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无限小说网>剑道之神> 第两百八十三章 沧海堂的出身

第两百八十三章 沧海堂的出身

这交易在之前闯入药阁的时候,便已经定下了。当时因为缺少百岁芝这一味主要,药铭强行想要炼制尊丹,结果丹鼎毁坏,灵气反噬,让他口吐鲜血,但杨霄进来的时候,药铭并没有昏迷过去,在和杨霄交谈之后,便定下了这个交易。

在这之后,也因为许烟亭闯进来,打断了他,并且看到了药铭昏迷过去的情景,便一口咬定他下毒手杀害药铭,然而事实并非表面看到的那样。

许烟亭的确也太过冲动了一点,不然也不会被宗主罚去后山面壁去了!

“但是我如何确定你这尊丹对我就真的有用?”杨霄嘴角带着玩味的笑容说道。

药铭笑了笑,解释道:“剑尊之前的修炼,如同引水到江河,一切都是水到渠成而已,但是突破剑尊以及剑尊,就像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并不是靠过人的悟力和天赋就可以的,这是要突破天地的规则和界限,没有外物帮忙,光靠自己身躯,如何撕破这一层桎梏?这么说你应该明白了,而我相信以你现在的修为,你肯定也感觉到了这种束缚和艰难,如果你现在相反悔,我也不会勉强你,这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损失。”

杨霄笑了,他当然知道药铭说的是事实,只是试探性的发问而已。

别说突破到剑尊境界,光是他现在七品大剑师的境界,已经感觉到那股束缚和寸进的艰难!

于是,杨霄从怀中摸出了百岁芝递给药铭,微笑说道:“那希望长老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了,这可是我最后给你的机会。”

药铭一见到百岁芝,顿时就双眼放光,仿佛看到宝藏一样,急忙伸手接过,视若珍宝的捧在手心当中,惊叹的说道:“这就是百岁芝吗?果然与众不同啊,以前只是听说过,现在能够亲手得到,实在太好了。哪怕是在仙灵山这样的大派中,想要找到一两株百岁芝,也是十分艰难的。”

说到这里,药铭抬起头,盯着杨霄说道:“我明白,之前是我对不起你,听了毕生潮的蛊惑,指使你到天险关去,想要你葬身其中。可是我真的也需要这百岁芝,放心,现在你把药材交到我手上,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杨霄笑着,没再多说什么,然后他又从怀里摸出了丹方递给药铭说道:“除此之外,还希望长老你能够帮忙,帮我把这丹方上面的丹药给炼出来。”

药铭好奇的接过丹方之后,细看之下,顿时惊奇的抬头,有些震惊的看着杨霄:“这是双修丹,你炼这东西来干什么?杨霄,别怪我没提醒你,双修这种方式,偏离正道,已经被列入邪道的修炼方式,你使用这种方法修炼,对你自己可没什么好处。以你现在的天资已经前途无量,别自己毁了自己的前途!”

杨霄摇了摇头,沉声道:“行了,我自己的事情我很清楚,你帮我把丹药炼出来就行了。”

药铭无奈的叹息一声,点头道:“好,我帮你炼,你三天后来取药吧!”

三天后,杨霄取了药,在外门找到了沈棠,同聚在房间里,杨霄把丹药放在桌子上,盯着沈棠问道:“你真的相好了吗?现在还没服用这药,你尚且是自由之身,可要是服用了丹药,以后你就只能跟着我了。”

沈棠露出笑容,微笑说道:“这么说吧,不跟着你,我已经无路可去。既然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我也就不隐瞒你了,其实我和那家伙当初是在沧海堂盗取了这双修秘籍,所以一起叛出沧海堂的。明面上我们还是沧海堂的弟子,实际上沧海堂恨不得把我捉回去千刀万剐。而现在,跟着你我尚且还能自保,若是回去,那就是死路一条!”

说完,沈棠毫不犹豫的就抓起一颗丹药,扔进嘴里,囫囵吞下。

杨霄皱着眉头,顿时也明白了,难怪他询问江川的事,沈棠会一无所知。

之前他还以为沈棠是有意隐瞒,现在看来,沈棠早已叛出,还真可能不知道!

杨霄也拿起丹药吞下,丹药入体之后,化作一股气流,一直往下窜,融入到了丹田当中,多出一种微妙的感觉,却又没什么异样。

“这样就行了吗?”杨霄抬头疑惑的看着沈棠。

沈棠微笑点头:“是的,按照双修秘籍上的记载,接下来我们要共同修炼,或者传功什么的,只需要按照功法去引渡就好。而那丹药就是彼此之间的牵引,将来除非有一方死去了,丹药的作用才会消失,不然永远都会存在的。”

“原来如此!”杨霄若有所思。

随即又说道:“既然现在我们都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了,那你也不该有什么秘密隐瞒我了,能给我讲讲沧海堂的事情吗?沧海堂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门派?”

沧海堂的名声不亚于仙灵山,但因为过于神秘,杨霄一直以来听到的都是传闻,具体如何,却也不清楚。

“你真的想听吗?”沈棠好奇的看着杨霄。

她奇怪杨霄为什么会对沧海堂如此感兴趣。

“当然!”杨霄点头。

“这么说吧,沧海堂并不算正派,却也不是邪派,沧海堂最早是由一个杀手组织组成的,只是后来,这个组织越来越壮大,并且里面出现了许多高手,并且因为职业的特殊,这组织里面的人从五湖四海搜刮了很多东西,存在了组织之内,后来众人索性就改变组织的性质,成立为一个门派,但是其杀手组织的本质并没有改变,在沧海堂其中有个专门的机构,叫做奉天楼,里面就是一个杀手小队,来无影去无踪,是一定一的高手。据说杀手当中最厉害的,修为已经到了剑皇级别!”似乎说道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沈棠都不由得汗毛倒竖,浑身发冷,打了个寒颤。

杨霄这下算是彻底明白了,难怪他觉得沧海堂好好的一个大派,作风为何如此诡异。

从苏哲,江川,沈棠身上都可以看得出来!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