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你比月色动人> 69 独家番外

69 独家番外

下午快五点,林月到幼儿园接女儿,小朋友们还没出来,林月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等,边等变刷朋友圈打发时间。

刷着刷着,傅南发了一条微信过来:老师。

林月笑了,过完这个暑假傅南就要升初一了,小学生终于要变成初中生,时间过得飞快,傅南也从六岁的天真小朋友变成了有点酷酷的青葱少年,唯一不变的是,傅南还是叫她老师。周凛曾经让傅南改口喊阿姨,傅南拒绝,理由:阿姨显老。

周凛不高兴:“叔叔也显老,你怎么不叫我师公?”

傅南一边看足球赛一边随口道:“你本来就老。”

把周凛气的,过去就要教训傅南,最后被他亲女儿给拦住了,一本正经地教训爸爸不许打人。

林月问傅南找她什么事。

傅南:我妈骂我,今晚我去老师家睡,可以吗?

林月扑哧笑出了声,记起第一次傅南给她发这种信息,她吓得连忙打电话过去,才知道原来傅南喜欢玩游戏,凌霄怕儿子沉迷网游耽误学习,要求傅南只能双休日每天各玩两小时,傅南不听,偷偷玩,被凌霄抓到,母子俩就吵了起来。

林月也觉得沉迷游戏不好,帮着凌霄劝傅南专心读书,傅南便把成绩单拿出来,门门满分的成绩,她哑口无言,反过去劝凌霄别管教的太严厉。可每个父母都有自己的要求,凌霄坚持她的严母方式,于是母子俩经常爆发小战争,每次一吵,傅南就来找林月借宿。

傅南是林月亲眼看着长大的,对她来说,傅南就相当于她的半个儿子,她怎么会拒绝?

林月:我在幼儿园,你等会儿,接完月牙我们一起去接你。

傅南:不用了,我坐地铁过去。

初中生懂事又客气,林月笑着收起手机。

五点一到,幼儿园放学了,老师领着排成队伍的小朋友们往外走。

林月一眼就看到了自家的小月牙,五岁的女娃娃,穿着白色的公主裙,但小家伙在看见她后,却高高地嘟起嘴,很不高兴的样子。

“怎么不高兴啊?”林月蹲下去,抱起宝贝女儿问。

小月牙委屈地靠在妈妈怀里,大眼睛转了一圈,见好多小朋友都是爸爸来接的,女娃娃眨巴眨巴眼睛,趴在妈妈肩头哭了:“爸爸今天又没来接我,我想爸爸。”

林月有片刻的黯然。

月初出了一件跨省重案,周凛代表江市警局赶赴外省参与追凶,不知道何时才回来。结婚五年,林月已经习惯了周凛的早出晚归、长短出差,可女儿太小了,只知道想爸爸,只知道羡慕别人家的爸爸。

拍拍女儿后背,林月一边走向汽车一边柔声安慰女儿:“爸爸也想月牙啊,等爸爸抓到坏人,会立即回来见月牙的。”

小月牙撇撇嘴,将气转移到了坏人身上:“我不喜欢坏人!”

林月笑:“大家都不喜欢坏人,爸爸去抓坏人,他就是大家眼中的英雄,月牙有个当英雄的爸爸,是不是很骄傲?”

小月牙用力地点头,她说爸爸是刑警,学校老师也夸爸爸是英雄呢,穿警服的爸爸最帅了。

“对了,今天傅南哥哥来咱们家睡,又可以陪月牙玩游戏了。”打开车门,将女儿放到安全座椅上,林月亲了亲女儿漂亮的嫩脸蛋。

小月牙最喜欢傅南哥哥了,顿时开心起来,暂且忘了出差好久的爸爸。

林月开车回了小区,往里开的时候,看见了熟悉的少年身影。

林月笑着停在了傅南旁边。

小月牙开心地朝窗外的哥哥挥手。

十二岁的傅南身高已经接近一米六了,高高瘦瘦的,清俊的脸庞越来越像爸爸傅庭北,但傅南的脾气更像周凛,话少不爱笑,怼起人来一针见血。林月思考过原因,傅庭北是缉毒警,出差时间比周凛更多,在傅南性格养成的关键时期,周凛是他身边最常见的男性长辈。

“谢谢老师。”傅南坐到了汽车后座,顺手系上安全带。

林月开车,小月牙歪着脑袋往后望:“傅南哥哥,你手里拿的什么?”

傅南看着妹妹白净可爱的小脸,目光比平时温和了些,举高购物袋说:“鲈鱼。”

小月牙迷迷糊糊的。

林月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傅南,傅南从小就爱吃鱼,尤其是她做的。

“南南想吃鱼,告诉老师就行了,以后别再自己买。”她笑着道。

傅南看向老师:“我妈让我买的,让我少给老师添麻烦。”

母子俩都客气,林月好笑地摇摇头。

回了家,林月让傅南陪女儿玩,她去厨房做饭。

小月牙最近特别喜欢看喜羊羊,穿着白色的蓬蓬裙指挥沙发上的中学生:“傅南哥哥,我当美羊羊,你当灰太狼,你是坏人,快点藏起来,我数到二十就去抓你。”

傅南不想玩,觉得幼儿园小朋友的游戏太幼稚。

“你快去啊。”中学生一动不动,小月牙又嘟嘴了,跑过来拽中学生哥哥的胳膊。

傅南瞅瞅女娃娃认真的小脸,无奈地站了起来。

小月牙嘿嘿地笑,捂着脸趴在沙发上,开始数数。

周家三间房,一间主卧,一间小月牙的儿童房,还有一间书房,傅南懂事地选择了书房,藏在书桌下。

小月牙数到二十,兴奋地爬下沙发,嘴里叫着“美羊羊要抓灰太狼喽”,先跑进了她自己的房间。转了一圈没找到,小月牙再去爸爸妈妈的房间找,也没有,小月牙走出主卧,透过玻璃门看见妈妈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小月牙眼睛一亮,朝厨房去了。

厨房当然也没有。

小月牙这才选择她最少去的书房,并在书桌下成功地找到了“灰太狼”。

“抓到了!”傅南一出来,小月牙就扑了上去,树袋熊似的抱住傅南大腿。

女娃娃软软萌萌的,傅南眼里终于露出笑意,如果家里的弟弟有小月牙一半可爱,他都不会整天往老师家里跑,躲清静。

“走吧,去客厅。”等了会儿,女娃娃还是不肯松开他,傅南摸摸女孩脑顶,低声说。

小月牙摇头,就要抱他。

傅南懵了,无法理解女孩儿的心思。

“我想爸爸。”小月牙抱紧傅南哥哥,委屈地往哥哥裤子上蹭眼泪。爸爸去抓坏人了,她懂事,可她就是想爸爸,爸爸在家的时候,就会当灰太狼陪她玩,妈妈是红太狼。

想爸爸……

这个傅南懂,他小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他也偷偷地哭过。

傅南蹲了下去,还没开口,小月牙就环住他脖子,趴在他肩膀轻轻地抽搭。

傅南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等小月牙抽搭的幅度小了,傅南一手扶着女娃娃肩膀,一手帮她抹眼泪,轻声哄道:“月牙不哭,叔叔很快就回来了,他回来之前,哥哥陪你玩。”

小月牙吸吸鼻子,点点头。

傅南忽的笑了,点了点女娃娃鼻子:“现在轮到灰太狼抓美羊羊了,快去藏起来。”

小月牙一听,玩心顿起,推开哥哥就往外跑。

傅南站直了,高声数数,数到二十,去找女娃娃,只用了一分钟,就在儿童房的床上揪出了躲在被窝里的小月牙。被抓了,小月牙却咯咯大笑,天真无忧。

笑声传进厨房,林月将红烧鱼翻了个个儿,心底一片温柔。

吃完晚饭,林月、傅南都陪小月牙看动画片,该睡觉了,林月安排傅南睡儿童房,女儿随她睡。

“不,今晚我要跟傅南哥哥睡。”小月牙噌地跑到傅南身边,喜新厌旧。

傅南看着她不说话。

林月怕女儿睡觉不老实踢了傅南,影响傅南睡眠,再次劝女儿。

小月牙就是不肯。

傅南这才道:“老师,我陪妹妹睡吧。”

林月看看得意笑的女儿,只好这么办了。

两个孩子回了房间,林月躲在门后偷听,主要是担心女儿贪玩不睡觉。

但小月牙很乖,穿着公主睡衣老老实实躺在被窝,要傅南哥哥给她讲童话书上的故事。

初中生清润的声音传出来,林月觉得很好听,莫名跟着犯困了。

她安心地回了主卧。

不知过了多久,床板突然下沉,熟悉的魁梧身体压了下来,男人用短短密密的胡茬蹭她,林月未醒先笑,纤细滑腻的双臂依恋地攀上了他肩膀。感受到她的欢迎,周凛呼吸变重,炽.热地吻绵绵不断地落在她身上。

“案子破了?”意乱神迷,林月想起了正事。

“破了。”出差那么久,周凛不想再提案子,拥住半个多月未见的老婆,深深地索取。

男人一如既往的热情,林月捂住嘴,小手提醒地捶了捶他后背:“南南今晚过来了,你……”

周凛动作一顿,皱眉问:“又来了?”

林月失笑。

想到他的宝贝小月牙这会儿与傅南臭小子躺在一张床上,想到凌霄曾经开玩笑说要两家孩子订娃娃亲,周凛突然胸闷,恨不得现在就去把傅南拎起来,丢到客厅的沙发上。

“明早你态度好点,南南大了,你别天天给他脸色看。”猜到他在想什么,林月提前嘱咐道。

“都是你惯的。”周凛低头咬她。

林月吸了口气。

周凛拉起夏凉被蒙在两人身上,尽情地疼老婆。

第二天早上,林月腰酸起不来,周凛精神抖擞地去做早饭。

傅南打着哈欠出来,迎面撞上了只穿大裤衩的糙汉警官。

少年眼里掠过一丝惊喜,转瞬即逝,淡淡地打招呼:“周叔叔。”

周凛颇为嫌弃地嗯了声。

傅南早熟悉周叔叔的脾气了,毫不在乎地去卫生间洗漱。

周凛快步去儿童房看女儿。

小月牙脸蛋痒.痒,好像被爸爸用胡子噌似的,她揉揉眼睛,一睁开,竟然真看到了爸爸!

“爸爸!”小月牙激动地扑了过去。

“月牙想爸爸没?”周凛紧紧抱住女儿,从女儿的后脑勺一直亲到脸蛋。

“想了,想得我都哭了!”小月牙委屈地说,眼泪说来就来。

周凛心疼坏了,连忙提出今天陪女儿去公园玩。

小月牙破涕为笑。

一家三口加傅南心情愉悦地用了早饭,出发去公园时,小月牙热情地邀请傅南哥哥。

周凛听了,递给傅南一个“你小子识趣趁早回家”的眼神。

傅南却在小月牙期待的目光里,点头。

后来的后来,任凭周凛严防死守,小月牙还是喜欢上了她的傅南哥哥,女孩高中毕业去大学报道的时候,身边陪着的,正是身穿战斗机飞行员制服的傅南。短短一天,俊男靓女的照片便传遍了校园网。

因为工作无法抽身去送女儿读书的周凛,也看到了照片,气得质问女儿什么时候被傅南拐跑的。

小月牙:怎么样,傅南哥哥穿制服很帅吧?

周凛:你老爸我比他帅一万倍!

小月牙回了一个“孔雀开屏”的表情包。

周凛伤心地翻出他的制服照,与傅南的摆在一起,发朋友圈问:谁帅?

刑警队的队友们都说傅南帅。

只有林月的回复与众不同:你。

最帅是你,最爱是你,to周凛,我的周警官。

喜欢你比月色动人请大家收藏:()你比月色动人热门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