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小皇后> 180 第一百八十章

180 第一百八十章

太子宣禾纯有一个秘密。

他认识了一个人,却不能给自己爹娘提起的人。

初夏时节,他趁着爹娘去京郊温泉山庄玩的时候,大摇大摆换了衣服带着弟弟妹妹出了宫,说是要去看跳花灯的鱼。

那是这两年庙会上兴起的一种玩法,特别吸引小孩子。

禾纯去岁跟着爹娘出来时见着了,觉着能哄韶儿和添添,一边把表哥徐恒表妹方希莱都叫了出来,一道子去玩。

太子带着公主和皇子出门,宫里头跟着两个皇后宫里的大宫女,并羽卫军十人,同陪在侧。

韶儿是个好哄的,可小弟宣和定是个顽皮的,五岁的小崽子正是翻天的时候,一刻不得闲。马车驾到方家巷子去接方希莱时,马车里独数他最闹腾,不是抓一下韶儿姐姐的头发,就是用手戳一戳禾纯大哥。

年不过九岁的方希莱一上马车,宣和定眼前一亮,扑过去甜甜喊着:“悠悠表姐!”

方希莱手疾眼快一把按住宣和定,把小表弟往旁边一按,然后慢条斯理给他们打招呼:“纯表哥,韶儿。”

与她同岁的韶儿抬起手笑眯眯与她打了招呼。

“还有添添!还有添添!”宣和定急忙抬起了手晃了晃,生怕小表姐看不见他。

方希莱慢吞吞看了他一眼,补了句:“嗯,还有添添。”

最小的添添是个宝,大家都要顺着他。

等沿途去了风家把徐恒风行回接了来,又去公主府接了章杨,马车里一下子就塞得满满当当了。

路到一半,禾纯把弟弟妹妹安排给了徐恒照顾,自己跳下车,一本正经道:“我要去买本书,珰儿表哥照看一下他们,我等等就回来。”

徐恒眼皮都不抬一下,顺手揪住了想要爬出马车跟着禾纯的添添,淡淡道:“你去就是。”

禾纯一走,和定就不乖了,奶声奶气给徐恒告着状:“珰儿表哥,哥哥不乖,他偷跑!”

“嗯。”徐恒正在看医书,头都不太一下。

还是韶儿顺手抓了一把果子塞进了和定的怀中,哄着他:“哥哥不叫偷跑,他打了招呼的。添添乖,在这里等哥哥好不好。”

“不好!”和定一边吃着果子一边摇头,“哥哥神神秘秘的,每次都这样,都不带添添,添添不开心了!”

宣和定一直是家中最小的一个,顽皮得很,没人制得住,他眼珠一转,见两个姐姐头靠头说着悄悄话,最大的徐恒表哥一门心思在书里,风表哥和章表哥正在聊着他们书院的趣事,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

宣和定悄悄摸摸缩到了马车门口,帘子一掀,刚要往出跑,只一股子力气紧紧拽住了他后衣领子,随即而来的是徐恒冷冰冰的声音:“哪儿去?”

宣和定大声道:“去找哥哥!”

小团子在徐恒手底下扭了好几圈,扭不开,嘴一瘪,放开嗓子就要哭嚎。

章杨手疾眼快给他嘴里塞了个葡萄,堵住了即将破口而出的嚎哭。只是堵得住一时,堵不了太久。宣和定吃完了又继续闹腾开了。

“我要去找哥哥!不许哥哥抛下我们!”

年纪最小的闹腾永远是最强有力的。韶儿悠悠对添添毫无办法,徐恒无所谓,其他几个表哥左右一看,索性顺了他去,免得一路上不得安宁。

韶儿吩咐了外头的侍卫调转马头去找半路离开的宣禾纯,同时认真嘱咐着宣和定:“哥哥大约是有事,添添不许切捣乱。”

“保证不给哥哥捣乱!”要求得到满足的宣和定立即拍着胸脯保证,同时乖巧坐到了表哥们的身边,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分外乖巧。

宣禾纯去的地方是一个偏远的巷子里的老书铺,四处都是带着沧桑的痕迹,巷子里只有朽败的一些破房子,鲜少能见到居住在此的人。

豪华的大马车从巷子里路过的时候,引起了周围人的瞩目。只是围着马车周边的侍从打扮的下人们一看就不好惹,旁人们都只艳羡着看着,目送那马车停在了一家旧老的书铺前。

领路的侍卫对从马车上下来的小祖宗们陪着笑道:“大郎君就是在这里。”

韶儿和悠悠挽着手,率先踏进书铺,身后的表哥表弟们跟在两个女孩儿身后进了去。

书铺里头有股子腐朽的味道,说不出来的呛人。

别人还好,小和定鼻子一痒,立即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铺子里年迈的掌柜的被他这一个喷嚏吓了一跳,呆呆盯着小和定,嘴里头哎呦哎呦低声叫唤着,也不知道是在说着什么。

小和定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鼻头,牵着徐恒的手,有些羞赧。

“小客人们是来看些什么书?”老掌柜的从柜台后头站出来,笑容和蔼弯着腰问着这群粉妆玉砌的小孩儿们。

韶儿甜甜道:“老爷爷,我是来找我哥哥的,他来这儿买书了。”

“哥哥?”老掌柜的脸上笑容深了一些,“小姑娘,楼上倒是有个小公子,大概十一二岁模样,相貌俊俏得很?”

“那就是表哥了!”方希莱肯定地点了点头。

宣禾纯的相貌是完完全全继承了宣瑾昱,不过少华之年,已经有着风华之姿。

老掌柜的看了眼他们,笑呵呵道:“那小客人们请上去就是了。”

韶儿客客气气道了个谢,打头阵与方希莱一起踏上了楼梯。

阁楼上好像听到了底下的动静,站出来了两个侍卫模样的青年,那两人看见韶儿等人,都愣了愣,迟疑着没有拦,让他们长驱直入。

阁楼不大,上头堆着许多的书箱子,靠着阁楼窗台的位置放着一套桌椅,那里坐着两个人。

韶儿率先上去,视线从书箱等地方划过去,看见人的时候,嘴角刚勾起想要喊人,忽地她眼神一凝,张大了嘴呆滞了。

身侧的方希莱顺着韶儿的目光看过去,一脸不可思议脱口而出:“姑父?”

那里坐着的两个人,一个是十一二岁的精致少年,而另外一个,则是一位三十有余的男人,锦袍玉冠,英俊逼人。

而在方希莱的眼中这个人分外的眼熟,这不分明就是她的姑父么?

“咦……”

那男人看见顺着楼梯爬上来的几个小孩儿后,微微挑了挑眉,扭过头对那少年苦笑道:“让她们摸来了。”

宣禾纯也颇为头疼,特别是在发现自己的弟弟妹妹们一脸呆滞后,发出一声深深叹息。

他起身上来,把自己两个满脸震惊的弟弟妹妹推到前头来,淡定介绍着:“伯伯,这是我家的妹妹韶儿,弟弟添添。”

“这是我表哥徐恒,表弟风行回,章杨,表妹方希莱。”宣禾纯一一把来了的小孩儿们给那男人介绍了下。

“虽然一直都知道你们,但是这算是第一次见吧……”那男人起身上前,弯腰捏了捏韶儿的脸,眼中满满都是笑意,“长得真好,像极了你娘。”

“哥哥……”韶儿靠在宣禾纯身上,眼睛紧紧盯着那男人,小声问,“他是……为何……”

到底是谁,她从未见过的男人,却和她的爹爹相貌格外相似,导致与宣瑾昱不太熟的表姐方希莱都认错了。

“韶儿吧,我是你的伯伯,”男人与宣瑾昱七分相似的面庞上带着慈爱的笑容,轻声道,“与你爹是兄弟俩,所以长得像。”

“……伯伯?”韶儿喃喃喊着,只觉着有些茫然。

她不太熟爹爹的兄弟们,身边几乎都是一些不太相熟的叔叔们,这还是她知道的第一个伯伯。

“来,韶儿,伯伯第一次见着我们公主,该有见面礼的。”男人从自己的腰间接下来一串环佩,塞给了韶儿,又顺手把另一串递到了垫着脚张望的宣和定的手中。

他身上还有些小零碎,分给了其他的几个孩子,不多时,这个打扮华丽的男人就只剩下一身衣裳了。

“你说你是我伯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宣和定玩着手中的环佩,歪着头奶声奶气问着男人。

男人似乎有些犯难,苦笑道:“因为伯伯不听话,所以不能回家。”

宣和定倒吸了一口气,连退两步,紧紧贴着徐恒,有些害怕的对他表哥说:“不听话……就不能回家?”

徐恒淡定道:“你也一样,不听话就不许回家。”

宣和定被吓了一跳,顿时乖乖巧巧起来,话都不敢说一句。

这个与父亲有着七分相似的伯伯看起来是个很温和的人,他懂得很多,对他们也格外有耐心,在阁楼间陪着他们说了好半天的话,逗着他们笑。

天色渐渐昏黄的时候,到了他们要去庙会玩的时候,韶儿主动邀请着他:“伯伯一起去玩么?”

“伯伯就不去了。”男人含笑摇了摇头,“你们去玩就是。”

宣禾纯也起身与弟弟妹妹们站在一块儿准备下楼,他走在最后头,迟疑了下,他回头轻声问:“伯伯下次什么时候回来?”

“下次啊……”男人坐在原地目光悠远,慢慢勾起了一抹笑,“大约等太子继位,守臣前来庆贺吧。”

宣禾纯看着身后这个悄悄与他认识的伯伯,隔两年就会来看他一次的伯伯,犹豫了很久,轻声道:“伯伯保重。”

少年扶着弟弟妹妹们往下走的时候,忽然听见了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不要告诉他们……我回来过。”

这个声音中包含着什么,宣禾纯不知道,他只顿了顿脚,头也不回道:“是。”

楼梯被调皮的宣和定踩得响,几个人慢吞吞下楼的时候,宣禾纯目光落在了窗外晚霞上,他发出轻轻一声喟叹。

不用告诉爹娘,他们……都知道。

小孩子们带来的热闹快活仿佛只是短短一瞬,天色暗沉了下来,阁楼上未点蜡烛,黑漆漆的阁楼间,坐着的男人一动不动,任由阴影将他笼罩,与寂寞融为一体。

黑暗中,仿佛谁发出了一声感叹,轻如烟云,瞬息即逝。166阅读网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