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你明明就是喜欢我> 53.梁家父母番外

53.梁家父母番外

防盗比例百分之五十~时间是两天~么么哒简直是要命啊。

梁叙将拖把放在墙边,歪头含笑的看着她,“想跟你比比。”

宋词不解的问:“比什么啊?”

比比看谁更萌。

她这么问,梁叙却是没有正面答话,反而放身侧的桌子上一坐,长腿在空中打晃,笑眯眯的盯着她看。

宋词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恨不得用手里的扫帚遮住他的眼睛,“你别看我了,赶紧干活。”

梁叙唇角微翘,带着理所当然的得意,“你扫你的,我拖我的。”

宋词边用扫帚将垃圾归拢到一块,边吐槽道:“我也没见你在拖地。”

梁叙往下一跳,狭长的眸泛着打趣的意味,“那你也别扫呀。”

她啊,听话到一根筋的程度了,他从来没见过比她还听话的姑娘了,循规蹈矩的可爱。

果然如他猜想的一样,小姑娘板着脸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那可不行,会被罚扫的。”她停顿了下,带着点小傲娇的劲问道:“你们一班的人难道不用扫地吗?”

梁叙仗着比她高出不少,伸手敲了一下她的脑门,“我现在是九班的人,懂不懂?”

宋词捂着被他敲过的地方,很不开心的说:“你别敲我啊,是是是,你生是九班的人,死了也是九班的尸体,那你赶紧为九班贡献吧。”

她说着就把边边上的拖把给塞回在他的手掌中心,“拿去,跟在我后头,我扫完你就拖。”

梁叙觉着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听话过,乖乖的跟在她身后,她穿着过膝的蓝色百褶裙,露出匀称细白的小腿,她的上身穿了一件带有爱心形状的白T恤,他知道这是九班的班服,整个学校就九班的班服最好看了。

她的腰被这套衣服衬托的更加的细瘦,梁叙捏紧了手,感觉他一只手就能控住她一把细腰,视线不自觉的往上看,白皙精致的脖颈,再往上去是她小巧的下巴。

宋词好像做任何事都很认真,写作业、抄卷子又或者是现在扫地时的模样。

十几分钟后,她才把教室给搞得干干净净,白嫩的小脸上溢出些汗珠来,梁叙从裤兜里掏出纸巾递到她面前,“擦擦汗吧。”

宋词接过纸巾低低道了声谢,“哎呀,我以为除了张文浩其他男孩子身上都不会带纸巾的。”

张文浩那就是个特例。

梁叙敛眸,装作随口一提,问道:“你和张文浩很熟吗?”

宋词背着书包往教室外走,他紧跟着上去,就听见她的回答,“当然啦,我和张文浩从小学就认识了,他小时候就长的跟个女孩子似的,可漂亮了,长大了也好看,他嘴巴可毒了,你没事不要惹他。”

梁叙背着手,耳边是她叽叽喳喳的声音,夕阳的余晖落在她的侧脸上,仿佛透着金光。

“你走哪边?”两人已经到校门口了,梁叙开口问。

宋词对他挥挥手,“我走南光路,明天见。”

梁叙并没有告诉她自己也走南光路,只对她笑笑,“好,明天见。”

陈森在甜品店等了他很久,见慢悠悠的推门进来,赶紧将面前的饮料丢进了垃圾桶,上前勾住他的肩,“小表哥,霍京明约你七点职高大门见。”

梁叙单肩背着包,双手插.在裤兜中,慵懒自得,“知道了,他跟我说过的。”

“现在都六点半了,过去还来得及吗?”

“来得及,你骑车带我。”

陈森有辆小哈雷,骑起来贼拉风,“成,可他约你干嘛呀?”

梁叙眯起眼,吐字冷冽,“还能干什么?”

血气方刚的男孩,禁不起一丁点的挑衅,尤其还有人不知死活的传播他的谣言。

陈森的哈雷就停在甜品店门前,他给梁叙丢过去车帽,踩着油门“呼”的一下就冲了出去。

不多不少,刚好是七点到的。

霍京明手里衔着根烟,剪着板寸头,英武的脸,冷硬的线条,他的眉间有一条拇指长般大小的疤,那是让人用刀子给划的,当初差点就碰到他的眼睛了。

他生的高大,肩宽腰窄腿还长,怎么看都是个硬汉类型的帅哥,不过不少女孩子被他冷冷的面孔吓跑了。

霍京明灭了烟,深眸微动,“来了。”

“嗯,人在哪呢?”他淡淡的问。

“堵着呢,就等你过来了,一群嘴欠的。”霍京明说这话时脸色说不上太好。

梁叙却是笑了,还是极为生动的笑,他活动了下手腕,“去看看吧。”

霍京明堵了三个人,全都是职高的,其中还有两个是梁叙从前的同班同学。

霍京明本身是练过的,那三个人没有还手之力,被他随意的丢进一间教室里。

梁叙过去的时候,还有人朝他吐了一口唾沫,眼泛恨意,“我呸,一个婊子生的贱货。”

出人意料,梁叙的反应不大,连一点生气的表情都看不见,他蹲下来,直视着那人,吐字道:“垃圾。”

梁叙之前在职高读了半年,后来转到市三中继而又去了一高,而这中间他留级了一年,按照他的年纪原本应该读高三了。

这三人和梁叙是曾有过过节,在他转到一高念书之后,这几个人四处散播他的家事。

说他有个婊子妈。

梁叙都不屑于和他们动手,他起身拂去衣角上的灰尘,蔑了他们一眼,“走吧,不用再管了。”

霍京明“呵”的一声,“就这么算了?”

梁叙对他露出个笑来,眸光暗沉,“嗯,这事会有人管的。”

霍京明就没再吱声了,他知道他说的是谁。

“那好,我也回警校了,还特么是翻墙出来的,被逮到又是一顿罚。”

“你骑陈森的车去,他的车快,用坏了也无所谓,反正他有钱,让他买。”梁叙毫不客气。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