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穿越之八零记事> 113 第一一三章

113 第一一三章

话说回来陈红英也该有二十?还是二十一了?

正想着呢,就听到陈淑芬在那说,“说是陈国成输红了眼,要拿陈红英抵赌债,陈红英知道后,连夜收拾东西住到了她对象家,就是张屠夫侄子……”要不是出了这个事,谁都不知道陈红英谈对象了?

说到这,陈淑芬的神情变得复杂起来,“以前我挺羡慕陈红英的,不光有王彩桂的疼,还有咱爸宠着,那会儿家里有点好东西,先是我爸,然后就是陈红英了,连陈国成都靠后,没想到真有事了,王彩桂为了儿子,连亲手女儿都狠得下心,跟陈国成一块耍钱的哪是啥好人?”更让陈淑芬感慨的是她爸陈春生,陈红英刚出生那几年,可以说她是被陈春生捧在手心里疼,当时那个宠爱让她眼热不已,现在看来,他对陈红英也不过如此。爱玩爱看就来乐文

实际上这回陈春生挺冤的,毕竟王彩桂母子是避着他商量的,再有这些时日,他的心思全都用来骂陈国华的不孝,他是压根不知道王彩桂把主意算到了小闺女头上,还是有人到他跟前说看到陈红英在张屠夫侄子家住了好几天,他才知道这事。

可这时候说啥都晚了,整个村的人都晓得了,陈春生除了让陈红英跟张屠夫侄子结婚,还能有啥办法呢?

听了陈淑芬的话,苏秀芳却觉得陈红英怕是知道跟陈春生说了也没用,这才无奈之下选了这么一条路?要是还有别的法子,哪个女人愿意看到自己的名声臭了?即便陈红英结婚后,这件事怕是会让人说一辈子。

其实正像苏秀芳猜得那样,这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随着陈春生跟王彩桂的感情变淡,陈红英发现她的处境变得尴尬了,王彩桂的心神都在陈国成身上,对她越来越不上心,她都二十二了,还没嫁人,能不急吗?她妈不上心,她只能为自个打算,一来二去就跟张屠夫侄子好了。

本来她是想跟家里面说这事的,只是还没来得及张口呢,就出了陈国成拿她抵债的事,她压根就没考虑过跟陈春生求助,回屋收拾了自个的东西就搬到她对象那了,而王彩桂母子还打算找个机会支走陈春生再行事,来个生米煮成熟饭,所以根本就没发现陈红英已经不在家了,等他们跟债主商量好时间,黄花菜都凉了。

毕竟小时候被陈红英暗地里告过数次的黑状,陈淑芬听说了这事后,实在对陈红英同情不起来,刚想说什么,却见怀里的小元宝不乐意地哼唧了几下,转眼就哭了起来。

苏秀芳一看就知道小家伙这是饿了,赶紧接过孩子喂奶,等小家伙吃饱喝足,苏秀芳把孩子交给陈淑芬,自己则去伙房准备做饭,刚出房门,就见陈国安大步地跨进院门。

“国安,你咋了来?”苏秀芳惊讶地问道,不是前两天刚回来过吗?还过来说陈淑珍早产生了个闺女,当时他话里话外还挺担心王家对陈淑珍有意见呢。

不过见陈国安一脸的悲哀,心头一紧,这是出事了?她脑子里第一个反应是陈淑珍出事了。

陈国安红着眼,眼里飞快地闪过一丝愤怒,“五嫂,我想再跟你借点钱。”换作以往,陈国安是没那个脸张这个口的,毕竟旧债还没还完,又哪好意思再跟人借钱?只不过这会儿他也顾不得这些了,抿了下嘴,继续说,“我大姐她,她走了……”说到这,他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他再生陈淑珍的气,也没想过她死,还是那样的死去。

想到陈淑珍的死,陈国安满脸的戾气,而苏秀芳却愣了,走了?陈淑珍不是早走了吗?瞥见陈国安的泪,苏秀芳心里一咯噔,这才明白陈国安说的是陈淑珍死了,怎么可能呢?她下意思地就想否认,可看到陈国安神情悲哀,她又觉得陈国安不会拿这样的事开玩笑,那陈淑珍是真的死了?

“谁?谁死了?国安,你说谁死了?”陈淑芬本来看到小元宝眼巴巴地看着苏秀芳离开的背影,心疼地抱着他来找苏秀芳,不成想却听到陈国安的话,当下惊得大叫起来,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陈淑珍怎么会死呢?

他也想知道陈淑珍是咋没了的?前两天天他妈还陈淑珍虽然早产,但身子挺好的,咋就好好的突然没了?陈国安抹了把脸,说得又急又快,“我妈发来的电报,上面就说大姐走了,我爸晕过去了……”

陈秋生一晕,陈国栋兄弟没了主心骨,就把刚走没两天的陈国安喊了回来,陈国安一接到家里的电话,他之前跟自个媳妇和陈国华说过单位的电话,一听这事就火急火燎地赶了回来。

陈秋生是受了刺激昏了过去,很快就醒来,一醒来就挣扎着要去王家,可陈国栋兄弟见他一脸的病容不让去,让他们兄弟俩去,他们又胆怯不敢,谁让他们去的再远的地方就是城里,这会儿让他们去王家,他们心里没底。

一个要去,两个拦,谁也说服不了谁,正僵着呢,陈国安回来了,陈秋生就抓着他的手哭着说陈淑珍的事。

陈国安同样不同意陈秋生去,不过他不用陈秋生说,他也会去陈淑珍那,只是想到上个月的工资大多数拿来还债了,怕手里的钱不够,只好厚着脸皮来问陈国华他们借。

苏秀芳一听,忙让大姑姐去店里把陈国华喊回来,自个进屋去拿钱,毕竟就是陈淑珍再不好,她也姓陈,这事他们夫妻既然知道了,就没有不管的道理。

陈国华虎着脸回来的,在路上的时候陈淑芬已经把事跟他说了一遍,他在心里把陈国栋几个骂得狗血淋头,一见陈国安,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

“五哥…"陈国安硬咽地喊了一声。

“好了,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先别急,咱先过去看看,或许大娘写错了也说不定。”实际上陈国华却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小,哪个当妈的会出这种错,但他见陈国安这模样,还是拿话宽慰他。

跟陈国安说完,他就转头看向正从屋里出来的媳妇,苏秀芳没等他开口,就把手里的包袱给他,“你放心,家里有我呢。”她早猜到男人会跟着去,拿好钱就给他简单地收拾了好衣服。

“大姐,姐夫上次说国华还有几天回来?”陈国华到了王家那边就给陈淑芬男人的单位打了电话,然后之后隔几天就打一个,上次打电话说是再过三四天就回来,苏秀芳算了算今天就是第四天,眼见天都黑了还没见到男人饿,不由地心急,难道是她听岔了?就向陈国华走后就住下来的陈淑芬求证。

陈淑芬心里也急,“说是今天回来的,咋就没来吗?难道王家反悔了…”正说着呢,陈国华一脸疲倦地推门进来。

“我回来了…”他大中午就到了,只是冯美凤病倒了,身边还有个孩子,他就先跟陈国安把人送回家,然后又把事情跟陈秋生他们讲了一遍,这才摸着黑赶了回来。

洗了把脸,又吃过媳妇特意做的面,陈国华舒服地叹了口气,他这十几天来就没正经吃过饭。

”国华,到底是咋回事?”陈淑芬再也忍不住地发问,电话里讲不清楚,所以她们一直只知道事情的大概,陈淑珍是真的死了,陈国华他们还把陈淑珍的闺女带回来了。

说到这个,陈国华就皱起了眉头,哪怕事情都过去了,他心里还是不舒坦呢,有因为陈淑珍的,也有王家的,更有冯美凤的。

他臭着脸说:“还能咋回事?王家一直就看不上陈淑珍,这回陈淑珍又生了个闺女,他们就更看不上陈淑珍了,就让王建强跟陈淑珍离了,他们连下家都找好了…"说到这里,陈国华一脸的嘲弄,“当初王家破天荒地寄钱给陈淑珍,就是怕陈淑珍回去撞破王建强的好事,只是人算不如天算,陈淑珍还是回去了。王家不中意陈淑珍,却是看重她肚子里的孩子…"

陈淑珍一回去就质问王建强,王建强当然说没这回事,千哄万哄终于把陈淑珍哄过去了,只是心里还存疑的陈淑珍是说什么都不回娘家,没办法的王家人只好偷偷地让陈淑珍在家里头住下,冯美凤不放心闺女也跟着住下了。

可问题是王建强跟个女人走得近是真的,虽然陈淑珍回来了,王建强也没有跟人断了往来,再怎么偷偷摸摸的,就在眼皮子底下,陈淑珍哪会没有察觉?于是她也不管自己这个时候见不见的人,方不方便的,偷偷跟着王建强出门逮了个正着。

这下好了,陈淑珍的性子哪忍得了?当下气上心头就闹开了,闹着闹着就把自己闹早产了。

王家一看是个闺女,那王老太婆当场就甩脸色走了,第二天王建强就过来说要离婚,原来前一天陈淑珍闹得挺大的,他单位因为听说了,以陈淑珍生二胎的事跟王建强作风问题开除了他,儿子变闺女,工作工作又没了,王建强早就不耐陈淑珍了,这会儿就想都不想地要离婚。

陈淑珍之前为了王家使劲地榨干娘家,哪会愿意离婚?冯美凤本来顶着王家的冷嘲热讽借着王家的厨房给闺女做饭,听到动静急忙忙地赶过去劝说,可这次王建强是铁了心地要离,又有别的王家人人在旁边煽风点火,陈淑珍一气之下夺过冯美凤手里的刀架在脖子上以死相逼,王建强虽然没有松口但也没有再说什么,倒是冯美凤吓得脸色苍白劝着闺女。

可陈淑珍要是听劝,她就不是陈淑珍了。

见王建强不再坚持离婚的事,她心头一喜,但却也没把刀扔掉,再一次逼王建强发誓以后都不说离婚的事,王建强不但不发誓,反而转身就走,陈淑珍本来她作势要吓吓王建强的,哪想到见王建强啥都不说地走了,她心头一急,手没了个轻重,刀就□□了脖子里,等冯美凤等人慌里慌张地把人送到医院,已经迟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冯美凤哪承受得住、等陈国华跟陈国安到的时候,她直接躺床上爬不起来,陈国安听了事情的真相,气得就要冲去王家,虽然他知道这事不能全怪王家,可人就是这样——护短,陈淑珍再不好也是他亲姐,更何况陈淑珍还不在了。

结果冯美凤却吱吱呜呜地拦着不让去,原来王家见死人了,心里又是晦气又是害怕,毕竟家里有横死的人,谁还愿意跟他们家往来,难得地主动拿出五百元钱给冯美凤不让她闹,冯美凤竟然真伸手接下来了。

不用说陈国安了,就是陈国华也气得不行,可人亲妈都已经表态了,他这个一堂千里的堂哥还能如何?要不是担心陈淑珍两个闺女,他早就回来了。

苏秀芳听了很无语,抽了抽嘴角都知道要说什么,反倒是陈淑芬破口大骂,骂王家骂陈淑珍,还骂冯美凤,骂了好一会,她问起陈淑珍两个闺女的事。

谁知道陈国华的脸色更黑了,“小的那个,在我们还没到之前,王家送人了,大的那个国安带回来……”

他真的不知道冯美凤是咋想的,她竟然觉得小外孙女克人,要是这个外孙女是个男的,她闺女就不会死了,她直接把陈淑珍的死怪到了无辜的小家伙身上,所以她明知道王家把这小家伙送人也不拦着。

听了冯美凤口口声声嫌弃小家伙的话,陈国华直接拿着包袱就要走人,可走到门口看到陈淑珍那个骨瘦伶仃的大女儿的时候,他的脚是再也迈不开了。

收养小的那户人家深怕孩子会被要回去似的,连夜去了外地,等陈国华他们到的时候,人早就不见了。

“我跟人打听过,那对夫妻没有自个的孩子,听说人还不错,小家伙跟着他们或许还有好日子过。”陈国华这么说倒不是安慰屋里的两个女人,实在是跟陈淑珍大闺女一比,他真心这么觉得的。

说起陈淑珍的大闺女,有个重男轻女的奶奶,亲妈回姥姥家去了,家里唯一能护着她的王建强又对她不咋上心,她这几个月的日子就别提有多难熬了,何况现在她妈还死了,所以一见到陈国安就紧拽着对方不放,别看她只有六七岁,但她心里知道,这个舅舅对她好。

看到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一脸怯意的外甥女,陈国安不放心把这个大外甥女留在王家,就决定带回来自己养,而对王家来说,他们还巴不得呢。

陈淑芬愤愤不平地说:“这事就这么算了?”她是厌恶陈淑珍,可对王家也没有啥好印象。

陈国华嘲讽地一笑,“冯美凤这个当妈的都没意见了,我还能咋样?”话是这么说的,他那几天除了忙活陈淑珍的事也没闲着,王家人还以为王建强新找的女人有多好呢?也不去打听打听,这女的就是不能生跟先头的男人离了,在老家又跟别的男人不清不楚的,这才被她家的人送到亲戚家躲躲,也就王家人瞅着对方家里有钱使劲地贴过去,谁知道他们看到的只是女人的远方亲戚家。

女人那亲戚也嫌女人丢人现眼,陈国华过去打听,忙撇清关系把女人的底交代清楚,陈国华一听,哪还会好心地去提醒王家的人?他就等着看王家人的热闹。

……

陈淑珍的死对陈秋生一家打击挺大的,陈秋生老两口一直病歪歪的,一直到了过年都没好利索。

眨眼就是又一年了,小元宝已经能走了,苏秀芳一个没注意,人就踉踉跄跄地往门口跑,弄得苏秀芳恨不得那根绳子把小家伙绑身上。

她刚把小家伙从门槛上抱下来,小元宝就不安分地在她怀里挣扎起来,可他人小力气笑,憋红了脸了挣脱不开,急得拿手指指外面,“爸,来~”

苏秀芳好笑地点了点他的额头,“你爸今儿有事,没那么早回来。”往常这个时候陈国华已经回来了。

可小家伙不听,非要下地自己走,苏秀芳差点没抱住自个的大胖小子,只好把人放地上,小家伙一落地就迈着他那小短腿朝门口冲去,然后抓住门使劲一拉,门纹丝不动。

他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把门拉开,他撅着胖嘟嘟的小嘴回头看向苏秀芳,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亮晶晶的,突然踉踉跄跄地跑回来,一把抱住苏秀芳的一条腿,一手指着门,奶声奶气地说道:“妈妈,开~”

苏秀芳被小家伙逗乐了,弯腰将儿子抱起,拢了拢他刚才在床上东滚滚西滚滚,滚得凌乱的衣领,就朝门口走去,乐得小元宝露出白白的小牙齿,双手紧搂着苏秀芳的脖子不放,谁知道出了门,苏秀芳并没有去院子门口,反而朝着伙房走去,小元宝一个劲地指着院子门口,一个劲的喊着,“爸,爸,爸~”嘴里叫喊着,人也不安分地动了起来。

苏秀芳吓得忙抱紧儿子,轻声哄道:“元宝乖,你爸等会就回来了……”可这么小的孩子哪懂这个?眼见小家伙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她无奈了,只好把儿子报道院子门口,打开门,“你看,没有你爸呢。那咱先回屋去,行吗?”

她好声好气地跟小元宝打着商量,却没想到小元宝目不转睛地盯着外面走动的路人,偶尔还有自行车经过,看得正起劲,压根就不想回屋里去。

他那肉肉的小胖手紧紧的抓住门柱,说什么都不松开,他扭着身子奶声奶声地说:“妈妈,不,看~”

要是换个时候,苏秀芳说不得就由着小元宝的性子,可前两天刚下过雪,外面冷着,她这回狠下心,不管小元宝的叫囔,抱着他就往回走。

“哇~”小元宝扁着嘴,闭上眼睛干嚎,身子拼命地动来动去。

苏秀芳到底舍不得孩子哭,可也不能由着他性子来,她捏了捏儿子暖呼呼的小胖手,“元宝乖,不哭,妈妈给你做肉肉,你要不要吃肉肉?”这个时候的小元宝已经不咋吃奶了,也不知道像谁?就爱吃肉,哄他吃点蔬菜就跟打仗似的。

一听到肉,小元宝哭声一顿,偷偷地睁开一只眼瞅着苏秀芳,大有苏秀芳如果哄他的话,他就继续哭的意思。

苏秀芳被他这小模样弄得苦笑不得,轻轻地点了点他的小额头,“你啊~想不想吃肉肉?”话里满是宠溺。

这下小元宝没有犹豫地点头,嘴里大声叫道:“吃,吃~”小孩子忘性大,小元宝就被肉移开了注意力,转眼就把他爸丢到天边去了。

闻着锅里飘出来的肉香,小元宝坐在陈国华特意替他打造的小椅子上,其实就是普通的椅子前面加了个小横板,既能把小元宝围起来又能当小桌子用,使劲地拍着小桌子,兴奋地叫着:“吃,元宝,吃~”

……

等陈国华回来的时候,小元宝正吃得满嘴油光,他还不会用筷子,也不要苏秀芳喂,非要自个抓起肉末往嘴里塞,看了他爸一眼,又埋头通吃,哪还看得出来刚刚急着要爸爸?

陈国华洗了把脸,苏秀芳一边把饭菜摆上桌,一边将刚才儿子的趣事和他说了,小元宝听到自个的名字,歪着头看着苏秀芳,那双大眼睛似乎在说叫他干嘛。

这可爱的模样,稀罕地陈国华捧起小脸蛋就要亲,却被小元宝一巴掌拍开,转而护食般地把他专属小碗往胸前搂,小胖手遮在上面,瞪大眼睛看着陈国华,霸道地说:“我的,元宝的~”

小孩子的劲没多大,可问题是小元宝满手的油腻,瞅着男人脸上那块有光发亮的部位,苏秀芳幸灾乐祸的笑了,儿子有多护食他又不是不知道?多这么多回了,还没学乖!

让儿子赏了一巴掌,陈国华半点都不生气,反而起了逗弄的心思,装作要拿走小元宝的小碗,急得小元宝上半身往前一扑,严严实实地折住碗,仰着头下小脑袋寻找苏秀芳,带着哭腔说道:“妈妈,坏,打~”说着话还伸出手打了一下陈国华。

陈国华假装被打疼了,捂着被打的部位,哎哟哎哟地叫着,余光偷偷瞄向小元宝,小元宝迟疑了,陈国华立即更大声地呼痛。

小家伙好奇地看着陈国华,看了一会儿,他突然直起上半身,又低头瞅瞅碗里所剩不多的肉,然后抓了一大把,就要往陈国华嘴里塞,“吃,吃~”以往他哭了,苏秀芳都是这么哄他的。

陈国华心生感动,可他哪好意思抢儿子吃的,小元宝却不干了,硬是要塞他嘴里,陈国华只好假装咬了一口。

小元宝疑惑地瞅瞅手里时不时往地上掉的肉末,又抬头去看陈国华,陈国华立马鼓起塞子吧砸吧咋地咬了起来,小元宝笑了,把手里地肉末往嘴里一塞,学着陈国华的样子吃肉。

苏秀芳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父子俩,一脸的满足与幸福。

……

陈国华轻手轻脚地推门走了进来,对着半躺在床上抬头看过来的媳妇小声地问道:“元宝睡着了?”小家伙吃过饭后,就一直兴奋地玩到现在,一会儿要陈国华举高高,一会儿要他抱着到外边去,都过了睡觉的点还是要睡,直到刚刚玩累了才睡下。

见媳妇点了点头,他突然变得猴急一把扑到媳妇,低头就在她脸上啃了啃,自打有了小元宝,他都好久没跟媳妇亲热了。

只是苏秀芳先是看了一眼床里侧睡着的小元宝,然后伸着手推男人的胸膛,“国华,别……”

话还没说完呢,陈国华直接用嘴堵住媳妇的话,省得她说出坏了气氛的话,半响才移开嘴巴,微微喘着气说:“元宝刚睡下,没那么快醒,媳妇,你好久没理我了。”他越说越觉得委屈,有了儿子,他在媳妇的心里的地位一落千丈。

苏秀芳翻了个白眼,好久,昨晚他们两个才闹过好不好,不过中途却被小元宝突然醒来吓了一大跳。

她仍是态度强硬地拒绝了,“国华,我来月事了……”说着话,她无辜地看着男人,这种事也不是她能控制的。

同时,陈国华露出失望的神情,不用媳妇说,他已经摸到了,他讪讪地收回手,改为紧紧的抱住媳妇,但身子却忍不住地在她身上蹭了蹭,许家,才喘着粗气从媳妇身上翻下身,顺手把媳妇往怀里带,下巴抵在对方头顶,闷闷地说:“你明天真的回村里去给王大娘杀猪?”

“回啊。”苏秀芳在男人话里调整了下姿势,跟陈国华面对面,“都跟大娘说了,哪能不去啊?”

前两天王大娘来家里窜门,说起家里要杀猪的事,让他们一家有空接回去吃杀猪宴,苏秀芳听得心痒痒的,就跟王大娘商量她来杀成不成。

对王大娘来说,谁杀都一样,她也还没跟张屠夫打过招呼,苏秀芳这么一说,想都不想地就答应了。

“那元宝咋办?”他走不开,总不能把小家伙也带去吧?其实他心里还是不希望媳妇去杀猪的。

“我跟大姐都说好了,明儿把元宝送她家去让她看一天。”陈淑芬是巴不得今天小元宝就住到家里去。

陈国华不说话了,可他那紧抿着的嘴说明了他的不乐意,苏秀芳对着他的嘴角亲了口,“我很快就回来,再说玲玲前两天病了,也不知道现在咋样?我去看看就回来。”玲玲是陈淑珍的大女儿,到了陈秋生家,这一年来都是陈国安媳妇在照看的。

陈国安媳妇一开始心里有点不愿意,平白无故多了个白吃饭的,谁会愿意?可这外甥女大概经了事会看人眼色,帮着陈国安媳妇看住大儿子,陈国安媳妇渐渐地也就把外甥女当闺女看了,虽然比不上两个亲儿子,但外甥女感冒了,她也跟着急了好几天,跟亲妈比起来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还有陈红英怀孕了,咱也得过去看看。”谁也没想到陈红英嫁了人竟然懂事起来,主动跟陈国华家走动,每回来的时候都不空着手,不是给小元宝带块糖就是塞一毛两毛的,虽然碍于王彩桂那层关系亲近不起来,但苏秀芳也没拒绝她上门来。

儿子白吃白拿了人家这么多,他们也该礼尚往来一下。

陈国华还是不喜欢陈红英,他不说话了。

苏秀芳把头凑过去,捧起男人的脸亲了又亲,陈国华腾地一下把她压倒身下,抓起她的手伸向自己的两腿间……

作者有话要说:我觉得我可以写一本倒霉录了,先是手切了个一厘米长的伤口,然后又忘了带钥匙,还好我有经验了,在朋友那放了备份的,问题是我没带手机带钱,只能淋着雨前去她哪里拿,幸好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要不然。。。。

陈淑珍原型结局一样的,只是她的两个闺女,小的送人,不过那大那个留在婆家,最后照顾不足溺井没了。

删删改改的,最后就这样完结吧。

新文:重生之平安的小日子

完结了~谢谢你们!

其实在开这个坑的时候,我许了三个愿望:一是收藏比上一本多,二是评论比上一本多,三是不断更。

第一第二在你们的支持下实现了,第三是我自身的原因“破产”了,只能下本再努力努力。

当然了,还是有很多的不足,更新问题,错别字虫比较多,节奏没把握好等等,所以再次感谢你们的支持。

话说你们想要番外吗?

再弱弱地问一句关于下一个坑的,是我先存点稿再开还是直接开裸更?前一个就是我都不知道要存到啥时候,后一个还是老问题,更新尽量只能一天一更,尽量尽量尽量!!!

哦,新文还是那个童养媳的,我稍稍修改了一下设定,明天改一下文案!

正式完结!

谢谢大家!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