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第一美人婚恋史(娱乐圈)> 125 番外二:关于二胎

125 番外二:关于二胎

盛桃子和盛柚子宝宝满三岁的时候,季千夏默默计划起了生二胎的计划。

彼时澄天娱乐刚刚上市,而盛宴也将盛世的总部从纽约搬到了北京他亲自设计的摩天大楼里。他们夫妻终于难得的有了统一的休假时间。

好时机。

一大早起床,为上幼儿园的两个儿子准备早餐的完美妈妈季千夏,因为终于要梦想成真而心情很好的哼着歌——虽然并不好听。

母亲真的是非常神奇的物种,婚前婚后,在没有这两个孩子之前季千夏根本没想过踏足厨房这个属于盛宴的领地。

可是成为一个母亲之后,她却情不自禁的学起了一些易上手的简餐,而早餐时的三文治无疑是季千夏最拿手的。

吐司切边放入化了的黄油中煎到两面焦黄,夹上煎成爱心形状的荷包蛋,洒上盛宴亲手炒制的肉松,再点缀几片黄瓜,抹上玛利亚庄园盛产的果酱——大功告成。

而此时盛桃子和盛柚子宝宝已经穿戴整齐,拎着自己的小书包珍惜的放在餐桌边的空椅子上,自己也以和胖乎乎的身材不符的矫健动作爬上了各自的专属宝宝椅上。

“早安妈妈。”两个长相并不相似但同样精致可爱的小男孩礼貌问好。

声音稚嫩得仿佛还带着一股奶味。

季千夏忍不住绽开一个大大的微笑,“早安盛执星同学,这是你的三明治,溏心蛋抹番茄酱。早安盛揽月同学,这是你的三明治,全熟蛋加蓝莓酱。要吃完哦。”

桃子和柚子宝宝自从上了幼儿园之后,就喜欢上了名字后面加上“同学”后缀的称呼,坚决不肯再听到“宝宝”之类形容小孩子的词汇了。季千夏立志于当知心妈妈,对这些小事,自然是尊重儿子们的想法的。

季千夏将两份早餐放到儿子们面前,自己又回到厨房准备拌一份蔬菜沙拉。而坐在餐桌前的盛桃子宝宝和盛柚子宝宝则面无表情的看着彼此,刚刚在妈妈面前露出的期待、馋嘴的表情消失无踪。

“什么时候才能告诉妈妈我们不喜欢吃三文治。”盛柚子戳了戳盘子里的三文治小声问。

“但是她只做得好这个。”盛桃子不愧是哥哥,已经率先拿起了三文治往嘴巴里塞,虽然表情并不好,“爸爸和舅舅说得对,不能伤害一个漂亮的、对你好的女人的心。”

“你对安妮可不这样。”盛柚子长得像爸爸盛宴,也完美继承了父亲一流的分析能力,犀利的指出哥哥话语里的漏洞。

安妮——圣心幼儿园公认的小美女,有着大大的眼睛,卷卷的头发,是好多小男孩的梦中情人。

盛桃子皱着和舅舅季千秋一模一样的眉毛,“她可没妈妈漂亮。”

兄弟两个啃着并不爱吃的三文治,并没有发现话题已经偏离了原来的地方,煞有介事的探讨起了幼儿园里那个小姑娘比较漂亮的话题。

儿子们小声探讨秘密的样子季千夏不是没有发现,不过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有不想大人知道的小秘密太正常了,季千夏并不是个控制欲强盛的妈妈。也好在如此,不然得知两个儿子所说的真相的话,她恐怕会从此对厨艺一道失去信心从而一蹶不振。

桃子和柚子刚刚吃好早餐,很准时的门铃就响了,今天是周三,是在读研究生的千秋舅舅顺路送他们上学的日子。

盛柚子宝宝检查着自己的小书包,漫画和故事书都带了,还有他最喜欢的恐龙模型,一边听着千秋舅舅用各种理由拒绝接受妈妈的爱心早餐——今天用得是已经吃过的理由。

盛柚子和自己的双胞胎哥哥对视一眼,共同觉得舅舅非常没有义气——明明就住在楼下,却总是不肯陪他们一起忍受三文治早餐的煎熬。

不过看在舅舅会很酷的拼恐龙骨骼模型的份上,盛柚子决定原谅他。

看着一大两小三个男人手牵手出门,季千夏看了一眼卧室门,休假第一天,连续加班半个月的盛宴也免不了睡迟了,不知道她现在进去他醒了没有。不过就算醒了的话,要做某些运动之前似乎也该补充体力。

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季千夏噙着笑意哼着歌,又做了两份三文治早餐,配上两杯红酒,小情调足足的。

轻轻的打开门,阳光透过窗帘给整个房间镀上一层暖融融的微光。季千夏不喜欢全遮光帘,在装修的时候便在他们自己的卧室里安装了半透光的亚麻帘,每天早晨被阳光唤醒的感觉非常好。

盛宴睡得很熟,阳光亲吻着他的鼻间额角,却分毫没有吵醒他的意思。季千夏有些失望,迟疑了一下,还是关门落锁,不管怎么样,好机会不能放过。

在盛桃子和盛柚子宝宝一岁半左右,她就试图和盛宴探讨过生二胎的问题。不过盛宴不知是被她生产时的样子吓到了,还是觉得有了第三个孩子之后他的家庭地位会愈发降低,态度坚决的否决了她的想法——前所未有的。

季千夏自然是失望的,可是失望的同时想要生一个漂亮的小女儿的想法却愈发根深蒂固。不过彼时桃子和柚子还小,她又忙着拍戏和壮大澄天,实在没有时间和盛宴斗智斗勇。不过现在可不一样了。季千夏看了一眼床头柜,那里面放着计生用品,而她已经按照网络上的点子,用细针全部将它们扎了洞。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盛宴是绝对不会想到时隔一年半之后她还抱着生二胎的想法的,自然是毫无防备……

季千夏忍住嘴角的笑意,整了整面部表情,好歹她是这一届小金人奖最佳女主角奖项的入围者,演技公认的一流,要装出一副无心却“诱人”的样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盛宴被早餐诱人的香味唤醒睁开眼睛的时候,恰好看到自己的妻子在换衣服。大概是家里没人而他又睡着的关系,她并没有进更衣室,而是站在卧室正中央,正对着床铺的位置。

家居服被脱下,露出雪白的背脊,光滑的大腿。吊带睡衣一根肩带慵懒的挂在肩膀之下,她微微侧了侧身,几乎能看见胸前美丽的弧度……

哦……一大早,这样的风景对男人来说,真是一种甜蜜而折磨的享受。

似乎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季千夏回过头,也停下了继续脱衣服的动作,她似乎有些羞涩,假装不经意的指了指放在一旁的餐盘道:“刷牙,吃早餐了。”

盛宴说不清是失望还是什么,有些留恋的扫了一眼妻子□□的肌肤,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好。一出来,就搂着季千夏给了她一个甜蜜而持久的早安吻。

然后吻着吻着,两个人就吻到床上去了。

季千夏有些可惜的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红酒,居然都没用上,枉她计划了那么久。

不过她还是小看了男人,在情到最浓时,盛宴一口饮尽杯中的红酒,又将口中的酒喂到她嘴中,舌尖交缠将雪白的床单弄得红梅点点淫、靡至极的时候,她才知道在*方面,自己恐怕是永远比不上丈夫盛宴了。

并不悠长的休假过后,床头柜中的计生用品消耗一空,到了最后季千夏都有些坚持不住了,她开始疑惑,究竟是她魅力依旧还是盛公子太禁不起撩拨。不过不管过程如何,想要得到的结果得到了,她便成功了。

在这过程中,最令季千夏惊讶的,大概就是全程中盛宴都没有过分毫怀疑。

这样交付了全部信任的爱沉重得让季千夏有些负罪感又止不住的欣喜。

一个月后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小金人电影节,当最佳女主角获得者的名字从颁奖人的嘴中响彻整个大厅的时候,全场瞩目的季千夏站起身,然后在盛宴拥抱她的那一刻轻声在他耳边说:“我怀孕了。”

不管浑身僵硬明显反应不过来的丈夫,季千夏意气风发的走向领奖台,出道不满五年,她成为了第一个获得这座沉甸甸奖杯的国人,从此以后影后的头衔再也当之无愧。她看着台下的众人,在延绵成光的闪光灯下分享了再次成为一个母亲的喜悦。

不说媒体是如何热闹,粉丝时如何欢喜,儿子们对于妈妈肚子里还没出世的妹妹如何的期待,反正盛宴自颁奖礼后就再也没有理过她。

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单方面冷战,盛宴会给她做晚餐,会扶着她走路,会按时陪着她去产检,可是就是不肯和她说一句话。如果一定有必要要说什么的话,他会让两个儿子转达。

在度过一个星期这样“默默无声”的日子之后,季千夏终于忍不住了。

“对不起。”

哄睡了两个儿子回房间的盛宴一打开门,就听到了妻子道歉的话。

盛宴默默叹了口气,走到床边将只穿着睡衣的妻子用被子团团围住,生气了那么久,他也累了,便道:“这种事为什么不和我商量呢?”

“你一直不同意啊。”季千夏有些委屈。

盛宴警告的瞪了她一眼,握住她在他胸前乱划的手,“我不同意你就偷偷让生米煮成熟饭么?”

那还有什么办法?季千夏默默腹诽。

盛宴好似看透了她的想法,“我们是夫妻,是往后所有的时间都要携手共度的人,你这样擅自做了一个影响我们两个人,影响我们这个家的决定,我很伤心。”

“对不起……”季千夏有些承受不住他的目光,闪躲着低下了头。

盛宴又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头,“这次原谅你了,下不为例。”

季千夏提了那么久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将盛宴的手放到自己还没显怀的肚子上,“是个小公主哦,你不开心吗?”

盛宴皱着眉头,苦笑一声,“等你们母女平安之后,我才敢开心。”

季千夏低眉顺眼,决定这几个月都听盛宴的话。

八个月后,季千夏生了一个和她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女儿,母女平安,许久未展笑颜的盛宴也终于露出了笑容。

不过最欢喜的,要数盛桃子和盛柚子宝宝了,因为他们再也不用争论幼儿园里的小姑娘哪个最漂亮了。比起他们的妹妹,她们都不够漂亮!166阅读网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