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为魔师表[系统]> 218 元莱番外·记忆之痕(慎买)

218 元莱番外·记忆之痕(慎买)

“我喜欢你。”

熟悉的声音响起,好像羽毛拂动心底,一种油然而生的喜悦在心海潺潺流动。

元莱很久没有想起过往事了。在寿命渐渐增加的同时,他也学会了不去回忆,此时突然闪过脑海的片段让他有些恍惚。

于是他停下了脚步。

春日正好,阳光下的万物镀着一层金光,早晨的世界一片静谧。

这样一来,某个不和谐的声音就越发鲜明了。

元莱微不可见地叹口气,开口道:

“出来。”

路边的草丛簌簌响了一阵子,跳出来一只雪白的小羊。它又白又嫩,看起来就像是一片刚从天上飘下来的云彩。

小羊甩甩自己身上的露水,怯生生凑近元莱,用粉嫩的鼻子嗅了嗅他的手。

“咩~~”

它叫了一声。

回答他的是元莱漠然的目光。

小羊对他的冷遇倒是一点都不在意,只歪着脑袋看他,转身舔了舔路边的草叶。春天清晨的露水带着点青草的甜味,它欢快地叫了两声,又跳过去轻轻蹭元莱的衣袖。

元莱漫不经心掐指一算,神色略有些松动。

“原来是你。”他慢慢说。

好像知道自己被认出来了,小羊高兴地咩咩了一会儿,在元莱身边绕来绕去。

这幅似曾相识的场景,让元莱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也有一个人,在自己身边流露出如此纯粹的欢喜神情。

“你还记得我么?”元莱问。

小羊只是懵懂地看着他,元莱伸手摸摸它的脑袋。伴随柔软的触感而来的,只是一片纯然的虚空。

——它的灵魂干干净净,并没有携带任何记忆的碎片。

元莱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滋味,他往前走了两步,那只羊却依依不舍地跟了上来。

“我要去那边。”元莱指指某个遥不可及的地方,认真地对羊说:“没法带着你。”

小羊歪着脑袋看他,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元莱叹了口气。

“哈哈,师弟何必这么见外,过来看我还带什么礼呀。”祝小九高高兴兴地出现在元莱面前,自他闭关以来,两兄弟可是好久没见过面了。

元莱低头看看紧紧偎依着自己的小白羊,默默摇了摇头。

“不要客气嘛——咱们是吃烧烤还是涮火锅?”

小羊被祝小九毫不掩饰垂涎的目光吓了一跳,它直觉自己遇到了有生以来最为可怕的天敌,哆哆嗦嗦躲在元莱的身后,连叫都不敢叫。

“不能吃。”元莱坚持声明道。

祝小九失望地应了一声:“那你带着它干什么?养着玩的?”

“前世之因。”

元莱简短地回答完,就将小羊带进了祝小九的小院。

祝小九这些年还是住在这里,整日刻苦修炼,偶尔出去打打架。小院里的东西同元莱上一次过来并无不同,只是因为季节的不同,而显出一派春日融融。

由于祝小九修炼时四溢的灵气,所以院中多有仙草灵花,元莱让小羊在院子里玩。它左右嗅了嗅,就凑到一株玄泽草的附近,跃跃欲试地张开了嘴——

啃了个空。

元莱扭头一看,发现祝小九正一手托着腮,看着它哈哈大笑。末了另一只手挥了挥,那株玄泽草又猛然出现在了原来的地方。

“哈哈。”祝小九一点都不觉得使用法术欺负一只小动物有什么不对,他尽情欢笑过后,才想起来问自己的师弟:“方才我观它身上竟有一股灭界气息,似是与你有莫大联系。师弟,莫非……”

元莱神色莫名,沉吟半响,方缓缓道出一桩故事来。

灭界众明山下,有一户殷实人家,家主人早早去世,只留下个顽劣异常的小公子,名唤连夕。他平日不好向学,然而却对家中一个叫阿木的哑仆人极为上心,不但在衣食住行上多有照顾,素日更是爱护有加。

“停。”祝小九叫住了元莱,颇为苦恼地揉了揉额角。

就这点事情,元莱居然断断续续说了快半个钟头,祝小九一开始还能坚持着猜出元莱的意思,可渐渐就有些支持不住了。

“你说了这半天,跟这头羊究竟有什么关系?它是故事里的人吗?”

元莱点点头:“连夕。”

祝小九明白了,他啊了一声,又问:“然后呢?你说的那个阿木,也是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吗?”

要是不重要就不要说了!祝小九用眼神示意着。

“嗯。”元莱又点点头,而他的回答却出乎了祝小九的意料——

“是我。”

祝小九大吃一惊,他拍拍元莱的肩膀,道:“师弟,认识你这么久,我竟到现在才知道你是个哑巴,看来你隐藏得很深嘛!”

没有理会这句无聊的打趣,元莱只是看着那只低头观察玄泽草的小羊,简短地解释道:“裂魂入世。”

这件事他之前略微提及过,因此这么一说祝小九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这是元莱自己琢磨出的法门。作为受世间之人供奉的神,自然首先要了解世间之事。然而他年纪太小,入世历练远远不够,所以便想出个裂魂的法子,分化众身入世,再将历练合一——当然,具体的实行步骤还是由祝小九友情提供的。

“哦,原来那是你的一缕残魂,难怪不会说话。”祝小九这回彻底明白了,然而他转念一想,又冒出了一个更大的疑问:“不对啊,灵魂分裂后没有因缘之线,为什么那个小公子会对你这么上心呢?”

祝小九所说的正是裂魂之术的特征之一。因为裂魂是以一化众,所以每缕魂体身上都不会落下与他人联系的因缘之线——毕竟每条因缘只能是一对一,而裂魂之后并非是独立的个体,也就无法享有本体才有的待遇了。

元莱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摇摇头:“不知道。”

他是真的不知道。

当时残魂阿木感知到时限将尽,然而历练未足,于是以手代口解释过原因,他便离开连家四处云游。然而,连夕却在告别之后,悄悄跟在了阿木的身后。

连夕自幼长在小地方,又没经过什么大风大浪,开始一段日子很是艰难。他当时就跟这只小羊一样,毫无威胁性和抵抗力,只是小心翼翼地跟着,在阿木休息的时候凑上来,两人一起默默坐一会儿,偶尔吃一顿饭。

阿木不会说话,连夕却一直说个不停,比如幼年时候的事情啦,阿木到来之前的事情啦,伴随着各种傻乎乎的念头,都认认真真地一一说给阿木听。

然而他从不说自己遇到的伤心事,也不提自己在路上遇到了什么苦头,似乎在他的生命中只有喜悦,没有阴霾。

然而他这样是想做什么呢?

元莱的本体都不知道,比他更呆的阿木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最后还是连夕自己给出了答案。

“阿木,我把我的事情都告诉你啦。你以后会记得我吗?”

那个时候阿木已经走过了过了大大小小的城池与国度,见识到了许许多多的事情。虽然依然有许多读不懂的红尘,依然有许多勘不破的世情,可是裂魂之术的时限将至,他应该回去了。

于是,他寻找了一处僻静的深山。就在那里,他与连夕见了最后一面。

连夕像是有点不好意思。他比原来黑得多也瘦得多,可眼睛里焕发的光彩,却夺目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还有一句话,我没有对你说过——”连夕深吸了一口气:“我……”

紧接着,少年的声音被淹没了。

有飘飘仙乐由远及近,天地万物同时发出欣喜的欢声。与此同时,光芒自天穹泄下,灿烂明亮而不刺眼,带着包容万物的柔和,将“阿木”笼罩其中——

时间到了。

连夕被吓了一跳,他紧张地上前一步,双手毫无障碍地穿过了光,准确地抓住了“阿木”的手:“你要走了么?”

“阿木”闭了闭眼睛,等再次睁开时,那目光中蕴含着的东西让连夕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冷酷、慈悲、博大、宽宏……不再是带着懵懂的温和,而是纯粹的精神与悠远的岁月,正透过这一双漆黑的眼眸注视着他。

那不是连夕熟悉的目光。

“你是……”

“我是元莱。”

这是连夕第一次听到“阿木”的声音。

——可说话的人是否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呢?

他后退了两步,定定看着眼前这个无比熟悉又无比陌生的人,渐渐消失在光芒之中。

祝小九等了好一会儿,才不可置信地问:“完了?”

元莱点点头。

“这是一个故事吗?!”祝小九愤怒地质问,“你觉得这是一个故事吗?!”

元莱想了想,认真地解释道:“是过去的事。”

“可是这只是一段没头没尾的经历而已呀!”祝小九不满地嘟嘟囔囔,他才不会被单纯的字面解释说服呢。

“真的。”元莱肯定道。

这下子祝小九抱着胳膊看了他一会儿,最后泄气地移开了目光:“你真是一点讲故事的天赋都没有。师兄我告诉你,一个好故事呢,一定是要有一个好结局的。”

“生活里,大多没有。”元莱慢慢地摇头,“没有结局。”

院子里,小羊还在咩咩叫着转来转去,天空中,缓缓飘过一片跟它一样洁白的云朵。祝小九望天看了一会儿,最后重重叹了口气。

“之后呢?”

元莱看看那只正在咩咩叫的小羊,淡淡道:“老死,轮回。”

他的神情一如寻常,仿佛在说着再自然不过的事情——然而事实确乎如此,一个人的生死与轮回,对他来说确实就像一次日升月落那样简单。而多少曾经刻骨铭心的爱恋,最后也只剩下一个不确切的声音,悠悠回荡在脑海,像极了一场朦胧的梦。

这就是元莱的道路。

他会进入世间,邂逅一个又一个人,经历一段又一段故事,成为主人或是过客。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像划过莲叶的露水,最后悄无声息地沉入元莱的记忆之海,不在他心田中留下半点痕迹。

他以懵懂入世,最终又将以懵懂出世,那些纷繁的经历与过往将沉淀成清澈见底的湖泊,那些过路的人,也不过是他生命中一点小小的涟漪,很快就会消失不见。

更何况,人不过只能生存短短百年,而神则可历经万世不朽,二者之间差距何其之大,连记忆都是奢求,谈何相爱呢?

——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听了元莱的话,祝小九露出了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而元莱本人则只是将头微微垂下,轻轻闭上了眼睛。

时空法则的修炼已然初显成效,他的灵魂霎时间仿佛回溯过无尽时光,悄然回到了他埋藏于心底的、那个分别的时刻——

连夕定定看着光芒中的神祇,他轻快地开口,说出了真挚的告白:

“我喜欢你。”

然而凡人依然不顾一切地、热烈地看着光芒中的神祇,目光坚定而执着。

神爱世间一切生灵,而人之爱,则只交于一人之手。不是无数时光的细水长流,而是转瞬即逝的灿烂烟火。不长久,却足够耀眼到让神亦为之瞩目。

元莱看了他一会儿,最后缓缓吐出了自己唯一能给出的承诺:

“我,不会忘记。”

元莱突然站起身来,他将小羊领到了祝小九的身边。

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很危险,时空法则的改变极为困难,一旦失败,便是身死道消。

自己还会再次踏入这个地方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连元莱自己都不知道,他只是冲祝小九点点头,就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去。

世事白云苍狗,转瞬光阴已逝,往日繁花似锦剩一地阑珊,曾经似水柔情都东流而尽。天地间亘古不变的白云悠悠,是数不尽的万古闲愁。

时光洗磨着人的记忆,而神亦在循环往复中学到了忘记的真谛。

元莱独自一人走在下山的路上。

灭界之中已经过了一千年了。

这千年中,有多少朝代更迭,多少往事如烟。

——然而他记得最清楚的,依旧是那天那个平常的下午,少年微微红着脸,轻声说的那句喜欢。166阅读网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