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临时夫妻> 第407章,找她算账

第407章,找她算账

苏不南微微凝滞。-www.79xs.com-

“进来吧!”

就像监狱开放了“探监”似的,今天是个好日子,莫暖上午来看她,这刚到下午,又一个老熟人来了。

陆启。

与莫暖一样,这不是他第一次来医院。

却是第一次被守在外面的警卫允许进来探视她。

“小南瓜——”站在病房‘门’口,他久久没有抬步,一张年轻英俊的脸上,带了几分不该这个年纪有的沧桑,“你还好吗?”

“呵!”苏小南轻笑一声,“这都成套路了。是的,我很好。”

看她笑着,‘精’神不错,陆启似乎松了一口气。

他跟莫暖不同,他是红尖内部的人,对滇西发生的事情,有内部消息渠道,他知道注‘射’入她身体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所以,也格外心疼。

“过来坐吧。愣着干吗?坐着说。”

苏小南冲陆启招了招手,忍不住又打了个呵欠。

看她这个样子,陆启的眉头不由自主就又拧了起来。

他慢慢走近‘床’边,却没有坐下,站在那里瞬也不瞬地盯着她看。

“他们只给我半小时的探视时间。”

“……”我去,真搞成探监了啊?

“你需要休息。”陆启不等她回答,又说:“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你,看你没事,也就放心了。”

嗯一声,苏小南也严肃了态度。

“你……也还好吧?”

当年在红尖,两个人已经“化敌为友”,处出了革命友谊,要不是突发事故,也许关系会更上一层楼。这是陆启的想法。

可事过境迁,他们分别了几年又几年,真正相聚的时间,远不如分别来得多。

陆启唏嘘着叹息一声,“我也很好。”

听到他说好,苏小南心弦略松,半玩笑半认真地问:“给我找嫂子了吗?”

陆启薄薄的‘唇’勾了起来,双手‘插’在‘裤’兜里,看上去是潇洒,可仔细看却是满带无奈,“没有人肯嫁给我,怎么办呢?”

“谁让你恶贯满盈?回头对我好点,消除一些负面buff……”

“呵呵。”一听这话,陆启也轻松了,“还玩游戏?”

“玩啊!”苏小南笑笑,“你呢?”

“也玩。”

苏小南当然知道他在玩。那天在风华谷与七杀公会恶战的时候,那个叫红执事的家伙就跟莫暖他们一道,跟在安北城背后杀她的人。

想想这些,她突然想笑。

“这游戏咱也玩好些年了,一遇赛季更新,大家就开骂,让游戏公司赶紧倒闭。可你说如果真的倒闭了,咱们会不会舍不得?”

“会啊!”陆启也随意调侃,“不都说了么,玩游戏,玩的是情怀。尤其我们这种老玩家……”

“……你老,我可不老。”

“是,你永远年轻。”

“那是必须的——”

两个人聊着陈年旧事,聊着jk3,气氛很轻松。

可他们的笑声传到病房外,传到安北城的耳朵里,就不是那么个滋味儿了。

他并没有走远——

刚才心里一急,身上‘毛’蹭蹭的,有点压不住火,这才出去吸了一支烟。

可短短二十分钟回来,他的地盘就被入侵了。

而且她跟陆启在一起,分明比跟他在一起自在,有说有笑,半点不拿人家当外人。

“丁寅!”安北城冷声喊。

“到!”

“探视时间到了。”

“……是。”

陆启出‘门’的时候,看到了坐在走廊休息椅上的安北城。

两个男人对视一会,陆启慢慢走近。

“二表弟!别来无恙?”

三年来,陆启第一次见到安北城。

在他宛如幽禁一般自我封闭在北邸的日子里,陆启一直在红尖‘摸’爬滚打,恨不得把所有的‘精’力都发泄到训练场上。

他有过人的职业履历,又肯吃苦发奋。三年时间,足够升迁。

如今的他,已经是野狼战队的大队长,中校军衔。

安北城淡淡看他,递上一支香烟,“恭喜!”

陆启接过,与他一起点燃,“没什么可喜的。我只是为了打发时间,也找不到别的感兴趣的事情而已。”

他并没有解释太多。

可安北城却懂得他的感受。

大概那就是一种——同病相怜。

在苏小南死后,陆启也是痛苦的。

尽管这种痛苦,并不那么让他舒服,可有人跟他一样,也让他跟陆启有了共同的话题。

“滇西的事,不要告诉她。”

“我知道。”陆启点点头,吸一口烟,“囚鸾还没有找到吗?”

“嗯。”安北城沉默。

“看来人家攥在手上就不会再出手了。”陆启叹气道:“只可惜宗京死了。”

宗京,也就是滇西的坤哥。他曾是跛爷的得力手下,那根脚链子,他当然是知道的。所以在龙四那里第一次看见,就迫不及待地买了过来。

可他到底放到了哪里,或者转手给了谁,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那夜的失足坡上,在他举针管给苏小南注‘射’时,一个战士条件反‘射’地开枪,正中他的太阳‘穴’,当场死亡。

于是,囚鸾的去向,也就成了一桩无头冤案。

苏小南没有想到安北城会这么快回来。

睁着一双睡醒惺忪的眼,她问:“你怎么又回来了?”

本来是一句平常的疑问句,可在安北城听来意思却不那么美妙。

他黑着脸走到‘床’前,目光自上而下,“你就这么见不得我?”

“……”这话从何说起?

“跟我无话可说,跟别的男人为什么却有说有笑?”

苏小南翻了翻眼皮,“安北城,不要无理取闹好吗?”

男人和‘女’人吵闹,无理取闹这个词往往比问候对方祖宗还要让人生气。

安北城冷冷地看着她,仿佛要透过皮‘肉’看入她的骨血。

“苏小南,老老实实呆在我身边不好吗?因为一件并不存在的事情,你耿耿于怀这么久,不累吗?”

苏小南狠狠一怔。

那件事她并没有问过他。

“谁告诉你……我知道的?”

安北城指了指自己的头,“脑子是用来思考的。除了这些破事,还有什么会让你一言不发就离开?”

呼!

好像是这个道理。

苏小南抿了抿‘唇’,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安北城坐了下来,“这三年来,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你宁愿相信别人,相信我真的背叛,却不肯多听我一句,不肯相信我安北城的人品和忠诚?”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