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只因太过深爱> 76 漪澜组合

76 漪澜组合

井岚想好了,什么情啊爱啊都是虚的,抓到手里的钱才是真的。

这沉甸甸的一沓钱是她东拼西凑借来给爸做手术的,渡过最难熬的一天,手术成功了,她也得回永兴市上班了,纵然有千般不舍,她也得走。

***

吴梓又来找她了,不知什么时候,他变得极瘦,原来的腹肌变成小肚子,现在又缩了回去,干巴巴的贴着骨头,和双颊上的凹陷一样。

眼前的人已变得陌生,不再是她从前喜欢的人了。

结果两人自然又是大吵一架。

他骂她背信弃义,过会儿又低声道歉,颠三倒四的重复让她回家。

回家?

她的家,不在他那里。

不欢而散后,井岚身心俱疲。

***

周末俞菲打来电话,说是去唱歌,她本是不想去,可一听她说连奕笙那小子设计耍弄俞菲,她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表示必须要去。

结果到了地方,又是狭路相逢遇到吴梓,真的很疲惫,她已经不想再和他吵闹,可他不依不饶,发了疯似的要拉她走。

这时来了一个人,个子比她高点,身材也不是很健壮,但他没有一点犹豫和迟疑,站在她的面前对吴梓说:“松开她。”

是连奕笙,这一刻,他的身形突然升高,像是一棵挺直的松,将她护在身后。

她很意外,更是惊讶,自己和他没有多熟,何况每次见面都是针锋相对,遇到这种事现在是个明白人都躲得远远的,可他竟然站出来保护她。

她不想拖累人,开口让他走。

他气急了,转头说:“我不能让他把你带走,你出事了怎么办!”

你出事了怎么办!

几个字叮叮当当的敲在她得心头,像是洒落在地上的棋子,玉碎般清响,让她严紧闭合的心口也被砸开了一条缝隙。

缝隙中鲜红的心脏一下一下的跳跃,急促有力,仓皇猝然。

连她自己都控制不了。

事情闹大了,引来了俞菲和江时戈,俞菲上前为她出头,让她领悟到,自己再不得心软拖延,逼得吴梓离开后,她和一行人送连奕笙去医院。

在照料他的那段日子,两人渐渐了解,她发觉连奕笙并不是那么讨厌,说起来,他是一个至情至性的人,喜欢什么便说什么,不遮掩不逃避。

所以,他才会直接对她说喜欢她,即使被拒绝了,他也不曾气馁放弃。

***

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小郑聪明反被聪明误被开除了,她升职成小组长。

俞菲和江时戈出了车祸,两人没事,但江时戈精神出了问题。

她劝俞菲:“菲菲,他现在都这样了,你还图他什么啊,说真的,咱耗不起。”

“不是耗日子,我和他在一起,是过日子。”说这话时,俞菲的脸上带着浅浅笑意,双眼眉梢尽是温柔,她认识俞菲很多年,从没见过她有这种表情。

她明白了,也就不再劝了。

有时候外人看俩人在一起是遭罪,可个中滋味,只有当事人知道。

既然菲菲高兴,那她就不用再为她担心。

***

没两天,俞菲打电话给井岚说,她家遇到偷儿了,井岚也是自己一个人住,就提醒她小心点。

显然这事不止她一个人知道,当天下班,她身后多了个尾巴,还是个不太谨慎的小尾巴。

她转过头对着拐角处说:“你跟着我干嘛?”

没几秒,出来个人,雪白的肤,眉眼黑亮,背脊挺自,眼神却四下游移,含着心虚。

连奕笙说:“我想送你回家。”

她挑高了眉,走到他面前,“那怎么偷偷摸摸的跟在我后面,直接说不就好了。”

他别过头低声嘟囔:“说了你也不会答应。”

没错,他如果说送她回家,她肯定不会答应。对于他的追求,她一直是拒绝的。

“回去吧,”她的声调很柔,连她自己都没发觉,“连奕笙,你值得更好的女人。”

他抬头,目光对着他,沉默两秒笑了:“你说得对。”

她不肯承认心脏的微缩,弯唇弯眉,坦然轻笑:“那你走吧。”

他说:“去哪儿?”

“去找更好的女人啊。”

“不用了,”他笑的狡狯,带着不怀好意,“我已经找到了。”

她愣了下,看到他直接的眼神,脸上不知不觉发热,抿着唇转身离开。

第二天他再来送她的时候,她也没理他,她相信,时间长了,人早晚都会倦的,她不也是这样么。

***

这天天气阴沉,雾蒙蒙一片,从早上空气就积攒着浓浓湿气,下班回家,她的身后没有连奕笙。

看,认证了她的想法吧,时间久了,都会放弃的。

她本应该长舒一口气的,可那口气压在心头上,沉甸甸的重量,尤似那次为父亲借钱的分量,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就压在那里,怎么也抹不去。

直到走到路口,她看到那里站着个人,鸭舌帽,连帽衫,插着兜左顾右盼,正在等人。

他在等她。

嘴角浮起一丝笑意,她赶紧又压了下去,步子加快,她站到他面前,“你怎么在这儿?”

连奕笙看到她松口气,“你说我来这儿能干嘛。”

她垂下眼帘,说:“我怎么知道。”

她语气发软,让他明白了些什么,笑了下,去捉她的手,碰触到后她忽然跳开,慌张的躲着他自往家里走。

在踌躇几秒后,他跟了上来。

天公不作美,积攒了一天的湿气,飘起了微雨,稀稀拉拉的砸在头上脸上,又凉又舒服。

可她又觉得焦灼不堪。

临到楼门前,她回首看去,连奕笙站在几步之外,不远不近的跟在她身后。

她以为他会走的。

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却是走上前来,抬头望了一眼天,说:“下雨了呢。”

她不知所措,嗯了一声。

他拉开连帽衫的拉链,从怀里掏出一只小白猫,捧在手心,挨着他的下巴,“收留一下我们吧。”

小白猫是真小,巴掌大的身子,湛蓝的眼睛,蜷缩在连奕笙的掌心里,奶声奶气的喵了一声,叫的她心都化了,她认为,是那声猫叫,让她心底渐柔。

他从哪里弄来这么只小奶猫啊。

似乎每一次,他都会让自已意外。

可似乎犹不甘心,她说:“如果我说不呢。”

他有点苦恼,可怜兮兮的说:“那我和小白就只能流浪街头了……”

“什么小白,起名字真是没有技术含量。”她伸手接过他手里的小白猫,猫儿很温顺,柔柔的缩在她的怀里,过会儿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手指。

看来,她是只打算留着这只猫了。

他垂下头,想离开,可下一秒一只微凉清润的手探进他的掌心里,五指抓住他的手,带着他往前走。

他有点惊讶她的转变,感觉到他的僵硬,井岚停下脚步,转头看他:“你以后会一直送我回家吗?”

“会。”

“不会变?”

“不会变。”

她笑了,“好,信你一次。”再信一次好了,就算以后他不再坚持也没关系,起码这一刻,她愿意信他。

***

井岚和连奕笙在一起了,非常高调并时髦的在朋友圈公布了恋情。

恋爱后倒是和别的情侣没什么两样,连奕笙很爱带井岚看电影,可几乎一个月也没什么好片子,井岚兴致缺缺,连奕笙难免抱怨。

她问,“那以前你不是自己去吗?”

连奕笙说:“有时候自己,也有和小江和清让一起的。”

井岚说:“这俩人不是挺忙的么,每次都陪你去?”

“也不是,清让是真忙,小江回国休假还好,但大部分还是不跟我去。”

对此也有过抱怨,问他干嘛老不跟他去。

江时戈的回答是:两个大男人去看什么电影。

他一时脑抽,叹了句:你要是女的就好了。

当时江时戈轻笑一声,上下看他一眼:这件事我觉得你还是能够实现的。

连奕笙知道江时戈是开他玩笑,但他故意扮作伤心的样子,逼着他一起看了场电影,出场时两人一起出来,有小女生上来说要给他俩拍照,还笑着问他俩是不是一对儿。

不仅仅是江时戈,连奕笙的脸也黑了,那次之后,连奕笙就不太找他俩看电影了。

井岚听完笑的直拍大腿,连奕笙不高兴了,为了安抚他,井岚主动陪他看了电影,可看完了连奕笙还是不太高兴的样子,显然还是介意。

两人出来时,看到街边有情侣接吻,连奕笙看了一眼,拉着井岚就往反方向走。

井岚觉得不对劲儿,抬头看了连奕笙一眼,发觉对方嘴角抿着,神色严峻,不得不承认,女人在某方面确实敏感异常,她靠近了他,小声问:“喂,你接过吻吗?”

他步子顿了一下,咳了咳,语气十分僵直:“没有。”

她拉着他停住脚步,看到他雪白的脸上染上红晕,不知怎么,心念一动,拉下他的脑袋踮起脚尖,她的声音又软又轻,像是湛蓝天空下软绵绵的白云,她说:“我教你呀。”

那个吻,软、甜、香。

足以让连奕笙回味无穷,一生难忘。

有了第一次,就难免有第二次,亲过了,上手也就快了,次数多了,井岚也熬不住。

他是年轻力壮,她可是身子骨不行,拒绝他两次后,连奕笙自我安慰说:“没关系,过几年就好了。”

她听到了,好奇问:“什么过几年?”

他眨眨眼,一如从前的狡黠,口吻意味深长:“你说呢。”

她想了几秒反应过来了,他是在说女人三十如狼似虎,可殊不知,女人的年龄是最大的忌讳。

这次井岚是真气到了,一连几天不理他。

***

连奕笙无奈了,去江时戈家解闷,俞菲也在他家,正好一起玩游戏,登录游戏加好友时,连奕笙觉得俞菲的id很是眼熟,反应过来啊啊大喊,这个人是你!

俞菲点头。

连奕笙彻底木了,这可是这个游戏里的顶级大神之一啊,怎么会是俞菲。

俞菲说:“我以前也没别的爱好,就刷游戏来着。”她以前过得清苦,没有发泄渠道,偶然玩了这个游戏觉得很好,几年下来,也知道自己排名不错。

连奕笙和她组队刷游戏,没一会儿江时戈过来,把她拉到自己怀里,语气很是温柔,“累不累?”

俞菲笑着摇头。

连奕笙哼了一声,“还没一个小时累个啥。”

江时戈抬头看去,眯了眯眼问:“你怎么没去井岚那。”

连奕笙愣住,没一会儿人物被打死了,他哼哼唧唧的说:“不玩了。”

俞菲也不生气,关了游戏问他:“你是不是和小岚生气了?”

连奕笙一脸铁青,强调说:“没有,当然没有。”

说完站起身开始收拾屋子,擦地刷碗,把活儿全干了。

江时戈也不拦他,抱着俞菲跟她解释:“别管他,他从小就这样,一生气话也不说就闷声干活。”

俞菲笑了:“那可真不错,以后小岚气气他,什么家务都不用干了。”

江时戈捏了下她的鼻子,调笑道:“坏家伙,竟想着你家闺蜜了是吧。”

俞菲吐吐舌头:“那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你说怎么办。”他低头去蹭她的鼻子,惹的俞菲连连发笑。

嗯哼!

一声轻咳响起,两人抬头,看到连奕笙直勾勾的盯着他俩,那眼神让俞菲都不好意思了,她舔了舔唇,从江时戈怀里退开,干脆直说了:“你和小岚到底怎么了?”

连奕笙想了想,坐到俞菲身边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啊,她突然就生气了,俞魔女你说怎么办?”

俞菲心想着昵称是改不了了,也懒得说他,“你确定没惹到她什么,小岚脾气挺好的啊。”

连奕笙心想她在你面前脾气是真好,晃了晃脑袋他说:“要不你跟我说怎么能让小岚消气的办法吧,你是她朋友肯定了解。”

“了解也不能代表全部啊,我还知道小岚喜欢的是肌肉精英男呢,你见过她前男朋友的吧,以前可是很壮的,结果她还不是选了你。”

连奕笙耷拉着脑袋,郁闷又难受,拉住俞菲的手开始哀叹,十分苦恼该怎么办。

没一会儿,江时戈探出手,将俞菲的手从连奕笙那里抽出来不让他握。

连奕笙没当回事,抓住江时戈的手又开始叹气,这是他的习惯,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可没成想,江时戈也把手抽走了。

“你俩干嘛啊,欺负我是不是。”连奕笙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江时戈搂着俞菲,清清淡淡的瞥他一眼,“想拉手找自己女人去。”

“你以为我不想啊。”

江时戈看了眼腕表,说:“估计快了,你准备好,一会儿可别掉链子。”

连奕笙不解其意,没几分钟门铃响了,竟是井岚来了,人是江时戈叫来的,她进了门拉着俞菲开始聊天,直接无视连奕笙。

连奕笙有点着急,拉了拉江时戈,“小江你帮我说几句话啊。”

江时戈面无表情:“几句话。”

连奕笙:“……”

一旁的井岚听到噗嗤一声笑了,她也不打算再打扰江时戈他们了,他们刚刚和好,又经历了那样可怕的事,最是浓情蜜意的时候,她可不打算当电灯泡,而且,她还得把另外一个大灯泡带回家。

没一会儿,她就要走了,连奕笙自然跟着她。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两步,井岚突然停下脚步转头问:“知道我为什么生气么。”

连奕笙闷闷摇头。

井岚叹了一声,“其实我不是生气,是……”她顿了顿,“我比你大,明白么。”

连奕笙皱了眉头,说:“我知道啊。”所以那又怎么样。

显然他不明白自己的意思,现在还好,过几年,他仍是年轻卓越,自己确实埋入三十大关,走一步看一步吧。

井岚也不想再说,伸手搂住他的胳膊:“算了,不说了,回家吧。”

连奕笙还有点懵懵懂懂的,“小岚你吃饭了吗?”

“没啊。”

“吃火锅去呗。”

“行。”

两人开开心心的吃了饭,回家给小猫喂了猫粮,到了晚上井岚竟是主动缠上连奕笙,他是干渴熬了好几天,激动之下酣畅淋漓的做了好久,到了深夜,连奕笙抱着井岚,十分的精神,他觉得很畅快,也没那么困。

怀里的人突然动了下,她也没睡,他正要和她说话,井岚却是伸手在他紧绷的腹部摸了两把,继而悠悠的叹了声。

她不开心,为什么不开心,她不肯说。

她不说,那他也就不问了吧。

***

日子一天天的过,连奕笙设计的小区已经建设完毕,小区中央是一只憨态可掬的大熊猫。

同时,他设计的一栋大楼同样以大熊猫为创作灵感的大楼获得大奖,在采访中,有人问他为什么执着于大熊猫的设计。

连奕笙站在台上,衣冠楚楚,年轻的面貌在镁光灯下更显俊美,他笑着说:“一直以来,我都梦想成为一名能够做出一个以中国熊猫为代表的设计师,我希望这个熊猫的形象能够走出国门,像其他国家的传统形象一样,让人看到就想到我们的国家。”

井岚跟着底下的人一起拍手,主持人又问:“那连先生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呢?”

“目前的话,我还有一个梦想。”

“是什么呢?”

“是一个人,她很漂亮,潇洒,是我见过最特别的女人,可惜她似乎感觉不到,不过我知道,无论她是什么样子,在我眼里都是最美的。”他伸手向下,扬眉一笑,“我的梦想,是她。”

镁光灯和视线一同转向井岚,她的脸倏地烧起来,这个混蛋,怎么事先不和她说啊。

紧张无措的抬头,突然撞进他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

井岚,你是我的梦想,我永远不变的梦想。

心底似湖面,一*涟漪缓缓荡开,她知道,她的心不再是自己的了。

她清然一笑,明媚似阳光,她说,你的梦想实现了。

掌声四起,她听不见,只有那双清澈的双眼,映在她的眼前。166阅读网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