘托出。

傅宁听着,慢慢蹙眉,等夭夭讲完,他问:“很显然,他们只能留一个,你到底想要谁留下?”

夭夭低着头想了很久,终于下定了决心,如果真的只能留下一个的话,“我想要裴述留下。”

“想好了?”

“想好了!”

“不会后悔?”

“不会。”

“很好,把你的想法告诉小述,别的不用管。”

“但是……”夭夭急道,“但是怎么才能保证裴述一定会赢?”让裴述留下是她早就想好的,她就是怕出意外才来找路漫漫,想问问她有没有办法的。

傅宁站起来,“你首先要学会的,是信任他能做到,其次是相信你自己值得他做到。如果裴述连自己都战胜不了,他就不配当我的学生。”

夭夭一直在想傅宁的话,那个男人眼光犀利得让人无所遁形,只见过两面,他就看破了她所有的伪装。

即使夭夭再不情愿,她也得承认傅宁说的是对的,她不敢相信别人,也不敢相信自己。或许和裴述相比,更该看心理医生的是自己才对。

如果照傅宁的说法,裴述完全都能力解决林净的话,那只能说明林净这个隐患是因为她才留下的。

游戏公司董事长办公室。

已经的工作已经处理完毕,但裴述并没有回家,他靠在椅子上闭着眼,奋力压制另一个躁动的人格。

曾经的协议早已在两人共同的默契下被撕毁,裴述不愿意再给林净一周两天的自由,林净也不再仅仅满足于一周区区两天的自由。

这段时间两人一直在夭夭看不到的地方默默拔河,双方互有输赢。

好不容易林净暂时安静了下去,裴述松了口气,去浴室冲掉满身汗水,换上衣服回家。

他刚推开门就见夭夭走了过来,接过他手里的电脑,问自己:“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有工作没处理完。”裴述换了鞋,从身后抱住她,轻吻她后颈的细腻的皮肤。

“以前你没有这么忙啊。”夭夭把电脑放下,回头勾着他的脖子道,“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裴述笑:“没有,我的一切你都清楚。”

夭夭眼神晃了两下,突然道:“老公……”

“宝宝今天嘴怎么这么甜?我尝尝是不是抹了蜜……”说着他就要吻她,被夭夭躲开了。

她敛了笑,认真道:“我爱你。或许也爱其他的人格,但我知道,那都是你。”

裴述愣了一下,直勾勾的看着她。

夭夭毫不闪避的和他对视,让他看清自己眼中的真挚。

没错,她想明白了,她确实爱上他了。

不过……他这是什么反应,难道不应该欣喜若狂吗?

夭夭脸上渐渐带着了恼怒。

突然,她被他紧紧抱在了坏里,勒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裴述打横把她抱起来,夭夭在他怀里挣扎,他故意转了个圈,把她吓得立刻老实了。

他笑,笑声爽朗。

夭夭抱紧他,这么久了,她从来没有听过他这样笑过。

第二天一大早,夭夭就听到他说要出差,时间不定,但不会太久,最多三天,让夭夭无聊了去父母家住。

夭夭什么都没问,只说等他回来。

裴述只在外面呆了一天,第二天凌晨三点钟夭夭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身边有人躺下。

“忙完了吗?”她含糊着问。

“嗯,完了。”

“还出去吗?”

“不出去了。睡吧。”

“好。”

夭夭翻个身又很快又睡着了。

窗帘摇曳,蟋蟀低唱,而夜晚,还很长很长。

《完》

作者有话要说:我新文要写赌石,要爽爽爽,坚决不再写这种致郁系╭(╯^╰)╮

名字已经定了,叫《赌石界网红》

下周一开文,这几天让我查查资料,宝贝儿们多多收藏啊!爱你们!木啊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